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生出小杰的番外了yeah~~大家期待的调教哦!

    是说上一集生了半年啊,这回虽然快了点希望品质没有缩水……

    ──────────────────────────

    番外一 场边

    最近小杰每天都如火如荼的準备比赛。小杰参加的篮球队在全校十二个球队中脱颖而出,即将参加準决赛。本次校内比赛冠军的队伍,可以代表学校参加全国高中斗牛联赛。

    原先小杰这队只是好玩而组队报名,没想到演变成如今最有冠军相的队伍,现在他们每天下午放学后都认真练习,看到三人个个都彷彿刚出浴一般满身大汗,就知道他们有多拼命。

    这就让我更期待每晚姦汙小杰,闻着小杰的体味、汗味,狂暴的操干小杰紧实的私穴,射得肠道内白浊的液体漫溢出来。

    一般来说这样长期每天的操干,应该很容易削减体力,穴口也会鬆弛;然而在游戏中不一样,由主人施予的精液是性奴重要的精力来源;倘若没有定期的灌注精子,性奴的体力甚至会日渐衰弱。

    经过一个月多不间断的调教,加上精液的刺激与修复能力,小杰的体力和精量日渐蓬勃起来,现在一晚足足可以射精两次威力不减;沾染过精液的地方也有愈发敏感的趋势。可是小杰的甬道却如同一开始紧实,永远的处男穴,害我每天都在期待填满小杰穴口的强烈吸引力。

    只能两个字形容,极品。

    最近小杰的状况甚至越来越好,还被推为队长,其实幕后推手说不定应该归功于我。谁会知道球场上的风云人物小杰能力突飞猛进的秘密,就是每天晚上被我操干、中出?

    这天好不容易来到球场边,远远看见球场上只余小杰一人,还在练习投篮。时近傍晚,四下也静谧无声,只有篮球撞击篮板、篮框或地面的声音。

    今天小杰身上的球衣是蓝色的吊嘎,是我赐给他的礼物之一,一来是庆祝他成为队长,二来因为两臂穿出的洞口较大,动作间可以隐约看见肉色(总之是个人喜好)。不过那吊嘎原本应该是浅浅的蓝色,现在大概因为浸满汗所以看起来颜色比较深。

    趁他认真练习没注意,我从后面进逼,便蹑手蹑脚到他身后,「哗!」一下子抢了他的球,转身、投……吓!!

    「主人……!」

    小杰抱上来时我还没反应过来,甚至没注意我把球投到那儿去了。今天竟是他主动撒娇,凑上来磨蹭,看来真的淫坏了。其实说起来这件事要算在我头上,是我迟到了近30分钟,平常都是準时的。

    小杰整个人几乎攀在我身上,脖子被紧搂住,下体饑渴得不住磨蹭着,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今天的小小杰似乎特别坚挺。

    小杰的汗腺特别发达,尤其是刚运动完,现在全身盈满了浓厚的味道……干,错过正常的内射时间,越迟会越吸引人啊……

    现在的小杰早已习惯在这个时间点被我狠狠疼爱,操到无手射精;他所需要的就是一根可以狠狠操干自己的粗屌。而现在在他身前磨蹭着的粗硬,使他毫无反抗能力。

    有个邪恶的点子,反正这附近地处偏僻,我也肆无忌惮,在球场上我还真的想这幺就把小杰给办了,他也没那个能力反抗,这不是他可以选择的。

    透过球衣的纤维,乳头的触感也略微的粗糙,但是感官也大大的提昇,右手乾脆直接探进裤头,与另一个头做亲密接触……

    ……好样的,没穿内裤??

    藉着路灯的灯光查看,潜伏在布料里的巨龙,淫水早已湿润了巨大的尖端,甚至还在一点一点的涌出。

    事实上,平常不管没有练球,到了这个时间点小杰都会自然进入状况,下体勃硬起来,前后最敏感的地方不住分泌爱液。一切都是因为深植的奴性本能的告诉小杰的身体,又到了被宠幸的时间了。

    「……啊啊……哈啊……」

    小杰整个人瘫软在我身上,任由我的指尖划过龟头与茎干之间敏感的凹槽,马上就听见小杰令人愉快的呻吟声,不禁令人想要好好欺负他。

    我放开他的身体,手却一把抓住小杰的粗棍,然后像牵小狗一样半握半拉着小杰的下体步入黑暗中。

    「唔唔……哦,怎幺今…天,不去厕所唔唔……」

    那当然啊,今天我们来试试野战……溼滑的粗棍不易紧握,在手中小幅度的进出,使得小杰彷彿边走还边干我的手一样 。

    「啊啊啊啊……啊哈……」小杰不禁追逐起这些「微不足道」的慾望,让我不必施力抓住他的淫棍就能引导他的方向;偶而轻而慢的揉搓,则是给他的小奖励。

    这段路走得缓慢,等到了这小片矮树丛中间,小杰的下体又湿了一片,不过这次换做是淫液罢了。调教了这幺久近一个月期间,性慾的增长真不是盖的,放开小杰的时候,右手和小杰的粗硬屌之间居然牵起了好几条丝线,彷彿藕断丝连。

    在手指间狎弄了一下沾染的液体,我轻笑出声。

    「你『干』得不错嘛,沾得我满手都湿漉漉的。」伸出手,特意在小杰的眼前昭示了一番,质问:「我看看今天準备得如何了?」

    闻言,小杰褪去轻薄的球裤,怒张的下体带着几滴淫水弹出,彷彿在邀请我狠狠疼爱他。我制止他转身的动作,否则平常在厕所都是面墙弯腰的检查法,现在有一片地,令他躺下最快。理解我的意图后,小杰俐落的仰躺在草地上,自然将双脚抬至身体上方,用两手的肘部钩住,成为检查肛门的姿势。

    这样的姿势好淫蕩!!

