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王子擒情百零八 > 王子擒情百零八-第1部分
    《王子擒情百零八》

    第一回 美人鱼是怎样炼成的

    早晨的阳光透入山洞的时候,近处树林的小鸟在叽叽喳喳的呼朋唤友,偶尔有几只的身影掠过洞口。远处的鹧鸪在发出清脆悠扬的声音,时而还传来几下猿猴的悲啼。令人觉得附近密林深处是那么神密,是那么可怕。

    梅花同学这时候站了起来说:“现在是大多数猛兽休息的时间。我们得赶快去完成自己今天所要做的任务。”

    “好了,我们现在就按昨夜里商量的办法去做!”黄微微一声令下,大家立刻分别行动。

    黄正英负责伐木,梅花做他的搭档。俩人用最快的速度,把洞边五米范围内能砍伐断的树木都砍掉,挑选有手腕大的,长短不一的树枝两端削尖。黄微微、利华、凤熙三人和为一组,她们把削尖的木棒每隔三十厘米左右斜向外插进地面,环绕山洞围成一圈防护栅。每一条防护栅的木棒,像一根根长矛对着外面,防御大型动物的入侵。这个灵感来之利华,是她从古代的战争阵法中学到的。为了方便大家出去,他们又在沿着山下小溪的方向安装了一个可以闭合的栅门。

    平常在家里,可以说大家都是小皇帝,可是现在对于生死悠关大事,谁也不也偷懒,太阳才一杆子高的时候,已经完成了外围安全的设防。这时候,大家才松了一口气,人人都累得坐下来不想动弹。

    两只小鸟突然飞落在标枪上玩耍着,黄微微看着两只可爱的小鸟,突然脑瓜子一闪,向大家问道:“如果是猛兽冲进了这些标枪,我们该怎么办?”

    “对,做事情不能只设一道防,你看我们电脑操作系统,有多少次操作失误的反悔?”黄正英比较喜欢上网,深有感触地说。

    想起昨天夜里老虎撞门的事情,大家不由心有余悸。那怎么办呢?每人都在沉默思考方法。

    “哦,我想到了!”黄微微说,“我们既然可以在山洞外围建扇防护门,那我们为什么不在山洞口建扇门呢?”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也不用多说,大家七手八脚,立刻干了起来。不用一顿饭时间,一扇青藤绕木,门绷标枪,石头填缝的雄伟大门建成。到了这时候,大家才是真正感觉到心里踏实。

    也不敢休息时间才长,同学们迅速把一些多余的标枪,干枯的木枝,捡回了山洞,以备使用。

    这时剩下的工作,相对就轻松了许多,不外是熏熏羊肉,用干草铺床垫,叠烤灶等等。眼看所有工就完毕,人人脸露喜悦之情。年青人总是这样的,不管在什么团难下,都是有那么积极向上的乐观精神。

    “你们几个过来一下!”

    微微向着梅花、利华、凤熙招招手,几位女孩子就围了起来。她们好像在秘密书地商量着什么事情,又时而瞄一眼黄正英,时而又窃窃偷笑着,互相扭捏一下。

    黄正英觉得古怪,想她们必然是商量什么与自己有关的事情,可能又不想让自己知道,心里痒痒的,于是走上前问道:“几位美女,我有什么可以为你们效劳的吗?”

    黄微微她们几个对着正英笑得更加花枝招展了,但是她们谁也没有向他说话。黄正英的胃口给高高地吊了起来,急得抓耳挠腮的!

    还是梅花觉得过意不起,朝着黄正英似笑非笑说:“我们四位女同胞想你——”说到此,梅花羞得不由满脸红晕,一时噎住,竟说不出话来。

    黄正英一听,惊喜交加,几乎跌倒!

    “看来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用左手抚着胸前想,“我当时只想黄微微,没有想到她们四人竟然同时爱上我,并想干点什么似的!”想到此,不由心花怒放,还兴奋地笑出两声来。

    看着黄正英那个猴相,只有梅花不知其意,另外三位女孩子都知道他是不怀好意,但是没办法呀!这里只有他一人是男的。这时候,她们都希望能早日重返天朝,即使大家平常都对天朝有这不满那不满的,免得黄正英只觉得天下唯有他一人是男的!

