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开局一个明末位面 > 第二百八十三章我们是探子,咋就抓去修水库了
    探子们紧张坏了,攥着拳头,眼睛盯着书记员手里的笔,同时也看着附近拿着红缨枪的民兵,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至于正面跟民兵干,他们是不敢的,因为他们怕暴露身份,连一个匕首都没带着,赤手空拳跟这些人高马大,看着就很壮实的民兵干,那就是纯纯的找死,不是正常人干的事情。

    逃跑才是他们最好的出路,只有玩命的逃跑,才有可能跑出去,跑出去,才有可能活命,当然前提是他们暴露的情况下,而想让他们暴露也很简单,多问几句,以他们这些几乎没怎么训练过的探哨,几乎都会托盘而出。

    可是书记员并没有问太多的,而是简单的询问了他们的家庭住址之类的信息之后,就把他们跟普通难民放在一起了。

    三个人如释重负,还以为蓝田县的盘问会如何难过呢,没想到最后竟然如此轻易的让自己过关了,三个人都有一种蓝田县不过如此的感觉。

    民兵把一百个难民集中在一起,一个民兵过来笑呵呵的看着书记员,书记员这时开口道:“拿好,这时他们的初步审查表,到了水库工地,还会有医生检查他们是否有疫病。”

    民兵这时笑道:“明白,我这又不是第一次干运送的事情了。”

    书记员听了这话又道:“对了,这里面有三个探子,刚才询问,言语间多有漏洞,我没敢多问,怕他们警觉,已经在档案上标了特殊记号,那边接受人员,会看出来的。”

    “得嘞。”

    民兵听了这话表示明白,对于这堆难民里有探子,民兵丝毫不在意,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他还挺紧张的,可是几次之后,他就完全不紧张了,不就是区区探子吗?

    不叫事,这些天运送到水库的探子,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这些贼寇没有高超的探子培养方法,就是用了一个笨办法,那就是广撒网。

    不停的往蓝田县内送探子,贼寇的想法是,总有一两个漏网之鱼,只要在蓝田县扎下根总有办法探听一些情报的。

    对此民兵都感觉有些可笑。

    目前蓝田县八十七个关卡路障,其中每个关卡路障都有二百人左右的民兵轮流驻守,并且每一个关卡路障都有蓝田书院心理学专业的学生前来充当书记员。

    这些学生都太厉害了,可以凭借简单的对话就确定对方身份,其实都不用你回答,你一些简单的动作,落在这些学生的眼中就可能被发现马脚。

    比如问你话的时候,你眼神飘忽不定,下意识的摸鼻子下巴,跟你谈话的时候,你喜欢把胳膊架在胸前,这些微小不能再微小的动作,就能确定你的心里。

    然后再配合上他们专用的询问话语,甚至能让你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把所有事情都交代出来。

    这就是这些书记员的工作,看着好像在记录你的户籍信息,其实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把你的身份摸清楚了,而你还不知道。

    民兵领着人,然后带着一百人全副武装的把难民押运到他们刚在附近修建的水库,蓝田县不知道为何有那么多水库,几乎土地每推进十里地就要修建一个小水库,每推进五十里就要修建一个庞大的水库,水库如蜘蛛网一般的交错纵横,让整个蓝田的土地都能受到灌溉。

    也正因为如此,由于蓝田的土地每天都要往外扩充,所以这水库总也修不完,而蓝田百姓都不太愿意修建水库,这个活计太累了。

    他们更愿意种地,开荒,或者做些小买卖,甚至给地主家打零工都比修水库轻松多了,于是这种水库多是刚加入蓝田的灾民来修。

    第一他们工钱少,管吃就行,根本不要钱。

    其次县尊说了,要加入蓝田县就要给蓝田县做出贡献,他们这些人都做过贡献了,现在蓝田再用的大水库大多都是他们修建的,所以他们苦吃在前头,所以才能享受今日的富足。

    而这些灾民没替蓝田县做出贡献,他们凭什么享受蓝田县的富足,这是没有道理的。

    朴素的蓝田县人,只有你修了半年水库之后,才能真诚的接纳你,而那时候,官府也会来给你登记造册,会来帮你分配到蓝田县的各个村镇安家落户,会帮你租两亩地,这两亩地就足够你在蓝田县饿不死了。

