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王子擒情百零八 > 王子擒情百零八-第2部分
    觉之中,已经将黄正英看成可以依靠的对象了。

    “我想不出来……”正英低头想了良久,也拿不出办法。

    “哦,有了!”黄微微高兴地跳了起来,“上次去山顶我看见……”

    只见她话音未完,人重重地飞向洞顶,头脑直把洞顶撞得石块飞溅,人然后摔倒在地。

    同学们吓得魂飞魄散。几个人冲上去,正想把她抱起来,谁知道微微竟然好像弹簧一样,自己弹了起来,正个过程都在电光火闪之间完成。

    “看看流血了没有?”利华关心地问道,“现在有ct就好了,可以照一下骨头有没有折断!”

    “给我看看!”黄正英急忙用去抱住微微的头。

    “啪!”的一声响,黄正英竟给甩出二米之远。

    “怎么啦?”大家迷惑不解。都没有看清楚微微是怎样推倒黄正英的,就连黄正英本人也不知道。

    “哦!黄正英同学,你想趁火打劫!”利华想了想,大声嚷道“这个时候,你这只咸猪手也敢去揩油!”

    “我没有!”黄正英这时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来。

    这时候大家都认同利华的判断,责怪起黄正英来。人品这么差,要不是在这种环境,恐怕大家要拂手而去了。

    “同学们,大家误为他了。”微微摆个手势,让大家停下来说,“他真的没有对我动手动脚的。说来也怪我,大家穿得这么少,又没有内裤。”刚说到此,引起大家轰然大笑。其实这四位女孩子都是穿着没有内裤的超短裙。

    “这么少衣服。”微微接着说,“突然一个男的来抱住我头,我自然反应,也不知怎地就把他甩出去了!”

    大家听得这么神奇的怪事,什么想法的都有,也还有人估计黄正英非礼好。不管怎地,黄微微说没事就好了,或真的是冤枉了黄正英,于是大家向他道歉。

    “我没事!”黄正英还是有点晕晕的,“微微你怎样,流血了吗?”

    黄微微自我感觉良好的,好像撞了一下之后,反而精神更加好,全身充满真气,快要爆炸似的。她深呼吸几下,调匀了气息之后,用手摸了摸头顶,没有什么异样。

    “你身材太高了,还是弯腰给我看看有没有受伤为好。”利华边说边去看个清楚。

    “毫无损伤!”利华既高兴又惊奇,“你的头比岩石还要硬啊!”

    微微到此隐约感觉到是什么回事了,虽然还没有绝对的把握,心里想:“才练习那么一宿,就这么厉害了?”

    既然平安无事,大家又话归正题。

    “微微,你所说的办法是什么?”利华问道。

    “这样的,我们上次去一回山顶,我留意到,靠近山顶有个地方有水潭”,附近又有很多竹子。我们可以用竹子把潭水引到这里,再用竹子做个洗澡的花洒之类,那我们以后不是天天有水洗澡了吗?

    “耶!万岁!”另外三位女孩子听了不由欢呼起来。这样她们可以在防护栅内建筑一间冲凉房,也就是北方人所说的泡澡房。

    为了洗澡险些送了性命的代价,可见这冲凉房的价值有多么大啊,难怪这几个女孩子高兴得手舞足蹈的。

    说干就干,如果现在就开始爬山,到中午时分,或许能把潭水引下来。于是大家简简单单地吃了一些烤肉和水果,然后黄正英拿着西瓜刀,其余四位女孩子各人拿着一把标枪,一行人你推我拉地登山了。

    当他们来到潭水边,放眼看去,只见到潭面有十来平方米阔,一股潭水泊泊流向东边的山谷。潭水深不见底,只感觉到水中寒气逼人。这行人本来穿的衣服就少,准确地说只剩下一块遮羞布了。所以大家受到这寒气一逼,连打几个喷嚏。不过只有黄微微没有什么反应,连靠近她身边的女伴们都感觉到,微微的身上发出一股热气在裹着她身子周边,几位女孩子想靠近抱团取暖,可是她身边的热气竟是铜墙铁壁,挨不到边。

    大家都疑惑不解,不过因为这时候有工作要做,所以也不多思索,没有问个为什么。

    就在大家砍竹子引水的时候,只听见砍伐声在山谷中清脆回荡,黄英俊出身于歌星家庭,很快地就将砍伐声音变得那么有节奏感,那么好听。一会儿变成一条歌曲,后来演奏当前最流行的《江南style》。同学们也不由地跟着节拍齐声唱跳起来。这时候,什么艰难险苦,都抛诸脑后。众人一弹一唱的,真有高山流水,知音难觅之感啊!通过这首歌曲的演奏,众位女孩对黄正英添加了不少好感,特别是梅花,此时真有跟他过一辈子的冲动。

    “都不许动!”

