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布中华 > 第1125章周扒皮
    赶车的中年汉子姓吴,与高欢交谈几句,就打开了话匣子,“当年我家十块地,投献到徐老爷门下,每年给老爷家送点银子,日子也还过得去。前朝弘光年间,当今天子打下江南,把徐家老爷给抓了,我家的田地被清退,得亏当时把田地拿回来,不然后面被征用,就拿不到钱了。”

    杨彦嘲讽道:“听你口气,你家里现在应该挺富裕,咋还来赶车啊?”

    姓吴的骡车车夫,扭头看了杨彦一眼,自得的笑道:“外乡人,这你就不晓得了吧!我不出来赶车,找人说话,谁晓得阿拉有钱。我就是太闲,想找点事打发时间。”

    杨彦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合着这厮赶车,就是为了向外人炫富来了。

    上海通江达海,地理位置优越,商业兴起后,必然迅速发展,而在城市发展的过程中,本地的百姓因为占据资源,肯定会迅速的富裕起来。

    这点是市场决定的,也是乾朝政策进行了倾斜,不过这对于其它地方的百姓而言,明显又是不公平的。

    大家都是乾朝子民,出生地方不同,就有这么大的差别,确实谈不上公平。

    高欢心中默默记下这一点,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议题。

    高欢忽然问道:“那老哥你是觉得以前好,还是现在好啊!”

    车夫挥了一鞭子,却陷入了沉思,半响说道:“不好说!以前虽然穷点,但人简单,现在富裕了,却人心不古,攀比成风,治安也混乱了。”

    高欢听后有点惊讶,他本以为江南百姓享受了经济发展带来的红利,应该拥戴自己,觉得大乾远胜乾朝,不禁问道:“这么说,当今天子,还没明朝好喽!”

    车夫闻语惊道:“这位员外,我看你是个生意人,想必是见过世面的,怎么说出如此粗鄙之语。当今天子自然是圣明天子,我们老百姓都知道天子是想为我们好,只是下面的和尚把经念歪了。”

    “哦!”高欢有些欣慰,遂即问道:“哪些歪嘴和尚把经念歪呢?我从北面过来,对于江南这边的情况并不了解。我看北方各地都挺好的啊!”

    一般来说,天高皇帝远,远离中央的地方,因为中央监管不到位,更容易形成腐败和土皇帝。

    吴车夫见高欢追问,却吱吱唔唔不说了。

    高欢见此知道自己这次社会调查是对了。

    他高居于朝堂上,听到和看到的奏疏,都是江南经济发展迅速,创造了多少赋税,很难了解百姓的想法和处境。

    杨彦见此,不禁责问道:“你这厮,怎么说一半又不说了,故意调我们东家胃口么?”

    车夫却不理会杨彦,继续赶着车。

    堵胤锡见套不出话来,于是指着黄埔江畔,一大片住宅问道:“这位兄弟,那边的宅子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以前都是农田和村落。”

    车夫转头看向远处大片的建筑,其中不乏亭台楼阁和豪宅。

    “那边啊!那边都是周老爷的产业。”车夫看了一眼,“上海县城地方太小,周老爷在黄埔江西岸,建造了府邸、店铺、赌场、林园,县里有钱的大户都把房子搬了过去。那一片地势高,风水好,沿河好大一片,都是周老爷的产业,其中周老爷的宅子最大,都快赶得上市舶司衙门了。”

    上海市舶司衙门,是乾朝的海关衙门,因为要接待外国商人,所以修得非常威严和气派。

    周老爷的宅子,赶得上市舶司衙门,那真的是不一般的有钱了。

    堵胤锡看高欢的神情,不着痕迹的故意问道:“上海有姓周的望族么?是哪个周老爷?”

    车夫感叹道:“江南有几个周家,自然是当朝周议政的本家兄弟,周大老爷。不过我们都喊他周扒皮,几年前他还是宜兴的小地主,现在已经是本县第一富豪,还是县里的代表。短短几年间,周老爷放高利贷,办赌场,强拆民宅建园子,敛财的本事,就算是当年徐家也自愧不如。”

    堵胤锡问道这里,便不问了。

    乾朝文官集团内部的政治派系比较复杂,有跟随高欢起家的豫州元老系,有江南系,有学院系,还有随着高欢一统天下,加入的地方派系。

    堵胤锡作为议政之一,自然是听到过一些消息,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剩下让皇帝自己去查,以免皇帝猜忌自己搞党争。

    高欢黑着脸,皱起眉头,“周家不是在宜兴么?怎么到上海来呢?!”