    微微知道只有她才能说清楚这件事了。

    “黄正英!你是不是有很责任心的男子汉?”一个先扬后抑的策略,微微用顶高帽套住他。

    “当然是”

    “现在只有你一个人是男的,保护我们女孩子是不是你的天职?”

    “责无旁贷!”

    “你会不会趁机欺负我们?”黄微微来一个先小人,后君子的招式。

    “怎么会呢?我简直就把你们几个人当作神女对待!”黄正英说完,想了想好像说错了,赶快改口道,“不是神女,是仙女!”

    他不改口或者是没事的,用了强调口气地改换称呼,引起了众女子对这两个词语的思考,大家都知道,鸡腿岛性工作者被称为“神女”,几位女孩子不由心中大怒,几个巴掌声几乎同时响,黄正英的两边脸立刻红了起来。

    “你听好了,现在这个时间最为宝贵,刚才梅花说这是猛兽休息的时间,我们几个女同学有好几天没有洗澡了,想到小溪里去泡洗一下,你负责站在溪边,帮我们抱衣服与警戒,但是不准偷看我们……”

    yuedu_text_c();

    微微虽然初中时谈过恋爱,稍成熟一些,但是她毕竟没有在男孩子面前露过身体,更不用说在**裸泡洗。所以她能基本讲清楚,已经是非常了不起。

    这时候黄正英才知道自己刚才表错了情,不由耳朵发热,甚为难堪,还好刚才打红了脸,一下子不易发现他脸色的变化。

    黄正英只听到身后有阵脱裙裾的“悉悉”声音,自己就成了几套女生衣服的衣架。接着水中有四次响声,她们肯定飞跃下水了。

    “现你可以扭回头了!”只听到背后四位女孩子的一片笑声。

    “我不敢!”

    “为什么?”

    “非礼莫视!”

    “假斯文!你不看着我们,要是有什么水怪吃了我们,你咋办?你快帮我们注视水边周围,有什么动静立刻提醒!”

    “那我就得罪了!”

    黄正英转身一看,四位美女全都泡在水里,只露出头脸和香臂,身体的其它地方也隐约可见,真是妙不可言语!

    顿时他只觉得口干舌燥,一团热气从丹田之处往上窜,他的眼睛已经吸引在几个美女的身上,傻乎乎的,忘记了警戒,差点酿成大错!

    第二回 有精灵出没

    话说黄正英在偷偷地欣赏着四位白白嫩嫩的山中精灵。四位美女也估计他会偷看,但谁也不敢正面对视他的眼睛;再者这山泉水也太神奇了,清可见底,水竟然非常暖和,并且在寒秋中迸发出袅袅炊烟,在水面中凫凫飘然起。她们四人在尽情亨受着这难得的片刻,也管不了那么多黄正英倒底怎么偷看的事了。

    “这儿有金鱼!”黄微微高兴得大喊起来。

    “哎呀,真是有啊!”利华也发现了。

    “哈哈,它在吻着我!”梅花高兴地说。

    这时候一群红色的小金鱼游了过来,它们可能没有怎么接触过人类,所以也不怕,就游在这几位美女的身边,时不时还用金鱼还用小小的嘴吸吮一口白嫩嫩的玉体,只酸得她们尖叫!

    黄正英看着迷了,只见到红色的鱼,白色的身体,在水中嬉戏着,他分不清楚那些是美女,那些是金鱼了……

    在这清新充满花香的空气里,在这碧水蓝天下,在这青翠欲滴的青山傍,在这泊泊不息的溪流中。几个美女那里经受得住这样金鱼这样的戏弄,个个身心放松,如醉如痴,乐不思蜀。

    这也乐坏了黄正英,他想:“人生能看到这样的美景,真所谓‘死在花底下,做鬼也风流’了!”

    这几位男男女女都各有其所,各得其乐时。殊不知,此时危险正离他们不远,瀑布深潭里突然间有许多气泡喷起,由于是在瀑布附近,或者是瀑布冲击引起的,所以大家都不曾留意。

    “哎呀,疼!”梅花大喊一声。不知怎地,那些金鱼忽然发起狂来,不再是轻轻吸吮着她的美体了,而是用力地咬了一口,幸好它们没牙齿,虽然如此,但是好像所有鱼儿几乎同时咬,那也是非常疼痛的。

    另外三位美女也遇到相同的遭遇,一下子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正当大家面面相觑的时候,这时候不远之处的猿猴又发出了有猛兽的警告声。

    这警告叫声突然提醒梅花:“有猛兽!”