    突然间,黄正英他们不知什么时候被二三十人包围了。这些人的装束像上次“脱脱”旗下的兵,他们都拔出了腰刀,还有俩人用红缨枪对准黄正英的心窝。

    yuedu_text_c();

    一个长得像长官模样的人,走近黄正英身边,问道:“你们是哪里人,在这里干什么?”

    “五十户大人,这几个妞脱得光光的,跟我们的‘脱脱’大元帅有缘份,就抓回去,不用问了。”

    “对!五十户大人,那个男的就地解决好了,谁让他霸占这么多美女,真他妈的不公平!”

    黄正英等五人听了大惊失色,眼看灾难就要降临。这帮同学是否能避开这一难呢?下回解说。

    第六回 黄正英挟美女逃跑了

    正在这俩位兵卒要用长枪刺杀黄正英之时,微微见到大声喊:“军爷,不要杀人!有什么事好商量。”

    “咦!这位美女是花魁。刘兴你们先别杀他,给这位妞个面子。”那位军官挥了挥手,制止正要杀死黄正英的兵卒说,“如果你们这些美女乖乖地跟我们走,不耍什么花样,那可以放这小子一命。”

    此时黄正英已经吓得脸色都黑了,双腿不断地颤抖。利华和梅花二位美女也吓得哭嘤嘤作哭,凤熙更吓得连尿都顺着雪白的大腿流了下来。

    “哎呀!这几个美女都不穿内裤的!”官兵看见凤熙吓出尿了才发现几位女孩子的底细。

    他们本来就被几位天仙似的美女垂涎欲滴,现在突然发现她们底下一线不挂,哪里还能把持得住。都纷纷丢下武器,向她们扑了过来。

    “这位是我的,你别抢!”

    “排队,排队轮流来!”

    “我要娶这位美女回家了,还排什么队?”

    “……”

    官兵乱成一团,四位美女吓得边跑边尖叫。而黄正英看着白晃晃刀枪,既愤怒,又害怕,这时候他真后悔,自己有意给了四位美女吃圣果,要不然怎么会有今日之事?

    一会儿,利华、梅花、凤熙三姐妹都被三位高大威猛的士兵按在地下,正在自解盔甲,危在旦夕。只有黄微微像精灵一样快速地在众兵中穿插乱跑。正因为她长得最漂亮,所以是众人的猎捕的对象。只见外围有士兵手牵着手围成了一个圈。这个圈子并是很不大,里面又有兵卒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捕捉微微。有好几次他们都差点抱住了黄微微,可不知道怎样,她身体好像没有骨头似的,都以不可思议的动作快速闪开了,直把那些兵逗得团团转,哇哇直叫!

    “正英,救我!”梅花的抹胸已经被撕开,高贵纯洁的身体已经呈现在大家面前,一对蒲扇大的双掌正在践踏着她。梅花已经被贼人用单脚压住双膝,双手按住胸部,眼看十几年的贞洁就要付之东流。

    黄正英见到自己心爱的梅花受如此大辱,早把生死置之脑外,气血直冲脑门,他大吼一声,飞身向着梅花奔过去。这时候他突然感觉到,梅花才是最值得自己去追求的,她才是白雪公主!回想这段时间,只有她是那么理解自己,顺从自己。现在她正受奇耻大辱,即使自己搭出了条命,也要去救她!