    我坐在他身前,「随意」的插进两只手指,探至深处搅弄一番(唔唔……)当然最重要的前列腺也不能放过(啊!!哈啊……)多顶弄一下似乎是不错的主意(嗯嗯!嗯!嗯!嗯……)又一口气抽出来(啊啊啊!!)。

    对于小杰的肛门我从来不用担心沾到髒东西,从来都只是沾到一些辅助润滑的肠液罢了。但是……

    「润滑得不错,」我看了一眼小杰遮掩不住的期待表情,然后说了谎,「不过这里面太紧了,扩张得不够。」

    小杰的表情微妙的紧张起来,毕竟这种回应是他不曾预料的。「可是,我……」

    「今天就算了吧,明天给我好好的扩张你的骚穴。今天用口爆的,你可以手淫,但是不准射精哦~」我站起身,眼看小杰淫蕩的精穴今天就要开天窗了……

    「不!对不起……拜託了,我想要被主人的大屌插入……」然后他开始伸手探向菊口,却不敢触碰禁地,只是楞楞地看着我。「请允许我……我,我需要主人用力的侵犯我,填满我的身体……我快受不了了………」

    看着小杰满脸潮红,说出的淫语在俊秀的脸庞映衬下更加淫浪不堪……干,受不了了,我趁小杰没注意,我偷偷乔了一下勃硬得绷紧内裤的下体。

    「我可以不要射精,但是……」

    小杰的菊口一张一合,渴望粗硬物体的填满插入,真够欠干的贱奴啊。看来我得换换方法来宠爱你了。

    「好吧,」我笑道。计画通?!「我答应你。但你只能用这个。」

    我从书包里抽出今天在座位上拾获的按摩棒,茎干上青筋暴露,龟头饱满浑圆,粗长的造型直有18/5以上。小杰看得眼睛都直了,死死盯着不放,看着我替粗棍在他的下体上沾抹淫水,然后抵在蜜穴的入口处。

    「啊啊啊啊……」

    「记得,不准射精哦。」

    接过按摩棒,小杰暂时取回了自己入口的进出管制权,但他在我面前所能做的,却只有来者不拒。

    这种粗细的粗棍小杰早已承受过无数次,但是由自己掌握的情况却是第一次。我兴致勃勃的看着小杰手中的阳具渐渐隐没在我熟悉的甬道里,在小杰的体内进进出出,不禁有种旁观强姦的刺激感。

    「哦哦哦……嗯嗯……」这根阴茎并不像我的粗硬略有弯曲,而是十分挺直不群,相较起来比较不容易顶到前列腺,但那种一下一下隐约的碰触,似乎让小杰十分不满足,每一次的深入都微妙的差这幺一点点,到后来小杰的操弄变得焦躁而混乱起来。

    「唔哼……」(为什幺……为什幺碰不到……差一点点就,就可以……)

    要一边维持这个仰躺的姿势一边操干自己,还真是辛苦你了。

    可是,就是喜欢小杰这种不服输的样子,可爱极了!

    「你这样可不合格啊。」

    我令他抓好双脚,将按摩棒留在体内,随着呼吸、肠壁的蠕动轻轻的颤抖着末端。

    我握住它,稍微向下压一点点,对準小杰体内我最了解的地方……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深入,轻轻的旋转按压起来。然而温柔的对待全都只是试探,因为随之而来的,是如暴雨肆虐般的抽插。

    「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粗糙的质感在脆弱的靶心上狠戾的撞击,贲张的青筋刮弄着甬道,粗硬的假屌强硬的将小杰身下的花穴扩张,插弄得用力了甚至还会翻出些许粉色的肠壁。

    「哦哦哦哦……」

    看小杰一副爽到的样子,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小杰不是被我肏爽的,显然小杰已完全成为「性慾」的奴隶。也许一开始或多或少有我本身的因素,显然现在大概随便都能高潮了吧。

    既然这样,就把秘密偷偷告诉他……

    「啊啊!啊啊啊……唔唔唔哼!!!」

    一下子拔高的呻吟声让我不禁激动起来,腹部彷彿有一小团火炸裂开来,隐约还有机械运转声传进我的耳朵。我欺身将小杰抱离地面,就这幺让小杰的穴口处顶在我的腹部。那根一边震颤、一边迴转侵略着的假屌,就这幺探进了最深处,毫不留情地侵犯着。

    「咕嗯……啊啊啊……」

    剥去小杰的背心,运动员的身材仍不禁令我心跳加速。我不禁抚上小杰的乳头,捏了捏手感结实的胸腹肌,下体绷得快爆炸了。

    尤其是身下这个人又不老实的扭来扭去。不知道会蹭出火来吗?

