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王子擒情百零八 > 王子擒情百零八-第10部分
    一阵刺痛。”

    “这是你的第一次通了任督两|岤引起的。”吴礼茂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谁的第一次都会很疼的,但是谁都想追求打通这个,功力可以大增,你运功试试看。”

    “我的任督两|岤被你打通了?”郎兰简直不敢相信,因为她听年金刚说过,要想打通这两|岤,非炼三十年内功不可,就说年金刚他本人年过五十了,也是刚打通这任督两|岤。

    郎兰试着对墙壁一颗小松树运功挥掌打过去,只听见“扎”一声响,小树应声折断。郎兰不由又惊又喜,难怪年金刚叫她要想办法收服吴礼茂,原来他功夫高不可测!经过修炼这回事,郎兰对吴礼茂更加倾心了,凡事均与其商量,没有了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派头。

    “礼茂哥!我们怎么出去啊!”郎兰娇妮地扒在吴礼茂的肩膀上,娇声问道。

    “大小姐,你还是叫我吴礼茂比较好,一下子叫得这样……我还不习惯!”吴礼茂怕她这样亲热下去,孤男寡女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慢慢你就会习惯的了!礼茂哥——”

    “哎,拿你没办法!”吴礼茂想了想说,“师傅指引我入这里,肯定有其目的,我们不忘着出去,先领略好这里的阵法再说,反正我们有粮食了!”

    “那好,我陪着你!”

    吴礼茂拿出兵书阵法,认真钻研,夜里,他俩就在这洞里找一个平坦之处,和衣就睡。次日早上醒来,总是发现郎兰夜里不知什么时候钻进他怀里睡着。不知怎地,吴礼茂对这么美丽的女孩子,总没有半点非份之想,不过他也没有责怪她这一举动,山洞入夜时,确实太冷了,她挤在一起取暖也是人之常情。不过她这一举动,促使吴礼茂加快研习阵法,好早日离开这秘密阵法山洞。

    半个月时间过去了,那颗何首乌也基本上被吴礼茂郎兰俩人吃光,与半个月前相比,俩人的内力都有脱胎换骨的变化,此时吴礼茂的内功层次已经进入了第四阶层。而郎兰虽然炼的是普通内功拳法,但是经吴礼茂给她打通任督两|岤后,又吃了半个月大补之药,虽然说还不及吴礼茂的一成功力,但是一般的武士,五六个人同时上来也打不过她了。

    今天是他们准备破关的日子。欲知吴礼茂郎兰俩人是如何破关,下回解说。

    第三十九回 出山遇 匪

    吴礼茂花了十多天研究洞里面摆设的各种阵法,对冲出这三十人的木头阵有信心了,然后与郎兰俩人,一前一后向山洞门出发。

    “嗖”站在队列最前面的一位木头人迎面一剑砍了过来,吴礼茂往左轻轻一闪,伸出右手准备夺他的剑。谁知他身后第二排的士兵拿着长矛从侧边偷袭过来,直插吴礼茂腰部。吴礼茂大惊,迅速向上一跳,那长矛从脚底穿插过去,吴礼茂从空中看得真切,落下来的时候,挥起右脚,准备踢翻拿长矛的士兵。谁知他们好像是真人的一样,第一排的中间列的士兵将滕盾举向斜上方,挡住了吴礼茂这一脚,只见吴礼茂“啪”一声摔倒在四五米远。而那些木头人也不追赶,又复回原位。

    郎兰见了也大为惊讶,跟着退了回来,扶起吴礼茂问:“这是什么阵法,这么厉害?”

    “不知道,书上没记载!”吴礼茂拍拍屁股上的尘土说,“你不要跟上来,我再去试多它几次就知道了!”

    吴礼茂接着连上去攻击几次,无论你向哪一位木头人进攻,都会有其他的木头人在傍边偷袭你,另你进攻失败。他们三列士兵就像一家三口一样,你进攻哪一个,另二个都会来进攻你,配合得天衣无缝。

    “礼茂哥,我有一个办法破解它!”郎兰说道。

    “什么办法?”吴礼茂正在苦恼,将学习的阵法一一拿来与它对比,发现这个阵法并不是很厉害,但是它偏偏对付自己手无寸铁的人有用。你如果近身与它相搏,他有盾有剑,可防可攻。你在远处鞭长末及,而他却有长矛可以远攻你。

    “礼茂哥你看,每当你走近他们的时候,踩到了启动他们的机关,如果我们把机关毁了,那不就成了吗?”