    四位美女急忙想上岸逃跑。

    正在这时候,一个黑影扑面而来。

    黄微微给扑个正中,几乎给压到水底,吓得在水底下胡乱挣扎。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嘴与猛兽的亲吻了。定神一看,清清的水底可以看到,这个猛兽竟是黄正英。

    原来黄微微她们因为金鱼的反常行为,和猿猴的警告声,潜意识知道猛兽应该是在水里,因而急着要上岸逃跑。而黄正英却以为猛兽是在岸上,只能暂时跳入水中进行躲避一会儿。引发了俩人对撞的事件。

    黄正英与黄微微急着挣扎,双方竟然抱在一起,四目相对,大家都感觉到身体有异样,羞得黄微微猛然推开黄正英。黄正英刚才软玉满怀,人如醒如梦,如痴如醉。此时梅花、利华、凤熙三位美女已经上了岸,看见黄正英和黄微微还在水底里缠绵,急得大声呼喊:“快跑,有鳄鱼!”

    黄微微一听,花容尽失,竟然吓呆不动了。黄正英毕竟是男孩儿,心虽然惊得快跳了出来,但他还是把黄微微抱起,向岸上推举。

    yuedu_text_c();

    “利华,快点拉起微微!”

    “大家都帮忙!”利华一边拉着黄微微,一边招呼梅花、凤熙过来。大家七手八脚把微微拉了起来,就准备要跑。

    “快拉正英,正英快点,鳄鱼离你不到十米了!”黄微微这时候神情方醒,赶忙拉住要跑的利华等人。

    黄微微和利华俩人把手伸向黄正英,梅花和凤熙在后面拉着微微和利华的手,就在黄正英的两只手被微微和利华拉起时,一条五米开长的大鳄鱼游到了他的身后,正张开獠牙交错的一字大嘴,正要向头部咬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火光闪电的一刹那。黄正英给俩位女孩子拉得腾空而起,只听到后面“嗒”一声合拢嘴巴发出来的声音,鳄鱼扑了个空。

    “快跑!”这时候众人连爬带滚地跑回山洞。

    几十条大鳄鱼,它们正在后面追赶着,由于山势比较高,一些鳄鱼中途停止了追赶,返还溪水深潭中。

    只有一条刚才差一点咬到黄正英的鳄鱼,到了嘴的肥肉还给溜掉,它非常愤怒地追在最前面。当黄正英最后一个进入防护栅后,这条鳄鱼在防护栅外面兜着圈子,想爬进来。黄正英可能以为它进不了,为了在女孩子面前表现一下,扳回刚才失态的面子,所以他也不进洞了,就在栅内挑逗着这条恶猛的鳄鱼。

    突然这条鳄鱼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加速向前冲,只听见“咯扎”几声响,鳄鱼的头已经伸进圈内了,挤断了几条标枪。这时黄正英这时后悔了:“我为什么没事找事,为什么当时没做一种标枪沿水平方向的……”这些想法也不过是一闪而过。跑!

    黄正英的腿比脑反应更快,他这时已经往洞里跑了。众位女孩子等他一进门内,立刻合力关上门。鳄鱼见到了拼命也往里面冲,吓得大家哇乱叫,幸好黄俊进了之后鳄鱼再到,只听到“嘭”一声巨响,鳄鱼重重地撞在门上。再也没有声音。大家觉得很奇怪,微微身材最高,就俯在缝里向下看,只见泊泊鲜血从鳄鱼身上流出,满地都时血淋淋的一片。

    “啊!我们又‘守株待兔’了,而且这次还省事!”微微高兴地叫了起来!

    “怎么,怎么?说清楚点。”

    “鳄鱼嘴撞中了标枪,穿腹而死了!”

    “耶——”大家高兴得跳了起来。

    这时忽然发现,除了黄正英穿着全身湿淋淋的衣服外,其余四位女孩子一丝不挂。

    除了黄正英傻呆呆地看到众位女孩子身体外,四位美女顿时大窘,赶快用手捂住敏感部位,一时不怎么为好。

    “微微,你想个法子,这样过还是人的生活?”利华侧面向这位女首领问计。

    “黄正英!”黄微微面带严肃表情问道。

    “在!”