    幸好这时候没有人注意他了,大家刚才看到他尿裤子的熊样,都没把他放在眼里。所以他一冲锋竟然立刻到达了梅花身边,猛抡起右脚,用力向那位士兵猛踢过去。

    那士兵没有料想到会有人偷袭,身子被踢滚翻在地上,疼痛得嗷嗷大叫。黄正英右手牵起梅花,俩人往山洞方向急奔。

    被踢翻的士兵爬了起来,看见是这黄毛小子搞坏了他的好事,顿时怒从心中生,恶从胆边起,提起腰刀,拔步就追。

    利华和凤熙身上也有人分别压着,危在旦夕。其余的兵卒都在捕捉黄微微,因此也没人有暇去理正英和梅花的事。而那位大个子士兵根本不把正英放在眼里,单人一刀跟在后面追赶,三人都消失在前面那片原始森林中。

    “微微,快救我!”

    “正英,救我!”

    凤熙和利华惊恐地大呼大叫。这时她们身上仅有的那块布早已经被撕掉,玉体一览无遗。而压在身上的土匪也已经脱光光,眼见自己贞洁就要被这俩贼人取去,吓得她们俩把大腿夹得紧紧的,不断扭动着腰肢防范着,她们的表现恰恰更具有吸引力,只把俩位士兵逗得发了狂。

    突然,只见包围着微微的俩个士兵腾空而起,摔倒在七八米之外,倒地之后再没有动弹,谁也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众士兵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压在利华和凤熙身上的俩位士兵又同时被人拎起,在空中猛烈撞击,瞬时间变成了俩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可怜他们还没有亨受到人间美酒,就带着遗憾走到地狱里面去了。

    这时候众人反应过来了,纷纷拿起刀枪,向着黄微微砍将过来。黄微微在眨眼之间连杀四人,这时候对自己充满信心。快速捡起利华身边的腰刀,抡起来向兵卒乱砍过去。

    只看见袭击她的刀枪纷纷被砍断,冲在最前面的几位士兵还惨,连头带甲都被削成两半!后面的士兵看到,黄微微的刀法虽然杂乱无章,但是刀气逼人,自己在后面,被刀所带的气流刮中,都疼痛异常。

    他们很奇怪,是一把什么的刀,竟然这么利害!自己连死几个人,再斗下去,有可能全军覆没。

    “快撤!”军官急忙发出命令,败兵丢弃了几把刀枪旗帜,连死掉的那几位士兵尸体也不要,没命似地跑到山的那一边去了。

    yuedu_text_c();

    黄微微也不追赶,急忙扶起了还躺在地上的俩位姐妹。

    “正英和梅花呢?”

    “我原先看到黄正英被人用枪顶着,后来就不知道了。”凤熙说完了抱着微微大哭。

    “这里没有他们,又没有看到那些土匪挟着他们。”利华环视一周说,“估计是他们俩人挣脱,跑掉了。”

    “走,咱们回去,或许他们已经跑回山洞里了。”黄微微一手拉一位同伴,准备下山。

    “好的,我很害怕!”凤熙带着哭腔说着。

    “微微,咱们停一下。”利华很快冷静下来,指着那几具尸体说,“我们把那些衣服剥下来用,那些兵器也抬回山洞里,防备他们再来偷袭。”

    “那是死人的,我不敢走近拿!”凤熙抱着微微,浑身冷颤地说。

    “不要怕了,事情都已经发展到了这步,也只能这样了!”微微轻轻推开凤熙,和利华俩人合力,把那些士兵的剥个精光,仅留下一条内裤不敢再扒而已。

    衣服全剥下来了,这时天气很冷,利华和凤熙被冻得牙齿在打架,但是俩人谁也不敢穿这种血腥衣服。微微不感觉得冻,不过她也不想占这种臭气。

    三人就这样一丝不挂地回到了山洞里,发现山洞里没有人来过。

    正英和梅花去哪里了呢?他们还安全吗?三位女孩子心中充满担心、疑惑。

    少了梅花和正英,大家顿时觉得缺少了什么似的。是啊!人就是这样的,在眼前拥有时,并不感觉得怎么样,当失去之时,才发现是难为可贵啊!