    “我也考虑过这点,但是这样毁了师傅一辈子的心血啊!”

    “那你准备怎么办?现在又没有粮食了!”

    “我再上一次,如果不行再作打算。”吴礼茂说完,拾起一根松树枝作为武器,再次冲锋,最佳终还是失败了。看来这个阵是不易破的,不过它的精髓吴礼茂已经掌握。

    “破它机关好了!”吴礼与郎兰分别抬起大石头,轰轰地滚过去把那些木人碾在碎片。

    吴礼茂与郎兰拾好行装,再次拜谢师傅后,把那些名书画捆成二大包,一人一包背起离开山洞。

    不日他们来到一条村子,只见有几百户人家。此时已日落黄昏,家家户户炊烟袅袅,倦鸟归林,牧童骑着大水牛,好像凯旋回来的将军一样,大呼大喊着。吴礼茂郎兰俩人找到一家较大的戚家庄院,敲开了门。

    “你俩位找谁?”

    “大爷,我们俩出远门,现天色已晚,想在你这里投宿一晚,你看可否?”

    “哦,远方的客人,你稍候一下,我报给庄主一声!”

    大爷带着一位五十出头的中年人走了出来。只见这位中年人长得身材魁梧,留着一字胡子,手脚粗壮,说话洪亮,双目炯炯有神,一看就知道是习武之人。

    yuedu_text_c();

    这中年人不是别人,他正是戚祥的父亲戚强。戚祥是什么人,留在以后我们再说。再说这位戚强见到来到门前这一对青年男女,大为惊奇。原来戚强早年跟别人学习看相之术,发现吴礼茂双眼发光,额堂发亮鼻梁高挺,整体看上去,富贵不可测;再看那个女的,娇小巧玲珑,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惹人可爱,十足是一位大家闺秀!

    “俩位贵客,快快有请!”

    “感谢庄主收留!”吴礼茂和郎兰赶快回礼。

    这天夜里,戚强家里大摆宴席,邀请了村里德高望重乡邻陪酒。大家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青年男子在猜拳行酒令,年老者在慢饮浅酌,有多少日子没有过上这样幸福的日子。大家正在吃得酒酣耳热的时候,突然外面马蹄声大作,众人吓得面色大变,四处逃避。这时候只看见一位十五六岁的大男孩跳上一张桌子站着大声呼喊:“众家丁,抄起武器保护乡邻!大家不要慌,拿起武器排成五列,随我等迎战!”这呼感声十分洪亮,把众人惊慌忙情绪压了下来。庄主用欣慰的眼光看着他,这个大男孩正是他的独子戚祥。有五六十人抄着家伙,跟着庄主俩父子走出了大院门口。

    只见外面有三百多人,举着火把,那些刀枪在火光中闪闪发光。见到庄主有五六十人抄着武器有序地走出来,这伙人也不敢小觑,只见前头一位长得高大威猛的大汉,骑着马走前两步说道:“听闻戚家庄是你这家戚强为族长,是否?”

    戚强向前走出两步说:“承蒙乡邻抬爱,在下正是族长戚强!你们可是二龙山李龙的兵马?”

    “大胆,李爷的名字岂是你能叫的?”只见那三百多人齐声喊斥。

    原来这批人正是五十多里外二龙山的土匪,大当家是李龙,二当家是张东,三当家是杨伟。他们聚啸了一千多人,横行乡里,无恶不作。听说了戚家庄今年丰收,还有远近闻名的三朵金花,特意今晚前来打劫。

    村民看到土匪的恶样,个别胆子小的手中兵器吓得“哐”一声落地。土匪看到哈哈大笑,不过在他们眼里,这批村民算是最大胆子的了,还敢拿着武器出来摆阵。

    “李爷,你们今晚到此是贵客,就下马来喝二杯,在下孝敬各位五十两银子,作为见面礼,您说好吗?”戚强想息事宁人,低声下气地说。

    “五十两银子,想打发老子?”李龙骑在马背哈哈大笑,“兄弟们,你们同不同意?”