    “我们衣服呢?”

    “对不起,刚才有小溪时不怎样弄丢了。”

    “那是你的过错了?”

    “对,真是对不起!”

    “你是不是故意的?”

    “不!我敢对天发誓。”

    “发誓有屁用!”黄微微太愤怒了,她第一次用了脏话骂人。

    也难怪她的,本来叫黄正英在岸边警戒的,他非但没有做好本职工作,还偷看她们洗澡,遇到家危险了,还给她们带来更大的麻烦,最后还丢掉她们仅有的一套衣服。不用说微微,另外三位女孩子都气喷喷的,恨得牙痒痒的。

    凤熙尖酸薄刻地问道:“黄正英,说实话,你是不是想看我们没穿衣服的样子?”

    “是!”黄正英话刚出口,立刻想到这样说是找打啊!立刻改口说:“不是,这样有渎众位妹妹圣洁!”

    改口已经迟了,众人正想找口气出,不约而同围了上去,玉拳乱捶,玉腿乱踢,直打到黄正英双手抱头,跪地求饶!

    yuedu_text_c();

    众位女子一口恶气已出,大家气喘吁吁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人人都光溜溜的身子,胸脯挺着两只宝贝在颤动,那神秘的幽暗地带,也呈现在众人面前,大家又忍俊不住,又笑了起来。

    黄正英看见大家又怒又哭又笑,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恶果,不敢造次。爬起来低着头,不也再正视美女的胴体,揖个礼说:“小妹请原谅哥哥的错失,如果有什么补救措施,大家说出来,我一定做到!”

    利华哼了一声,不给予搭理。

    微微走上前去说:“利华妹子,咱们原谅他吧!在这荒山野岭的,我们都要靠他来保护的。”

    “靠他?”凤熙表现不屑一顾说,“哪次不是靠微微、利华和梅花。”

    “不是,要不是有个男的,我们吓都吓死!”梅花赶快说,她不想看到黄正英太受委屈。

    微微想了想说:“要不然这样好不好,先委屈他一下,帮我们解决一点困难,我们就原谅他吧!”

    众人一听有办法,当然同意啦,毕竟大家都在同一张船上。

    “黄正英同学,那么委屈一下你了。”黄微微脸带红云,“你扭身向着洞墙壁,把衣服脱下,往后抛过来!”

    这样一说,大家都明白了。

    这时众位美女就像看脱衣舞一样,眨睛一位全身肌肉紧绷,肤色有如铜色的俊美男子背身呈现在大家眼前。虽然大看一件一件看着他把衣服脱掉,现在只剩下一条内裤了,但是众位美女感觉脸上热辣辣的,也还没有适应过来。

    当黄正英提起左脚,接着准备脱最后遮羞布的时候。

    “不要!”

    “行了!”

    众位女孩子急忙喝住。大家虽然也对黄正英也话儿感觉神秘,但还是不敢面对。

    “行了?”黄正英转过身来,看见姑娘正在撕裂他的衣裤,想包裹宝贝。

    “啊!”五个人都发出一惊吓声。

    原来黄正英看到四位美女用布块包裹得宝贝若隐若现,比**时还要吸引人。

    而四位美女看到黄正英下面那话儿,涨鼓鼓的,很明显向上硬绷绷地挺着,欲穿裤而出。

    “黄正英,你好坏,心里在想什么?”微微在娇喝着,“不许这样!”

    “可我管不住它!”黄正英急忙解释。

    “我们不信!”凤熙也插话。

    “我有个办法帮你解决!”梅花红着脸说。

    “你要干啥?”另外三位女孩子指着梅花,又惊又羞地问道。

    黄正英听到梅花这句话,又惊又喜!他傻呆呆地望着梅花,发了期待眼神。

    到底黄正英是否如愿以偿呢?下回将讲到。

    第三回 黄微微的刀pk梅花的心

    梅花也不跟女伴们解释,她看到黄正英热血沸腾,涨得脸色都红透,浑身血脉欲喷,焚身似火,怕他按捺不住,会做出什么事来,那可追悔莫及了。

    因此她向黄正英招手,说:“你跟我出外面走走!”

