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布中华 > 第1126章福寿膏
    周家大宅前,停着各种豪华马车,几个护院站在门前,老远就看见一辆骡车过来。

    为首一名护院正抽着烟,目光盯着骡车,各人都觉得有些意外。

    周府所在的区域,位于黄埔江畔最繁华,风水最好的地方,左邻右舍都是江南地方上的豪富,还有大族。

    每天过往府邸前的都是豪华马车,各个护卫还是第一次见,有人赶头骡子,拉个板车过来。

    车夫看见坐在门口的护院,恶狠狠的盯着自己,内心有些恐惧,连忙说道:“员外,周家人注意咱们了,赶紧下车!”

    这时为首的护院,见那骡车快到大门前,还没停下,忽然将烟头往地上一丢,大声喝道:“娘的,死赶车的,这条街过的都是马车、八抬大轿,你赶个骡子,也敢从我们周府面前经过。听见没有,说你了,赶紧给老子滚回去!”

    车夫一听,心里顿时就怕了,又见高欢坐在板车上没有下来的意思,连忙就要拉住骡车掉头,这时高欢却一把夺过马鞭,扬起来照着骡子屁股就是一鞭子。

    那骡马吃疼,拉着板车就往前冲,周府门前的护卫惊呆了,只见板车上四人飞驰而过。

    “操!”为首的护院,怒吼一声,抄起棍子就往街上追。

    车夫见此惊呆了,他原以为三个外乡人,就是看个稀奇,开开眼界,想看看上海首富住什么宅子。

    现在他才明白,三人就是故意来找茬,他们外乡人得罪了周家,拍拍屁股走人,他可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呀。

    骡车飞驰,车夫都快疯了,高欢却颇有兴致的扬着马鞭,不时回头看看追过来的护卫。

    这时,高欢发现这群护院的体力很明显不行,追了一阵,就只剩下一人。

    高欢见此停下骡车,那护卫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指着众人,“你娘的,怎么不跑了!在上海你跑到哪里,老子都能逮到你。”

    车夫连忙跳下车,点头哈腰的道歉,高欢却微笑道:“这位爷身体不错啊!那啥,跑的挺快的。”

    “你娘的!哪里来的瘪三,敢戏耍老子。”护院大怒,指着鼻子骂道:“小瘪三,不知道周老爷门前,文官下轿,武官下马吗?你小子赶个板车,居然赶飞驰而过,是不是找死啊!给我滚下来说话!”

    高欢脸沉下来,没想到车夫说的都是真话,这周扒皮真这么大的排面,这么飞扬跋扈。

    杨彦早就忍耐不住了,站起来骂道:“瞎了你的狗眼,龟孙你活腻了吧。”

    护院还没见过这么狂的后生,瞬间大怒,扬起了手里的木棍,杨彦一把抓住木棍,抬起就是一脚,将护院踹了个人仰马翻。

    “呸!”杨彦狠狠的一口唾沫啐了护院脸上:“狗仗人势的东西,别让俺再看见你,否则打断你的狗腿。”

    这时高欢看见,后面的护院已经追上来,随即一扬马鞭,“撤了!”

    骡马拉住众人狂奔,一溜烟的跑了。

    周家的护院气喘吁吁的追上来,扶起被打的头目,“哥哥没事吧!”

    “哇呀呀,哪里来的瘪三,赶在上海撒野。”头目一把抹掉脸上的浓痰,都快气疯了,“去禀报大公子,今天不把他们办了,老子誓不罢休。”

    骡车一路狂奔,来到上海县城附近停下,车夫哭丧着脸,“这位员外,你们可把阿拉害惨了。这次你们惹了大祸,赶紧逃走吧!”

    高欢脸上却很淡定,见车夫为他们着想,让他们赶紧跑,不禁笑道:“老哥你不必紧张。这周家人不来找我,我还得找他的麻烦!”

    车夫一听,也看出来,高欢三人的身份不简单,不过再大,能大过周老爷的本家兄弟当朝议政?

    “哎呀!你们还是听我一句劝吧!这周老爷手段通天,之前马国丈的公子与周家大少爷争风吃醋,都没占到便宜,被周大少爷灰溜溜的赶出了上海!”车夫继续提醒。

    高欢却心意已决,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沉声说道:“老哥你要是怕,就自己出去躲一躲,万一有谁找你麻烦,你可以拿这个玉佩出来,去向官府求助。你这骡车,我也给你买下来,你看怎么样!”

    好言难劝该死鬼,大慈悲不度自绝人。

    车夫见高欢等人头铁,非要去与周老爷作对,叹了口气,收了玉佩和银元,便匆匆离开,决定去外地躲一段时间。

    这周老爷短短几年间,能积累偌大的家业,可不是善男信女。

    当初周老爷要建造宅子,有几户百姓不愿意搬走,隔天夜里就被人放火,一家几口全被关在房子里活活烧死,直接变绝户了。

    高欢等车夫一走,随即对堵胤锡道:“爱卿,你拿朕的手令去崇明调兵。再去信,把周延儒给我叫来。”

    堵胤锡微微颔首,这周家能在上海县为非作歹,估计当地官府,肯定与周老爷有关系,所以去隔壁崇明县调兵比较安全。

    高欢又对杨彦道:“发个信号,让国安司的人保护好朕,随时听朕的号令。”

    杨彦道:“陛下放心,蒋副司一直盯着哩。”

    高欢闻语放心了一些,赶起骡车道:“走,俺们去上海县,找个地方歇歇。”

    骡车进了上海县,此前高欢曾多次来上海视察,不过都是有官员陪同,看到的自然是官员想让他看见的。

    此次他暗中调研,没有惊动官府,能够看见的便都是真实的场景。

    上海县作为通商口岸,发展确实很快,街道宽阔,两边商铺林林,不过仔细一看,到处都是赌场、妓院和会所,整条街道乌烟瘴气。

    这时,高欢正赶着车,前面忽有一人被店里的人赶了出来,只听见为首头目大声咒骂,“穷鬼,还想抽福寿膏!”

    那被赶出来的男子,趴在地上,抱着头目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道:“周爷,在给小的抽一口,就一口!”

    “滚开!穷鬼!”头目一脚将男子踹开,冷笑连连,“听说你家小娘子长的不错,这样你把你娘子带过来,去俺们周老爷的宜春院接客,我就再让你抽几口!”

    趴在地上哀求的男子,听后并不愤怒,反而继续哀求,保证把媳妇带来。

    头目见此哈哈大笑,吩咐属下道:“把钱公子扶进去,让他先画押,在给公子抽一口!”

    “好哩!”几名属下笑着又将男子,架进了烟管。

    高欢见此面沉如水,将骡车停了下来。

    那看场子的头目,正准备转身,不禁皱起眉头,冷声道:“哪里来的瘪三,车不要停在这里,影响老子做生意。”

    高欢强压着火气,笑问道:“这位兄弟,听说你们店里有福寿膏抽,是真的么?”

    头目打量高欢一眼,见他一身商人打扮,又是外地口音,心头暗喜,知道来肥羊了。

    “这位客官知道福寿膏,要不要来点。我们店里的货,都是英吉利国上贡的贡品!”头目换了一幅嘴脸。

    高欢从骡车上下来,颔首道:“来点,你们这是周老爷的店吧!”

    头目大喜,连忙招待属下,帮高欢把骡车停好,一边把高欢往里请,一边笑道:“客人也晓得我们周老爷。不错,这店是周老爷的产业之一,我们的福寿膏,包您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