    “不同意!”众土匪齐声应答着。

    “哪你们想怎样?”戚强忍住一肚子里气,再次低声低气问道。要知道,戚强本是出身少林寺,学了一身外家拳,寻常三五个壮汉根本不是他对手。只不过他见土匪众多,怕伤了村民,所以能退让就退让。

    “朱军师,你出来教会他们怎么做!”

    “是,大王!”只见土匪中一人骑马纵出队伍,生得鼠头鼠脑的,嘴角两边留着一小撮黄胡子。

    “唔——”只见李龙瞪了他一眼。

    “哦,是,是,大将军!”朱军师赶快改口。原来李龙志气不小,在这乱世中,元廷无暇剿灭他,他便做起白日梦起来。

    “听好了!”只见朱军师清了清口音后说,“你们每家每户缴纳军粮一担,银子每户5两,另外交出苏小妹、温玉、李禅香三位美女给我三位当家作押塞夫人!”

    “啪”只见李龙一巴掌打朱军师脸上去,立刻呈现出五条红色的手指印!

    “我说错了,是给我们三位将军作夫人!”

    还不等戚强开口,大胆的村民便愤怒嚷起来了:“这么多钱和银子”

    戚家庄的家丁更是愤慨,大声说:“苏小妹是我家公子的未婚妻,你们这样欺人太甚!”

    戚强知道这一仗不可避免了,正想发话叫大家准备迎战。突然发现戚祥跃出人群,一把朴刀使出“力劈华山”一招,来势汹猛,直扑李龙身上招呼!只见李龙来一招“海底捞月”,居高临下,把戚祥的朴刀震飞,跟着纵马向前,轮起大刀,由高空猛增劈正在倒地的戚祥。众人大声惊呼,眼见祥强就要死于非命。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黑影在地一滚,抱起戚祥滚出五六米外。大家还来不及看清楚是谁救了戚祥,接着又有一个黑影飞脚向李龙身上踢了过去。这个李龙也不是吃素的,他也是出身少林寺,后来因为贪财杀了路人,被发现后逃出少林寺,流落到此处危害一方。只见李强单手持刀,另一只大手环转一捞,把来袭之人挟在腰中。他一看被挟住偷袭之人,心中不由大喜:“天下竟有这么美的女人!”他迅速持马往回跑,那批土匪看到头目都走了,呼啸一声跟着跑了!

    话说吴礼茂滚动救了戚祥之后,没料到郎兰为了掩护自己,去攻击李龙,更没料到李龙武功如此之高,一个回合就制服郎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了。他不由又惊又怒,拔腿就追。欲知他能不能追上救了郎兰,下回解说。

    第四十回 十招兵买马

    吴礼茂拔腿就追,运起凌波微步,眼见就要追上李龙了。李龙听到后面追赶的人刮得风在呼呼作响,觉得要是单打独斗,未必能战胜他,于是大声吩咐:“十八铜人听命,留下布阵迎战!”

    “遵命”

    顿时有十八条大汉喝住马,飞身下来将吴礼茂团团围住。只见他们上衣呼啦地脱了扔掉,露出了铜色的皮肤。吴礼茂听说过这个阵的厉害,却料想不到这个李龙也会这个少林名阵!

    吴礼茂见了也不打话,向前面靠近的俩个罗汉来一招排山倒海,双掌猛向前推进。只见这俩个罗汉同时与他对掌,吴礼茂心中暗暗叫好,心想自己的九阳神功威力无穷,他们跟自己对掌肯定被震飞身亡。谁料到自己反而被震倒在地,一看,原来这两个罗汉背后各有四位罗汉的掌在压紧前一位罗汉的背上。原来他们用了“隔山打牛”的方法,将五个人的力量化为一个人的力量,这样一来就用十个罗汉同时与吴礼茂对掌,哪里不被他们击倒?

    yuedu_text_c();

    吴礼茂正想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谁料到后面和左右两边八个罗汉同时出腿劈向吴礼茂头和腹部。眼见吴礼茂就要死于非命。

    说时迟,那时快,这时候戚强刚好追赶到。他本来想截下吴礼茂,要他从长议计,但想不到吴礼茂轻功高,远远把自己抛在后面。当他赶到见到吴礼茂如此危险,不容多想,立刻一个滚地刀,后面罗汉见他来得急,略两边一退让,他滚到吴礼茂身边,只见他用双手将吴礼茂双脚往上一抬,便将吴礼茂抛出阵外,但是与此同时,只见八个罗汉八条腿齐齐劈在戚强身上,顿时口喷鲜血。戚强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大声喊:“公子,回去练兵,替我报仇!”吴礼茂见到戚强为了救自己,身已不测,不由悲愤交加,想冲上去拼命。

    戚强见了更是大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快走吧!”