    众女伴惊谔得合不拢嘴来,眼睁睁地看着这俩位几乎一丝挂的青年男女走出洞门外面。

    yuedu_text_c();

    也不知道他们在外面干了什么,一会儿功夫,只听见黄正英发出大家从来都没有听过的声音。这种呻吟声听起来,好像他本人很愉悦的样子。 而梅花自始至终都不曾发出任何声音。

    洞里的三位女孩子,惊得面面相觑。虽然大家平常在看电视,或看小说,知道有男女之事,可那都是很朦胧感。现在既然弄成了现场看到,不,是听到了现场直拍!这对她们来说,是多么不可想象的事啊!

    利华忍无可忍,对微微和凤熙说:“我们以后不用理他们俩个,太恶心了!”

    “这是他们俩人的事,男欢女爱。”微微脸红耳赤地说,“恐怕谁都会走到这条路的。”

    说得俩位女生难为情地低下了头。

    “可是她们毕竟在我们眼皮底下干这种事,太缺德了那个!”凤熙还是站在利华那边。

    “你们说什么啊?”只见梅花拉开了石门,脸色有点娇红地走了进来。

    “正英,进来,要不然我关门了!”梅花冲着外面喊了一声。

    “不要关,掩一下门就可以,要不有危险我可来不及啊!”黄正英在外面应着,“我想一个人在外边呆会儿!”

    梅花看着众人用一种古怪的眼光盯着她,顿时也明白是什么回事了。不过这也难怪大家的,因为当时情况紧急,如果不是这样做,可能四人之中必有人受到伤害,准确一点说大家都受到伤害。

    大家看到梅花神态有点难为情之样,也不敢再用这种目光去盯着她。黄微微打破沉默,问道:“梅花,他是怎样你了?”

    “对!听说很疼的,你是怎么忍得住的?我们可没有听到你的声音啊?”还不等梅花回答,凤熙也好奇地插话问道。

    “你们怎么越说越离谱了”梅花知道大家在问她什么,正色地说,“你们想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那你这是?”微微都有点迷惑了。

    “是这样的,你们都看见他刚才那话儿的状态了。”梅花脸色绯红地说,“如果当时不是我叫他到外面自己解决的话,那他发起飚来,你们谁抵得住?”

    “他自己解决?”凤熙一面不解,“自己怎么解决?”

    “对,你说说!”利华也好奇地问。

    “我要他远离我三米,不许再靠近,但是可以观看我。”梅花脸色更加红润地说,“我告诉他不能碰我,但是自己要想办法把火泄掉。”

    “这么近,你看清楚他是哪个猴相啊?”微微也觉得好奇起来。

    “我哪里敢看。”梅花说道,“我闭着眼睛在等他完事呢!”

    “太可惜了!”利华叹了口气,“你给他看,你不看他,自己可亏大了!”

    “你!”梅花大窘,“那下次他再要,你去看个够!”

    “……”

    一时间,山洞里头,春意浓浓。四位女孩子首次对男孩那话儿感兴趣,议论不绝!

    现在回想起来,这四朵金花的打扮,可真应了“末日姐”的话,有点山穷水尽,过上了原始人的生活。她们不约而同想出外面看看,鳄鱼是什么样子的。虽然说在电视上看过不少,现在身临其境,还是第一次看到。

    “黄正英!”微微大声叫道,“请过来。”

    “什么事呢?”黄正英现在有点不好意,慢吞吞地走了过来问道。

    同学们不约而同往他下面瞅了一眼,只见那话儿稍为有一点鼓,可没有刚才那样雄风了!

    黄正英给大家瞅得不好意思,赶快转换话题说:“你们想吃鳄鱼肉吗?”

    “当然想尝尝!”微微说,“正英,你快动手宰了它,我做你的下手。”

    yuedu_text_c();

    “那我们干什么?”梅花问道。

    “凤熙的炮制肉块,梅花生火,利华打下手。大家要快,过不了多久,太阳就要落山了。”

    “嗨!正英,你要剥出鳄鱼皮来,不要弄坏了。”微微见到正英准备连皮带肉砍,干忙制止。

    “要鳄鱼皮来干啥?”

    “你不是想我们一直没裤子穿吧?”微微说完这句话,自己的脸色都红了起来!