    三位女同学大声呼喊一二个时辰之后,直到声音都已经嘶哑,但都不见黄正英和梅花的回应,大家只好等明天看他们俩是否会回来了。

    “走,咱们把这些脏衣服洗干净,好烘干来穿!”微微拿起衣服,招呼俩位同伴走向小溪。

    “这是臭男人的衣服,我不想穿!”凤熙显得非常讨厌地说。

    “谁说的,现在它们属于我的衣服了!”微微知道凤熙胆子小,刚才又受到这些衣服主人的**,所以叫她穿着这些衣物,可能会很不自在。其实女孩子都很讲究内心的好恶,黄微微是女孩子,自然知道这层关系。

    “是你的?”

    “对啊!”微微做了个“走你”的动作说,“这是靠我的‘劳动’得来的,怎么不是我的了?”

    “这样说也有道理。”利华插嘴说,“对了,微微姐姐,你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

    “是啊,是啊!”凤熙抱着微微的肩膀,摇晃着说,“快教教我们武功,要不然下次他们再来,可能你来不及救我们,那就……”还没有说完,凤熙想起刚才那一幕,不禁又哭了起来。

    这时候黄微微不禁为难情起来,经书要求不能透露出去,而她们在这种情况下,不透露又怎么办呢?如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解说。

    第七回 闺房密事

    黄微微以前为人处事没说过一句假话。现在俩位伙伴在同一条船上,想了解自己学武之事,可是经书上又明确警示不能够说出去!这样造成说真话不行,说假话也不行!她不由想起前段时间,天朝电视台播放一个新闻,记者在采访有关炼钢产能过剩的问题,无论记者怎么提示,被采访的科长就是答非所问,傍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突然一道灵光在脑中闪过,黄微微皱起的眉头终于松驰下了。

    黄微微说:“我肚子在不舒服的时候,记得体育老师教过我一种吐纳方法,我照着就是做,谁知道竟能使身体变得有力气起来!”

    在取得俩位伙伴的信任之后,黄微微就把九阴真经的内功吐纳法的基本功一五一十地传授给利华和凤熙,当然她没有说明这就是《九阴真经》里的武功。

    “姐姐,你肚子不舒服是不是每个月来的那个呀?”凤熙每月都有一次丹田|岤附近疼得要命。当她听微微这样说了,想学习吐纳法来解决近四五年来的痛楚,所以进一步思考提问。

    “差不多了!”黄微微真的学那位科长的回答,得了真传!

    利华见凤熙改称黄微微为姐姐,不由提议道:“姐姐,我们三位在这举目无亲的陌生地方,不如咱们结拜为姐妹,以后可以互相照应,你看如何?”

    yuedu_text_c();

    “好啊!”微微高兴地应道。

    “不行!”凤熙急忙摆摆手。

    这倒出人意料……

    “我是这么想的……”凤熙看见俩人都有不解之意,赶紧解释说,“我们现在是一丝不挂的,结拜有辱于我们的姐姐。明天等我们穿戴好再结拜,那不是显得更加庄重吗?”

    这样一说,大家都看看对方的身体,又看看自己的,在这晚霞的照耀下,显得是那么美丽,那么可爱。幸好没有男人在此,大家也并不感觉到尴尬。

    “好的,姐姐答应你!”黄微微一人抱起所有衣服说,“走,到溪边洗衣服去!”

    “我怕鳄鱼!”凤熙说。

    “对呀,上次幸好跑得快。”利华也说,“我看还是等明天上潭边去洗比较好,顺便又可以找找正英他们。”

    黄微微思考片刻说:“好的,那今晚咱们就来个‘赤诚相睡’了。”

    “好呀!”凤熙跳起拍手掌来说,“今晚我和姐姐同床睡!”

    “我也一起睡!”利华也拉着微微和梅花的手说,“反正这儿没有男的,没有什么好怕!”

    “你想干啥?”微微扭了一下利华脸旦。

    “到时你就知道了!”

    “哈哈哈……”三位女孩子笑成了一团。

    不久夜幕降临,黄微微教了她们二人打坐呼吸之后,自己也练了几回小周天,感觉到体内一股暖流周身流动,自己精神非常好,精力充沛。不过略为奇怪的是,利华和凤熙也按自己一样练习,可是没有自己第一次练习时那种状态。按道理说她们俩人的文化成绩远胜于自己,说明学习理解能力并不弱于自己,那为什么会这样呢?

