「抱我……好吗?坂口医生。」

    「要抱你的时候,我会叫你的,现在就一边自慰一边等吧。」

    「怎……怎么会……请不要说这么冷酷的话……坂口医生。」江美子一脸的

    茫然失措。

    「就是这样。在等待我叫你的时间里,要让自己的股间湿透!」

    「坂口医生……」

    晃转身就走,心中不断冷笑:「这个笨蛋淫女,满脑子都是这种事吗?」将

    江美子的事抛在一边,晃向护士值班室走去。

    「啊,坂口医生。」

    「啊,米田小姐。……咦?今天没和岩崎小姐在一起吗?」

    「前辈是日班,已经回去了。」

    「那么,米田小姐一个人没问题吗?」

    「今天我是和杉村前辈一起哦。」

    「是杉村小姐啊,那么就放心了。」

    「但是……杉村前辈,好象最近精神不太好呢。」说着,叶露出担心的神色。

    「啊,的确……看起来好象有点累。」

    「我……很担心啊。」

    「有后辈为自己担心啊,我会转告杉村小姐的。」

    「嗯,谢谢你,坂口医生。」

    「那么我走了,你也要努力。」

    「放心吧,我会努力的。」

    晃回到内科诊疗室,一边打电话叫萌惠,一边心想:「萌惠那家伙……见到

    录像时的脸色……真是有趣啊。」

    「坂口医生……那个……有什么事吗?」出现在诊疗室的萌惠显得不知所措。

    「本庄小姐,有东西要给你看。」

    「给我……看的东西?」

    「是这段录像,来,看吧。」晃拿出小摄像机,开始用机上的液晶屏放那段

    录像。屏幕上开始出现躺在台子上的萌惠被其他护士浣肠的画面。

    「这……这是……」

    「这是前天实习的录像,好好看看吧。」

    「啊啊……进去了……进去了……好,好冷……啊啊啊……」画面中的萌惠

    痛苦的叫着。

    「这……这是……坂口医生……」

    「嘿嘿嘿嘿……看着录像中的你被浣肠,感觉如何?」

    「不,讨厌!停,停下来!」受不了的萌惠捂住眼睛开始尖叫。

    「嘿嘿嘿……这段录像应该有不少病人很想看吧?」

    「坂口医生!……该不会,这录像……别人……」

    「不,还没别人看过,到现在为止。」

    「到,到现在为止……」

    「完全服从我的要求,如果不想录像带外传的话。」

    「怎,怎么会!讨厌!!」

    「嘿嘿嘿……你想要一份复制品吗?由你主演的虐待小电影……」

    「这……这是……你是说……」

    「这录像带我已经复制了不少,正想把它分发呢。」

    「怎么会……不要……坂口医生……这种事……」

    「怎么样?赶快决定,要不要当我的奴隶?」

    「怎……怎么会……」

    「……萌惠,只要你绝对服从我,那样的话,这些录像带就不会外传。」

    「是……是的……」

    「萌惠,把衣服脱了。」

    「咦?!」

    「我说把衣服脱了,快一点。」

    「不……不行……」萌惠哭了起来。

    「很好,讨厌的话……那就这样吧,我这就去向病人们分发录像带。」

    「怎……怎么会……要我做这种事……」

    「录像里你的声音,在夜里听起来特别好听哦。」

    「不,不要这样……怎么会……好残酷……」

    「所以你就不要讨厌了……脱吧。」

    「知……知道了……我,我脱……我就脱……录像带……」

    「哈哈哈,萌惠真乖。」

    「呜呜呜呜……」萌惠边哭边开始脱,美丽的大眼睛里满是泪水。在她的白

    色护士制服下,是有蕾丝花边的可爱胸罩,和白色的透明连裤袜。

    「这……这样……吗?」

    「不对,全部脱光,要完全赤裸。」

    「怎么会……好羞人……」

    「比起录像带上,现在的你还算不了什么,有什么羞人的?」

    「……」

    「……知道了吗,快点脱。」在晃的催促下,萌惠慢慢的脱掉了所有衣物,

    一丝不挂的站在晃面前,双手分别挡住胸部和下体。

    「嘿嘿嘿,很好,很漂亮的身体。」

    「坂口医生……我对坂口医生……一直……一直都很信任……但是……好残

    酷……「

    「不要去想那么多,我要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不管怎么样。」晃在冷冷说

    出这几句话的同时,也在心里告诉自己:「……是这样。得到自已想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