    「哈啊……嗯……」

    「不舒服吗?嗯?」

    「嗯哦……嗯,好、好舒服……」

    眼前的小小杰不断颤抖着,沾满淫水的表面彷彿会反光。我有了主意,便舔弄起小杰的下体。情慾已经征服了小杰的理智,我的迟到让他积累的情慾剑拔弩张,而我又用起了最初调教时的方法,舌尖挑弄的尽是小杰极度敏感的地方,果然小杰很快就快到了巅峰。

    「啊啊啊啊!我,我要射了喔……」

    然后我就吐出了这根淫屌。

    「不能射喔,小杰……不想被我中出了吗?还是你今天被口爆就好……」

    与此同时,我仍然没有落下刺激这根火热肉棒的工作。

    「啊啊啊……不可以……嗯嗯……可,可是,我要射了……喔喔喔……」

    那怎幺行。我使劲掐住小杰的茎根,舌尖却依然挑逗着龟头,让小杰极度高潮却无法享受激射的舒爽。

    毕竟是你自己说的,不好好调教一番就不好玩啦~

    「嗯啊啊……嗯嗯……」

    我没说的是,这开关我只开了三分之一而已。最终,我也毫不留情的切了最底。

    「干干干干………咕………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

    机器的运转声颤动着耳膜。小杰咬牙切齿的忍耐着,中途甚至爽得潮吹了一次,本以为他射精了,但我发现其实是淫液时,着实吓了一跳。

    小杰虽然淫水旺盛,可是也没潮吹过啊,这根棒棒也太厉害了吧?

    「干,」我兴奋的舔着小杰漂亮的腹肌,手里握着高速运转着的按摩棒疯狂搅弄淫穴,「就没见你这幺爽过,以后不用我干你了吧?嗯?」同时使劲顶进那g点之上!

    「啊啊啊啊!!」大量清澈而黏滑的液体再度喷射而出!「不要、喔,不、不可以这样喔喔……啊啊……」

    显然连小杰自己都不曾经历过这幺高潮,整个人简直像灌了两倍的春药一般,口水都流出来了。

    干,你都爽成这样,现在该我了吧。掏出我的粗屌,小杰再熟悉不过的这家伙。就着小杰喷在交合处的淫液我也不必再润滑了,抽出这根按摩棒后便毫不犹豫的亲自插了进去。

    天啊,这幺紧实的小穴,插入却毫无阻力,我不由自主的抽干起来,在甬道中寻找性爱的欢愉。

    「喔喔喔……主人、呃、好大好粗,好喜欢……嗯啊……」

    这个人真的坏了!

    「啊啊啊啊啊!」太欠干了,天啊……被按摩棒姦淫过后的穴壁那种不依规律的颤动和收缩,让我有点把持不住……

    「杰……你好棒……乖,来,坐上来……」我退了出来,在草皮上一躺,打算一探小杰淫浪的程度……

    「啊……」小杰乖乖地爬起来,俯撑覆在我身上,一手固定住我的阳具就坐了下去……

    「喔喔喔!」两人情不自禁的同时叫出声来,这种干法好舒服啊~~小杰明明是被干的一方,现在这个情景却恍惚像在干我一样,感觉有点奇妙。他极尽所能扭动腰肢,却不是在满足自己射精的慾望,因为我能感觉到,他在催促我用热液填满他的甬道。

    我们吻着吻着,突然发现这场性爱渐渐变成他主导了。

    不要忘了小杰虽然是奴,但不是催眠奴啊!还是有自我意识的。

    「……啧,」我抬起下身顶撞小杰,打断他的动作。「你仰躺到另一边去。」

    「唔……」小杰气喘吁吁,好不容易才从我身上离开,成大字型仰撑在地上。我试着顶弄了一下,发现小杰似乎已经接近下一次高潮,时间也差不多了。

    我使劲操干起来,很快小杰就到了高潮,我拍了拍小杰的大腿,示意允许小杰出精。

    积累的情慾喷发得很突然且猛烈,十几发的量完全是自己出产的,连小杰后来听说之后都觉得惊讶。

    这之后……也没什幺好说的吧?我忍耐已久的精液全数灌注进小杰的浪穴里,而且和小杰的耗费打平还有剩,看来以后射完精都得要塞个肛塞什幺的,不然都流光……

    你说我怎幺有肛塞?当然是我自己的粗屌啊!要不是我还要去抓电动按摩棒的主人,我不会只是等小杰吸收完我的精华就离开,大概还可以再操干一轮吧……i don&039;t know?哈哈!

    说起来,下学期要搬到小杰的宿舍去住。不过说不定到时候我们会想念现在在公共场所偷情的感觉也说不定呢?

    ────────────

    虽然我写得慢,但有点子一定会写,尤其是我还有不少点子等我动笔,所以喜欢的话还希望各位多捧场~各位看倌如果有建议也欢迎讨论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