    其实凤熙和利华俩人学了这吐纳大法之后,自我感觉到精神也很好,偶尔还会有一丝热流走过全身呢,真是舒服极了。

    当大家都练功完毕,挤在一起睡,或许是内心很兴奋,大家都无意入眠,干脆谈论一些女孩子家的事儿。

    突然一声虎啸就在山洞附近响起,吓得利华和凤熙急忙抱紧微微。微微虽然武功厉害,但是也非常害怕,大家都互相搂抱着,大气不敢出一口,幸好过了一会儿,听到了老虎远去的声音。

    当大家都放松的时候,忽然三人都感觉到身体有点异样,这是她们未曾有过的感觉。大家知道,十六七岁的年华,皮肉是最敏感的,那个时候你被异性触摸一下手指头,都可能会有触电的感觉的。

    这异样的感觉,使她们不由自主地相互抱得更紧,只想用对方的身体来填补自己的空虚。也不知是谁先开始,用双脚夹紧另外一位女伴的脚,大家气喘吁吁的,在这深秋的天气里,一会儿人人都冒出了热汗,叽啦鬼叫地大喊了一会,慢慢的人人渐渐平静下来。

    “你们有过这样吗?”微微问道。

    “这是第一次!”

    “我也是第一次!”

    “想不到我们的第一次竟然是给女的,太不可思议了!”微微感叹着。

    “我提个建议,好不好!”凤熙犹豫地说。

    “咱都成了这种关系了,有什么就直说吧!”微微把手搭在凤熙的香肩上,说“有什么事姐姐会答应你的。”

    “只要姐姐答应的,我也答应!”利华也在表态。

    “这么说这件事就成了。”凤熙激动地坐了起来。

    “姐姐,以果我们回不去了,不管你以后嫁给谁,我们以后都跟着你,行不行。”

    “这——”

    yuedu_text_c();

    “姐姐,你想跟我们玩也行,你想跟丈夫玩也行,你做大婆娘,我们做二奶,做三奶行吗!这样我们可以永远不分离了,你说是吗?”

    微微心里想,看来是大家都是回不去的了,对于男人,她只愿意奉献给吴礼茂,初中时她有过这冲动,但是吴礼茂说为了尊重她,一定要等到结婚时,再共品人间美酒。

    如果没法跟吴礼茂在一起了,和这俩位姐妹胡天胡,其实也是一种x福亨受。

    “好的,姐姐答应你们。”凤熙和利华听了都大喜。她们又挤在一起,刚才那种感觉太美妙,凤熙不由又要求再来一次。就这样,她们这一晚上,竟然来了七次之多,那宝贝流出来的水,都已经将微微的床席弄湿了。要不是她们已经有九阴真经的内功护身,恐怕早已脱精殆尽了。

    第二天早上,这三位女孩子用长枪为扁担,挑起衣服登山到深潭洗涤,一路平安无事,衣服也洗好了。微微她们立刻在潭边生火烘衣,由于风大火也大,深的空气又比较干燥,一会儿功夫,衣服烤干了。微微挑选好两套分别给利华和凤熙,自己也选一件大号的来穿。

    她们在一边穿衣服,一边掉眼泪。想起也是的,这如花似玉的姑娘,在这个寒秋的天气里,光溜溜的一丝不挂地走动,不但冷得发颤,也是非常羞耻的事情啊。特别是昨天赤身露体的在这么多男人面前,受尽奇辱,现在忽然有衣服穿了,你说能不激动吗?

    正当这三位女孩子都穿好了衣服的时候,突然听到山的另一边有许多人的脚步声。黄微微听了纵身窜上一颗高大的松树。

    当她到达树顶的时候,不由倒抽一口冷气:“快跑回山洞!”她一边喊一边飞快下树,不用多想,肯定是那些逃兵回去搬救兵过来了,这次给包围可跑不掉了!

    黄微微连跳带滚地往下窜,一到地面立刻拉起利华和凤熙的手,急步往山洞方向跑。

    “什么事?”

    “姐姐,不要拉着跑太快,会摔倒的!”

    “来不及细说了,回到洞里拿家伙!”

    “喂,潭边还有衣服没有收拾。”

    “不要了,快走,要不然命都没有了!”