    不听没要紧,听了吓一跳!黄正英不由自觉地往微微下面瞅了一眼。不得了,微微蹲着,外面只围一层短布,只见那天生尤物暴露无遗。

    黄正英本来就对微微仰慕已久,在这么近距离清楚地看到她的下面,不由一团热气又从丹田处升起,自己那话儿瞬时长大了好几倍。

    微微说完了这句话,自个儿也觉得失礼,不由瞄了一眼黄正英,发现他有异样,正奇怪。突然想起他情形好像跟刚才在山洞里一样,大惊失色。一看他那话儿,果然像霸王硬上弓一样,利箭就要射出啦!

    微微虽然对那话儿也感兴趣,但是她一直认为:“我贞洁,只能给我的丈夫!”她一直把吴礼茂认定是她的丈夫了。

    只见她急忙将把黄正英的西瓜刀抢了过来,拿着就向黄正英的那话儿一劈!

    “啊!”四个人同时发出惊叫声。

    原来微微和正英俩人的谈话给其她三位姑娘都听到了,引起大家注意。此时突然见到黄微微刀劈黄正英那话儿,岂不是要将他变成太监了?三人不由自主地发出惊叫声。

    黄正英眼睁睁地看到刀要劈掉自己的宝贝,心里叫苦不迭,大喊一声,“啊——完了!”

    “啪”一声响,三位姑娘捂住自己的眼睛不敢看。黄正英大喊一声之后人仰倒在地。

    只见黄微微笑矜矜地站在黄正英面前,伸出一只手拉他:“起来,死不了?”

    黄正英用手一摸自己那宝贝:“嘿,软软的,还在!”

    原来微微那把刀砍到中间改变了方向,由直砍变成了弧砍,一刀砍在鳄鱼身上。

    这时另三位姑娘也敢睁开眼看了。见到黄正英没事,都替他叫好。不过大家都发现,他那话儿现在软绵绵的,虽然隔着一层布,大家还是看得很清楚。

    危机这解除了吗?下回解说。

    第四回 谁是九阴真经的有缘人?

    “这东西太神奇了! ”梅花小声说。

    “是啊!真是太奇怪了,……”凤熙附着梅花耳边说。

    “看来你们俩人是想亲自体会一下咯,什么是候了还说那话儿?”利华讥笑她们俩人。

    “去你的!你才想呢。”梅花说回了一句利华。不过她的内心深处,那种想法真的有一闪而过,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想到这里自己不由心慌体燥,加快手头上的活儿,来掩盖自己一时的失态。

    “哇!奇怪了,你们过来看!这鳄鱼肚子里有很贝壳和多珍珠啊!”黄微微用双手捧起一堆|孚仭桨咨恼渲樗担捌婀至耍庑┱渲槎疾徽囱陌。 br />

    “很大啊,市面上这些野生珍珠一颗至少要卖几千元呢!”梅花见多识广说道,“大家过来帮忙,如果回到天朝,我们每人都分一堆,那我们就发大财了!”

    大家听了赶快过来帮忙拾起珍珠,清洗后收集起来,足足有四五斤重。微微把珍珠用树叶包好,放在洞里的角落边。

    有了这意外的收获,同学们心情十分舒畅,大家哼着曲子,在洞里洞外各生了一堆火。

    “喂!各位同学,我们在洞内烤火,现在洞门这么密实。”利华担心地说,“会不会一氧化碳中毒啊?”

    “是啊!”梅花立刻补充说,“前不久贵州是哪个地方有过报导,说有几位拾荒的小孩子在垃圾箱内发生这样的惨剧!”

    yuedu_text_c();

    “赶快把火熄灭掉!”凤熙惊恐地说。

    “哪怎么取暖?还有烤肉呢?”正英问道。

    “我们可以在洞外烤肉!”

    “万一野兽来了怎么办!”

    “野兽不是怕火吗?”

    “万一野兽也冒险呢?”

    大家在七嘴八舌吵开来。

    “我看这样吧!”黄微微在听了所有人的意见之后,思索一下说,“我昨天发现洞里尽头的左上角是由小石块叠成的,那个地方离地面最接近,如果我们把它挖成天窗,那这个问题不是解决了吗?”