    已经有七八个罗汉又已经围了上来,戚强见状,急忙抱住俩个罗汉的腿,急叫:“不要让我白白死了,你快走吧!”吴礼茂见自己确实现在还破不了这个阵,留下来确实于事无补,咬咬牙根:“庄主,戚祥交给我,你放心吧!”趁十八罗汉阵还没有形成,他哭着急忙跳出包围圈,望回跑了。十八罗汉见状也不追赶,跳上马背,跟随李龙刚才走的路线,一阵烟溜走了。吴礼茂见他们不追赶,又折了回来,扶起戚强,不由恸哭起来。一会儿,戚祥带着五六十壮丁才赶到,见到倒地的戚强,戚祥倒在地里,哭得死去活来。众庄客见到,也不由泪流满面,戚强是他们戚家庄的族长,平时主要依靠他的威望,才令周围强盗不敢到此扰乱,现在他殁了,看来好日子也没了。

    突然,戚强睁开了眼,看着戚祥和众人,再看一眼吴礼茂说:“贵公子,你的武功实力不低于李龙,要是单打独斗,你肯定要胜的。但是李龙马兵众多,要战胜他,唯有招兵买……戚祥……拜你为师……”还没有说完这句话,戚强吐血身亡。

    戚祥突然跪在吴礼茂面前,哭着喊:“师傅,你要替我爹报仇啊!”众庄客见到,也纷纷拜倒在地。

    吴礼茂见状快快扶起戚祥说:“戚大叔是因为救我才牺牲的,我比你痴长二岁,以后你就是我师弟,报仇的事为兄义不容辞!”

    大家站了起来,戚祥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把叔父的遗体背回安置好,待斩下李龙的头额后,用来祭祀。

    一行人哭哭啼啼地抬着戚强回了戚家庄。吴礼茂回到山庄才知道,当天晚上不止李强一队人马过来打劫,另外二当家张东也带着一队人马,在村西入侵,并掠夺了十几车财物,还抢走了三朵金花。村民都已经齐聚在戚祥门前,现在忽闻族长已死,不由啕然大哭起来:“怎么办呢?”几百人齐声大哭,一下子令吴礼茂六神无主,不知怎么办为好。

    “乡村民!大家静下来——”突然戚祥跃起自家高高的拴马柱上,向周围老百姓招着手大喊起来。

    “我们要拥戚祥少爷为族长!”人们见到戚祥之后,突忽想到要有个人来带领他们,自然就是戚家少爷了。

    “族长,你可为我们作主啊!”门庭跪下一片人群。

    戚祥不愧是名门之后,他不慌不忙地说:“各位乡邻,在下感激各位抬举,族长应该是那些年长得高望重的智者,戚强今岁年方十有五,怕担当不起这重任!”

    只见几位年长的老者走上前来说:“少主不要推辞,全村人无人不知少主你为人忠厚,武艺超群,你担任族长无人不服啊!”

    “好吧!”戚祥觉得眼下是推搪不开了,不过他心里已经有了新打算,所以接纳了大家的推选。

    “多谢族长!请族长训话!”众人依然是跪在地上,不肯起来。

    戚祥心里知道,眼下全村人受到强盗的掠夺,众人正是要自己想办法如何自保,防止强盗再次来犯。那三朵金花的家人,更是哭天抢地,救戚祥想办法救人。

    戚祥毕竟还是个大孩子,不过他刚才的行为已经令吴礼茂心中大喊自己不如他了。此时戚祥望着吴礼茂,看他有什么好办法。

    吴礼茂见状也纵身跳起戚祥身边,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戚祥不停点头称是。

    “乡村民,站在我身边这位是我师兄吴礼茂,我父亲临终交待要他组织起村民,习武摆阵,然后杀掉李龙强盗,免得他们长年侵袭我们,大家说好不好?”