    “哦……”利华和凤熙这时候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也不敢再多问。三人撒起脚步狂奔。

    当她们跑了一百多数远时,脱脱一千多人的部队刚好翻过了山顶,这时候有一位士兵大喊:“千户大人,她们在那!”

    “给我追!”

    一千多人纷涌而下。

    微微她们跑得更快了。人都会在极度危险之时,发挥出最大的潜能,俗话说“急能生智”也就是这个道理。由于微微她们学习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内功心法,所以她们能在这高山峻岭中狂奔,跑得如山中精灵,速度快得不可思议。一会儿就把这些兵远远地甩在后面了。

    她们快速进入山洞,利华刚要关好洞门。

    “不要关门,大家快速收拾行旅。”黄微微一边将枕头装在背包里,一边命令着利华和凤熙。

    “对了,我糊涂了,这么多人来追,不跑还挡得住?”利华连忙收拾肉干,装入背包里。

    “凤熙,你也多装一些肉干,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吃的!”

    “好的!”凤熙也猛地往袋子里装肉干,忽然她想起一件事,问道,“姐姐,那些珍珠我们还要吗?”

    “哦!要!”微微一边说一边去角落那里拿。忽然她脑子里灵光一闪,心里突然明白自己学一宿九阴真经,内功就那么厉害!并不是自己比利华和凤熙聪明,而是自己吃了珍珠之后又同时吃了鳄鱼肉,应该是这两种极阴和极阳的食物所发挥的作用,使自己平添了许多功力。

    “你们俩个把羊肉全部倒掉,只装鳄鱼肉!”

    “为什么?”

    “利华,就按姐姐说的去做!”

    “好的!”

    三人都尽可能地装着鳄鱼肉,直到听见官兵离山洞还有几十米远时,大家才背起背包,拎着腰刀,沿着左边日出方向逃跑了。

    yuedu_text_c();

    谁知道这三位姑慌不择路,竟然跑到了山的悬崖边,无路可走。眼见三人就要被官兵抓走,不料此时刮来了一阵怪风。风过之后,当她们睁眼一看,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一座寺庙中,正有一位老和尚在傍边打坐念经呢!

    细致一听,老和尚念的好像又不是经文,而是在问黄微微她们是来自何方,想到哪里去,只要三位姑娘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他,他就能帮助她们走出困境。

    于是黄微微她们赶快向老和尚磕头示意,并请他能指出一条生路。于是三位女孩子把自己是怎样来到这明朝的,又遇到什么人和事,一一向老和尚道明。

    老和尚会怎么样帮助黄微微她们,她们又是怎样穿越时空的呢?下回将有介绍!

    第八回 圣果的阴谋

    接上一回,黄微微她们只好将穿越前后的事情向老和尚一一道明。

    原来,黄微微的班级在前不久开展了一次活动。班主任骆老师宣布说:“我们高一(18)准备在八月二十九日到白云山一游,看看同学们有什么好的建议,提出讨论,形成班里的共识之后,咱们就按共识条项出游。”老师的话音刚落,同学们就像煮沸了的开水,纷纷议论开来。

    “这是‘一日游’的项目吧?可以找旅行社办理啊!”

    “有‘一日游’给你就好了,这是一个‘上午游’自驾游!”

    “自驾游?谁有那么多车,人人都会开车?”

    “旅游是要有车的,我们不可能从学校走这么远的路啊?”

    “车子是没有问题的,我出钱全包了!”白岩松觉得给自己长面子的事来了,于是站了起来,向着全班大声嚷嚷的。同学们白占了便宜,理所当然地报以热烈的掌声。

    黄正英家里在sc有公司,公司里自然有很多的公务车的,如果他要调用的话,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原本他也说明自己可以免费供车,但是看见了到白岩松已经抢了头筹,而自己刚才已经占了花魁,没必要跟他抢这种风头,做人也要会做点,要让白同学心里舒畅点才行。

    不过自己也想为班主任出点力,以表示对他的支持!怎么办呢?

    黄正英想一下说:“老师说是让我们大家制的,不过我想如果大家不反对的话,我愿意自己承担所有花费!”

    “好呀!”一些同学鼓掌。

    “我们自己有钱!”也有一些同学不领情。

    要知道,这个全省班的同学非富即贵,这点费用对于他们来说可真的算不了什么!