    “微微,你真细心!”利华称赞叹着。

    “微微这么细心,以后肯定是位贤妻良母!”凤熙也吹捧着。

    “梅花才是贤妻良母型。”微微笑着说,“你看她多善解人意,她能知黄正英想干什么,并且因势导利。哪像我?拿刀就——”

    微微说完格格声大笑起来。其实她说这句话也存在着潜意识,借此来警告黄正英以后不能打她的主意,也又借此来向黄正英道歉刚才的做法。

    “叫你说我的坏话!”梅花随手摸着一个东西,也不管是什么,向微微迎面扔了过去。

    “啊!”一个圆滑的东西刚好打中微微的口里,骨碌滑吞了下去,“是什么东西的?”

    大家一看满地都是珍珠,原来梅花误拿了一把珍珠了撒给了微微。当看见微微吞了一颗珍珠,梅花又心疼地说:“哎呀,不见了六七千块人民币!”

    黄微微知道是珍珠之后,也放心了,捏了她一把:“那你也来一颗!”

    “不要,说笑的!”

    此时,众女子在收拾散落在地的珍珠,黄正英拿着一条标枪,在微微所说的位置挖掘起来。

    “咦!这里有个盒子。”黄正英撬起了一个像枕头般大小的木盒,随手递给梅花。

    梅花看着这木盒子又陈旧,又多泥,又轻手,看样子没有什么贵重东西。递给凤熙说:“你把它丢在火堆里加点柴吧!”

    “好咧!”凤熙拿着盒子往火堆里一丢。

    “我要!”微微赶快从火堆里救出这个盒子说,“你们的背包比较大,可以用来当枕头,而我正欠一个枕头呢!”

    “哎呀,你很会化废为宝呢,还说不是贤妻良母。”梅花看准机会,回了一句话给黄微微。

    黄微微也不以为忤,笑着说:“同学们,凤熙的鳄鱼大餐做好了,谁先到谁先吃,谁后到,洗盘子去!”她看到黄正英已经挖好了天窗,招呼大家来吃烤肉。

    香喷喷的鳄鱼烤肉,被炙制成了黄金色,切成扣肉大小的形状,一块肉可以分成二口咬。嚼在嘴里,香啦,甜啦,脆啦,不腻啦,难以表达!

    “真正的贤妻良母在是这位啦!”利华赞叹着,“谁娶到她就有口福了。”

    “对!”大家一致赞同。

    凤熙笑了笑,大大方方接受了大家的赞扬。

    可能是今晚大家受到了惊吓,又干了大量的活,吃完饭后,纷纷倒头就睡。

    此时太阳刚落山不久,四周一片寂静,偶尔听到远处有野兽在嘶鸣,不过因为山洞的安全措施做得好,大家都放心睡着了。只有黄微微在仰望着天窗,清晰地看到东方那颗最亮的金星。此时她思绪万千:“我的情哥哥,你到底在哪儿呢?你能否过来救救我吗?”两行泪珠不知什么时候已流到了耳朵边上。

    yuedu_text_c();

    渐渐地,黄微微感觉到身体上有异样,一股暖和的涓涓细流从丹田升起,沿着心口,咽喉,舌尖,但是在舌尖上走不动了,非常难受。须不知,丹田所冒出来的暖流并没有停止,它们积蓄在喉咙越来越多,黄微感觉非常难受,看见同学们都睡得那么香,又不敢吵醒他们。

    她忍不住了,用手支撑着地面,想慢慢地坐起来。突然,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丹田冒出,直击到喉咙那一片暖流,又被碰撞反弹回来,引起心脏剧疼。

    “啪”一声,黄微微重重地摔倒在床上,新捡来的盒子枕头,竟然被压破裂了。

    借着洞里火堆的余火,黄微微看到这箱子里面,塞着两本书,书本的上面还有一页纸,用繁体字写着什么“九阴九阳,赠有缘人!仗义行侠,除暴安民——张无己,天统年十一月初四”

    “是谁开这种玩笑,金荣小说看得多了。竟然仿照小说里的情节来搞这个‘埋经处’。”微微自言自语说。

    这时身体更加难受了。“可能我吃东西中毒了?”微微心里想着,不过她又很快否定了自己的看法,“如果是中毒的话,那为什么正英他们又没有事?”