    “好,族长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村民齐声应着。

    “明天早上大家齐聚这里,由我师兄带领大家习武练阵法!”

    “诺!”

    次日开始,吴礼茂带领五六百年青壮男子开始习武摆阵,他们练得都非常投入,不出半个月,一个八卦阵已经成形。吴礼茂再从中抽出三十六人,由戚祥为队长,装备好朴刀、长矛、滕盾武器,然后将山洞所体会到的阵法教导他们。

    “师兄,这个是什么阵法?”戚祥觉得这个阵法好像比不过八卦阵,但是吴礼茂却对其格外重视,觉得好奇问了一下。

    “这个阵当前书上还没有名字,它由三队人马组成,互相照应,攻防兼备,就如一家三口似的”吴礼茂想了想说:“三十六人配合得犹豫三人一样,就叫‘三人阵’吧!”

    “你为什么特别重视这个阵?”戚祥还是不明白。

    “少林寺的‘十八罗汉阵’,非常厉害,你爹就是死在他们手上的,我也是被其重创的,要想破这个阵,唯有用‘三人阵’才能破!”吴礼茂经历了二个阵的实战,就将山洞所学习的木人阵略为改变下,创造了一个“三人阵”。殊不知,这个三个阵经戚祥手留传到戚继光的手里,竟成了抵抗倭寇的必杀技,演变成赫赫有名的“鸳鸯阵”,这是后话,暂时不提了。

    眼看一切准备好了,吴礼茂与戚祥留下一百民兵守卫村庄,率领五百民兵打着戚家庄旗号,浩浩荡荡开向二龙山。沿路其它村庄见到了戚家庄有模有样去攻打二龙山,他们也饱受二龙山强盗的欺凌,纷纷中入队伍中来。来到二龙山口处,竟然齐聚了二千多人马,在人数上已经远超二龙山强盗了,大家不由信心百倍。

    yuedu_text_c();

    能否这么顺利攻下二龙山,郎兰又是否被玷污了呢?下回解说。

    第四十一回 吴礼茂除设计除李龙

    再说郎兰被李龙劫持上山,心中暗暗叫苦:“这贼子武功如此之高,贼兵又多,如何是好?”她眼睁睁地看到吴礼茂被子打倒,戚强被打翻,但被李龙挟在腰里动弹不得。

    过了一夜时间,竟然被劫持上了二龙山。

    这时天夜已亮,二龙山是一座非常险峻的山脉。上山只有一条山路,其它地方都是悬崖峭壁,是一个易守难攻的风水宝地。眼见不能脱险,郎兰不禁楚楚大哭起来。

    李龙可不管什么怜花惜玉,一下马,就想抱着郎兰走向卧室。正在此时,只听见喽罗前一报信:“二当家昨晚缴获三位金花和一批钱粮,等大将军你去处置。”

    “什么,三位金花?那小子能干,走,去看看!”李龙强行拉着郎兰走向聚义堂。

    “大哥,昨晚收成如何啊?”只见二当家笑呵呵地迎了出来。

    “大哥,二哥收获可丰富啊,你看,都摆在那里!”三当家见着李龙拖着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进来,流着口水跟李龙打着招呼。

    “别靠这么近,像个馋猫似的,这个妞是我的了!”李龙见三当家色迷迷的样子,一下把他推开,骂咧咧地走向三朵金花,一个个挑起三朵金花的下巴看看。

    “都不错,这个又归我了,剩下俩个你们兄弟俩一人一个吧!哈哈哈”一阵长笑,李龙一边用手挟住一个美女,正想离开。

    眼见四位女子就要遭殃,忽然一道灵光在郎兰脑中闪亮,她急忙说:“放我下来,我有话要说!”

    “咦!小娘子,不哭了?”李龙也不怕郎兰逃跑,把她放了下来。因为他知道任何人如果不经他同意,是绝对跑不出这座山门的。

    “大王,你如果强行要我的身子,那你要的是一具死尸!”