    “……”

    最后,在班主任的协调下,同学们终于形成了三点共识:

    1、白岩石个人承担租赁汽车;

    2、每位同学出资五十元,超出部分全部由黄正英个人承担;

    3、选取黄正英、白岩松、朱自清、杨康、玲花六人为组长,每组六位同学,各组男女一一搭配,只有黄正英小组是二男四女。

    “出发了!”同学们像笼子里飞出来的小鸟,在路上兴奋得又蹦又跳的。这也反映出一个人在无拘无束的野外,他的品性是最容易表现出来的。骆老师也正是因为知道了这一点,才用这个方案来考察各位学生的情况性情,以有利于今后编座位、选班干等工作。

    “老师,一般的人去白云山,大家都是走正门的,你今天怎么带着我们走这一条陌生的山路啊?”同学们纷纷表示不解问道。

    “从正门开始登山在座的谁没有去过?”骆老师环视了一眼大家说,“没去登过的同学请举手。”

    没一人举手!其实黄正英他来自鸡腿岛,真的还没有登过白云山呢!不过他今天难得糊涂,不肯拂班主任的面子而已,所以不举手。

    “对对,我们今天就是要去踏出一条路来!”高材生毕竟是高材生。同学们好像都醒悟过来似的。

    这帮青年男女在一起登山,女生力气柔弱,男生气血方刚,很自然男同学会主动帮助女同学背背包,在陡峭之处拉推女同学一把。男女大家都很亨受于这一点,要不然为什么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呢”?

    当同学们来到白云寺的时候,大家都累得很,有的同学要求进寺庙拜神,又可以休息一下,班主任同意了。一帮女生这时候正相争赠送带来的小吃给班主任,骆老师也笑呵呵接来就吃,大家感觉春意融融!

    yuedu_text_c();

    黄正英伏拜在观音殿堂上,口中念念有词。其他同学看到他这么虔诚,都嘻嘻哈哈地笑他,说鸡腿岛人就是太迷信了。黄正英对同学们的嘻笑不理不睬,依然那么专注,那么诚心。突然,他感觉到好像神在对他说,你只要在去黄婆洞的路上发现朱红色的婆罗陀果子,你想和谁在一起干什么,你就和她一起吃这果实,那就都能实现你心中的梦想了。

    黄正英心中大喜。赶快掏出许多香火钱,塞进了积德箱里。傍边一位在念经的和尚,此时似笑非笑,似哭非哭,情形古怪,好像他已经洞察黄正英的一举一动似的。

    老师与同学们走走停停的,不知不觉地上到了半山腰了,由于他们走的不是旅游线路,所以基本路上没看到其他人。这里环境确实太好了,你看鸟语花香,花草树木茂盛,各种不知名的果子,在这深秋时期,正熟得诱人。眺望sc,高楼林立,远处的跨江大桥如一条条彩带,各种颜色的小车正彩带里流动装饰着。而这里远离尘嚣,四处寂静,只有偶尔响起的小虫、小鸟叫鸣,简直是繁华闹市中的世外桃园了。

    这时候各个小组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不过他们也做足了安全措施。他们每组人都配有笛子,假如迷路了就吹响笛子;同时每小组至少有一部手机,需要就及时与班主任联系,其它的安全措施更不在话下了,不一一言述。因此大家都不怎么留意其他组同学的情况,自己组的成员之间玩得比较痛快。

    “咦!真的有‘婆罗陀果子’”,到了黄婆洞附近,黄正英一直在搜寻着传说中的果子,这时候发现,喜不胜收,赶快爬上树,摘了几颗。他数了又数,刚好六颗。“黄微微肯定给她一颗了,另外利华,凤熙,梅花三位女孩子给不给她们呢?”他心里挺矛盾的,“如果不给那岂不是太小气了?如果给的话,那不能够是俩人的世界,自己岂不是白干了?对了,还有这位男同学李远文,又怎么办呢?”

    “正英,这是什么果子,蛮好看的。”这几位同学围近来询问。

    “这是草莓!”