    她翻来覆去,只感觉到像张弓那样姿势侧睡,稍为较舒服点。突然从天窗上吹来了一股东风,翻开了九阴真经的第一页。只见到“得真经者,勿泄露,以免引起江湖腥风血雨”

    “现在的人撒谎撒得可真像啊,故弄玄虚!”微微心里说着。

    风又帮她翻了一页,只见写到“练武不练功,到头一场空”。这句话好像很熟悉,记得是在练武堂经常听到的。她记起小时候在外婆家,经常到村里的武馆玩,那个大胡子师傅经常说的就是这么一句话。

    “反正也睡不着,我何妨翻书来看看好打发时间,要不然今晚怎么过。”黄微微想到此就坐了起来。

    不知不觉地一页接一页地看着书,黄微微原是很聪明的人,虽然说学习成绩并不怎么好,但是也不影响她对书本的理解。她无意之中学会了怎么样吸气,呼气,怎样引导丹田之气。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黄微微已经看完了十页书。

    “咦!”微微发现自己身体已经好了,并且比任何时候都有精神。

    “怪了,难到真有‘九阴九阳真经’?”微微心里嘀咕着,“对了,不是说我们回到明朝了吗?或许一切皆有可能……”

    欲知后事如何,请欣赏下一回!

    第五回 九阴真经牛刀小试

    阵阵东风从天窗上吹送进来,山洞里的干柴很快燃烧完毕,只留下炙热发红的炭火,洞里面的景物逐渐暗淡下来。黄微微已经没办法看清楚经书上面的文字了。

    这时候黄微微感觉到体内有一股热息在翻滚,书上是繁体字,很多她无法辨认理解,幸好的是书上插有配图,那些没有穿衣服的人物图像,注明了许多|岤位,并且画有箭头示意流向。黄微微根据所能理解的一些文字,结合箭头示意图,进行呼吸调整内息。

    她盘脚而坐,肩膀放松,手臂自然放直,五指倒向并且合拢在丹田之处,每到气息回到丹田,感觉双手在握紧收集气息。

    偶尔,天窗飘来轻风,挑逗着那一抹胸带,随风飘扬,活像一尊观世音菩萨在坐莲花。

    打坐二个时辰左右,黄微微感觉到气海|岤位好像产生了大量的热息,源源不断地往上窜,肚皮上的期门|岤、鸠尾|岤、膻中|岤、神藏|岤直至喉舌尖处,都有滚滚热流。黄微微轻轻地用舌尖抵着上颚,专心致意,用意念把这奔流的气息引上脑门、百会,然后经过玉枕|岤、天柱|岤、风门|岤、直至到坐骨|岤,又途经**|岤,回到了气海|岤。就这样完成了一个小周天的循环。

    就这样每吸一口气,微微就将意念将沿着舌尖引气背后下去,精华留在气海|岤,每呼一口气,就将气海中的混浊之气经身体前面慢慢地呼出去。她做的次数越多,感觉到精神越好,整个人好像漂浮了起来似的。

    不知什么时候一缕阳光射了进来,那四位同学均匀的呼吸声此起彼伏,还在熟睡之中。他们不知道昨夜,黄微微已经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得真经者,勿泄露,以免引起江湖腥风血雨”一行字再次出现在黄微微脑海里。她轻轻地将书经放回破裂枕头里,再用青藤将其缚紧,摆在床头上。

    这时清脆的鸟鸣声又将众人叫醒。一天的新生活又开始了!

    今天会有什么收获呢?

    “同学们,咱们集中开个会!”黄微微见大家醒了之后,招呼大家围近来商量。

    “微微小姐,你今早的气色很好啊,额堂靓丽照人哦!”梅花睁着大美眼,发出羡慕的惊叹声。

    “真的吗?谢谢你夸奖!”微微不以为然。

    “啊!是真的,从来没见过你的气色这么好!”大家都赞叹着。

    yuedu_text_c();

    微微见大家都是认真的样子,不禁用手摸摸脸,感觉好像是光滑了许多,不由心中大喜,“我原来有点担心练武功会变得像男人那样粗犷,却想不到练了这‘九阴真经’,反而能使人增添美丽!看来爱美就要多练才行!”

    “同学们,小溪那边有危险,我们是不敢随意去的了。”黄微微掩盖不住心中的对上次之事的惊恐,拂下头发说,“山洞门前这点滴水,最多也是够我们吃用,而要洗澡、洗菜等生活用水,我们是要另想办法才行。”

    “对!有道理。”利华应道。

    “那怎么办?”凤熙扭头问微微。

    “黄正英同学,你想办法!”梅花开声道。其实梅花不知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