    “不不不,好商量,你不要激动!”李龙没想到郎兰性子如此之刚烈,他发自内心喜欢郎兰,见郎兰性情如此,下定主意想获取她的芳心。

    “你想要了我,必须选好良辰吉日,名媒正取,否则我宁死不从!”

    “这个好办!‘司天监’,你出来!”李龙朝大堂两列头目中叫道。这个李龙不简单,居然学朝廷,设立掌管天文历法的官员!

    “诺!大将军,有何吩咐?”只见一位儒生打扮的中年男子站了出来。这位儒生模样的人是当时大诗人高启,因赴京赶考,途经二龙山时被李龙擒到,本想杀了他获取钱财,谁知高启是个变通之才,以三寸不烂之舌,获得李龙的信任,留下来担任司天监。高启后来看到元朝已经摇摇欲坠,多年不再有恩科,也打消了进京的念头,留在二龙山,等待时机的到来。

    “司天监,你听见小姐的要求了吗?”李龙瞪着高启,意思要他择日不如撞日,今天他李龙就要和郎兰小姐成亲。

    “大将军,近来都没有好日子。”高启好像不明白李龙的示意,用手指捏来捏去,口中念念有词。

    ……

    郎兰和另外三位金花都暂时避过了一难,郎兰内心中十分感激这个“司天监”,但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好像暗中帮助自己。其实高启听到了李龙去攻打戚家庄的来龙去脉之后,就推算出自己的出头之日来了,眼前这位美女,就是引荐自己的重要人物。

    过了十六七天,高启心里也焦急,他快抵挡不住李龙多次派人催促,结婚吉日就要在这两天定好。

    “大将军!戚家庄有二三千人来攻打山寨了!”今天守门的喽罗惊惶失措地跑了进了,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胡闹!李龙抬举巴掌一扇,喽罗脸上立刻显出五道金龙!”

    “大哥,你这是怎么啦?”二当家大惑不解问道。

    “戚家庄有多少户人家,最多能腾出四五百人,哪来二三千人,这不比咱们的人还要多了?”

    “走,抄家伙,集中兵马,咱们瞅瞅去,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二龙山撒野?”

    其实李龙他们不用走到山脚,当他们走在下山道上,发现刚才小喽罗所言果然不虚,真的有二三千人兵将山口团团围住。只因为山口入口处窄小,他们人虽然多,却不易展开进攻。

    李龙走到楼台往下看,只见到吴礼茂头上系着白带,身边还有一位年纪稍小的大男孩,领着几百人情神汹涌,大声叫李龙出来受死,要为戚老庄主报仇!其他一千多人也随声附和喊着。

    yuedu_text_c();

    顿时他心里明白了七八分。他吩咐手下说:“大家不要出战,只要他们靠近,就放箭射杀就是了,不出一个月,他们必然内部四分五裂,不攻自退!”

    “是!”随从齐声应答。

    “大哥,小弟不明白你怎么知道他们会在一个月里自退?”二当家不明就里问道。

    “你们看他们戚家庄的人不外就是四五百人,领头的又是俩个黄毛小子,时间一长,其他村庄的人,他们要回家种庄稼啊,那里有空跟我们这种人玩?只剩下四五百人的戚家庄,那里是我们的对手?”李龙说玩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大王圣明!哈哈哈”众贼跟着大笑起来。

    “谁再说大王的?唔——”

    “大将军圣明!哈哈哈——”

    不管吴礼茂等人怎么辱骂,贼兵就是不肯出来应战,是夜,吴礼茂安排大家排好阵营,大山下驻军。

    半夜时分,吴礼茂交待好戚祥怎样预防贼兵偷袭的方法后,一个人穿着夜行衣,悄然上山。

    他轻功超群,防守的贼兵只感觉到眼前一花,好像有人从身边经过,但是扭头一看,没有什么动静,心想不可能有人走路这么快,肯定是自己精神不好所至。

    吴礼茂很快找到了关押郎兰的房间,有四位贼兵在门口处防守着,如果是别人,真的一点法子没有,不过今天来的是吴礼茂,只见他从地面上摸到了四粒小石块,出手一扬“嗖嗖嗖嗖”连续四个响声,四位贼兵应声倒地,睡得呼呼作响。原来吴礼茂飞石点了他们的昏睡|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