    “草莓不是长在树上的,我在田野摘过。”李远文快速答着。

    “你说的那种是小种草莓。”黄正英胸有成竹地说,“我这种是大种草莓,在鸡腿岛我就吃得多了!”说完每人就分一粒。果然,他看到李远文偷偷地拿着果实往山下一丢,其实这正符合黄正英的心意。

    “我们就在这树荫下面休息休息,喝口水解解渴。”说完黄正英就劝四位靓女与其一齐分亨所谓的“草莓”。

    “味道不错!”他们几个都在赞叹着,感觉到果子甜中带酸,回味无穷,而且有轻飘飘的感觉,整个人都精神气爽。突然,他们发现李远文不知所踪,怎么样呼唤,都不见其回应。于是黄正英拿出手机来打电话,发现手机上一点信号都没有,怎么搞的?这几个女同学叽叽喳喳地闹个不停。于是大家决定向前走,看能否找到李远文、老师或者其他同学。

    其实,这些都是“婆罗陀果子”的神奇发挥了作用。黄正英能否实现自己的梦想呢?那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黄微微看着老和尚在听着听着故事,好像睡着了,于是准备停了下来。谁知道有个声音好像从老和尚的肚子里说出来似的,“你们吃了‘婆罗陀果子’后,还有什么奇遇吗?”

    “有的……”黄微微稍停了一下,接着又往下说。

    第九回 她们都成了末日姐

    原来黄正英和黄微微一行五人沿着山路向前追赶,越走越奇怪,前面的路已经不见了,感觉到好像走进了原始森林一样,这里蔓藤缠绵,脚下松软,树叶也不知道是积累了多少岁月才会有这种感觉。当他们回头一看的时候,更可怕的是,原来的gz城已经渺无踪影,身后是轻烟飘渺的群山。

    现往附近看,到处都是参天大树。猴子、松鼠、兔子等小动物满山遍野在追逐中、跳跃中。还有样式多种,颜色斑澜,叫不出名堂的小鸟,它们在成群结队地飞翔着。偶尔还能听见平常只有在电视电影中才有的猛兽吼叫声,这里实在是太令人吃惊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说黄正英是知道事情的起因,但是也没有想到是这样一种恐怖环境。黄微微等四位女生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四人抱作一团,个个都在颤抖。

    “怎么办呢?”四位美女问黄正英,这里只有他一个是男的,理所当然他要承担起保护女孩子的重任。

    “你们说,我们是否迷路了呢?”凤熙带着就要哭出来的表情,问着黄正英。

    “不知道老师他们在那?能不能找到我们?”利华望着前方自言自语地说,她并且侧起耳朵来听,可惜没听到一点动静。

    梅花一言不发,只是在哭泣着,她从小就在家里养尊处优的,在家可以说是个小皇帝,突然摊上这样的事,那里经受得住。

    大家受到她哭声的感染,一时都默不作声。黄正英这时也是后悔莫及,如果他把实情说出来的话,那么这几位女孩子岂不要了他的命?他只能把后悔的泪水往肚子里吞。

    “各位同学,现在迷路了,手机又没信号,我们联系不到老师,我相信老师他们也着急,肯定在找我们。”黄微微慢慢站起来说,“我们现在都得听正英的,正英你就要带个头,领我们走出困境!”

    这时候,天色逐渐暗了起来,呆在这里,肯定是不行的了。黄正英当机立断,像个男子汉样子站了起来说:“大家跟着我走,我们如果遇到路人最好,如果遇不到的话,也要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过夜,明天再打算。”

    大家听了,现在也只能是这个办法,便鱼贯而行地跟在黄正英的后面,缓缓下山。幸好黄正英带着一把西瓜刀,当遇到刺藤阻路时,还可以用它劈开。

    忽然,黄微微低声叫道:“有狼群!”

    “gz市里怎么会有狼群呢?”利华毫不在乎地说,“你心里害怕,是出现幻觉了吧!”

    “呜——”一声嚎叫!

    “妈呀!真的有狼群,怎么搞的?”大家来不及细想,都一路地往前奔跑。

    yuedu_text_c();

    当他们走到一个有五米多高,宽有十米左右的瀑布侧边时,大家心里暗暗焦急,这里到处是悬崖峭壁,无路可走。

    “洞——那里有个山洞!”梅花高兴地叫了起来。

    “洞里会不会有猛兽?”利华担心地问道。

    “看样子不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