    车夫赶着车,没注意到高欢的神情,“早几年朝廷不是推行土地国有政策么?周家的土地被朝廷赎回后,周老爷便带着钱到了上海。”

    高欢明白过来,周家原本是宜兴的地主,土地国有后,他们手上有钱,却不能再投资土地收租,为了钱生钱,便来到了商业发达的上海。

    高欢的本意是希望,这些拿到钱的士绅地主,能够兴办实业,创办工坊,创造跟多的工作的机会,或者出海贸易,带着乾朝的商品,去打开国外的市场,赚取外面的财富,成为人民企业家。

    可现在看来,有些人没有拿钱办工坊,也没出海贸易,而是将钱用来放高利贷,办赌场,干起了一本万利的资本家买卖。

    听了车夫的话,高欢大概知道,这个周大老爷,应该是周延儒的兄弟周延辉。

    周延儒在京里当官,没有时间打理家财,一切事务就交给兄弟周延辉打理,而周延辉居然在上海混了个周扒皮的外号,想必借着周延儒的名号,狐假虎威鱼肉乡里的坏事没少做。

    高欢现在还不知道,周延儒是否知情,他很快调整情绪,似乎并未发怒,笑着问道:“几年时间就成为上海县第一富豪,是不是有些夸张啊!”

    车夫见高欢不信,鼓起了眼睛,“这位员外,你当我胡言乱语么?你去打听打听就晓得了,周老爷光是商铺收租,就赚了个盆满钵满,何况还有赌场、青楼、钱庄等产业。前些日子,我们上海最大的恒丰纱厂,就因为还不起周老爷的钱,被周老爷拿去,一千多亩地的纱厂,要拆了建房子,周老爷不知道又能赚多少钱!县里人都说周老爷的钱,能够买下整个上海县。”

    高欢有惊愕,,若是以前就是豪门大族,有一定的积累也就罢了,可是周延儒的情况,高欢是清楚的。

    崇祯朝时,周延儒的日子并不好过,他被罢相后,重新运做,打通关系的钱,还是找别人借的,然后没当几年大学士,崇祯朝就灭亡了。

    在整个崇祯朝,周家并没多少钱,而现在因为周延儒担任乾朝议政,家里人就能在几年间,拥有这么庞大的产业,说没有强取豪夺,谁都也不信。

    高欢沉吟一阵,忽然指着远处的屋宅,问道:“周老爷的宅子就在那边是吧!带我们过去看看!”

    车夫闻语却摇了摇头,“员外,那边最近不太平,前几天刚打死人,我劝你还是别凑热闹。而且周府有规定,闲杂人不得再门口张望,也不许人坐车从府前经过,否则就是一顿鞭子!”

    杨彦怒了,“他周府又不是皇宫,凭啥不让人经过,还得让人下车?”

    车夫摇头,“这是县里不成文的规定,文官下轿,武官下马。”说着车夫压低声音道:“谁让周家上面有人哩!”

    这么一说,高欢还非去不可了,“去看看!”

    车夫拗不过高欢一行人,再三嘱咐,到了别惹事,才赶着骡车前往。

    不多时,各人便来到一条极为繁华的街道,可以看见两侧都是青楼、酒肆、赌场,还有各种高端商铺,全是娱乐和消费的地方。

    这时骡车行驶在青砖铺成的街道上,没多久便看见一座气派的大宅。

    这宅子围墙三丈多高,四面有角楼,说是宅子,其实是座坞堡,上面有护院守卫。

    宅子占地极大,门头极其气派,两座石狮子分立左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座衙门。

    这时高欢让堵胤锡给车夫十块银元,要车夫从门口过去,车夫犹豫一下,十块银元不是个小数目,还是点了点头,“员外,等会到了门口,看见石狮子,你们可都要下车!”

    高欢不置可否,他倒要看看,这周府有多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