    这时候,你只要不是个懒汉,你就可以去附近富户家打零工,或者去衙门口的劳动交易市场找活干,挣钱存起来。

    等你彻底把钱攒够了,你就可以在蓝田县等机会,看看能不能买下一亩两亩属于自己的土地,有了这些土地,你就可以自豪的对外喊一句:俺,就是蓝田人。

    那时候你就会用主人翁的眼神看着新加入的灾民,监督他们是否在工地里干了半年的活,帮着蓝田县修了半年的水库,要是没有,你也不会允许这些人进入蓝田的,只有完成了以上的过程,这些人才会被蓝田以及蓝田人接纳。

    这就是想要成为一个蓝田县人需要做的事情,很不简单,很不容易,也正因为如此,蓝田人的身份才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荣誉,认为当一个蓝田人是一件荣耀的事情。

    三个探子被民兵押着,懵懵懂懂的往前走,领头的看着他们不像是往蓝田腹地去,就偷偷的来到押送他们民兵身前,在口袋里掏出一个鸡蛋,献媚的送给一个民兵道:“大哥,吃个鸡蛋。”

    民兵看了一眼探子,这两天他可没少吃好东西,鸡蛋,肉干,甚至还有人用铜钱贿赂民兵的,民兵对这些贿赂都是来者不拒,鸡蛋,肉干,就自己吃了,而铜钱全部上交,这铜钱可不敢留,偷摸揣进兜里那算是贪墨,被抓到会被踢出民兵队伍的。

    而被踢出民兵队伍是这些民兵绝对不能忍受的,你不知道想当个民兵多不容易,首先要进行筛选,不但是身体素质,还有身份,必须全家在蓝田居住三年以上的才能加入。

    紧跟着就是高强度军事训练,只有通过了才能正式加入民兵。

    而在村里,家里的孩子当上了民兵,那是极其荣耀的一件事情,全家人出去说话腰杆子都直,家里父母对外面一说,俺儿子是民兵,那所有人都会投来羡慕的目光。

    而且民兵待遇非常好,农忙的时候不耽误家里种地,农闲的时候还能挣到一份工钱,这可让人羡慕得紧,这要是被踢出民兵队伍。

    那会被全村人排挤的,甚至是全县人排挤的,因为被踢出民兵队伍,一般都代表这个人人品不好,或者是因为贪墨,或者是因为偷懒,屡教不改,可以说只要被踢出民兵队伍,就会被所有人鄙视。

    因此每一个民兵都不愿意被踢出民兵队伍,因此他们不敢贪墨任何一分钱,不过对于送来的食物,那就不用客气了,队长说了,钱交公,好吃的就留着吃。

    吃完了也不用对送上吃的人太好,这种人不是敌军的探子,就是惯会投机的无耻地主,他们化妆成灾民,却藏有好吃的,必定图谋不轨。

    其实也很简单,蓝田县对待投靠的人有两种处理模式,第一种就是灾民模式,你是灾民,你就在蓝田水库里干半年活就行。

    不过有些投靠蓝田是一些家底还算殷实的人,他们是怕了贼寇的袭扰,想要找个安全的地方生活,对于这种人,蓝田县也是接受的,并且很欢迎。

    进了蓝田之后,这些人必须把自己的财产上报给蓝田县,蓝田县会收一笔入县费用,然后会给你规定一个并不是很难完成的纳税任务,纳税满五年,就可以正常的当蓝田富户了。

    有人算了,这一番操作,大约会有一半的家产留下,这已经是天大的恩典了,乱世之中,有人愿意保护你,还给你留一般的家产,你还要啥自行车啊。

    不过有一点要提一下,这个进入蓝田的富户必须是清白人家,你要是恶贯满盈,欺男霸女搜刮来的财富,到了蓝田县,被人查出来路不明,那么对不起,等待这样恶霸的将是家产充公,人也要送到水库劳动改造。

    所以经常会有人私藏金银混入难民队伍中,想要忍受半年的苦役,然后拿着钱在蓝田县生活,继续当他的人上人。

    对于这样的人,结果一般是钱财在工地被工友们举报,人也被蓝田县加罚半年苦力,要是有曾经被他残害的苦主上告。

    还要去衙门打官司,衙门会有专人审理,然后被判了刑。

    而蓝田县现在的刑法只有两种,一种是斩立决,一种就是若干年的苦力,怎么想要老老实实被关在大牢里呆着,不可能,做梦去吧。

    用县尊的话叫做,一定不要浪费粮食,蓝田县内不工作不得食,就算囚犯也一样,因此进经常会在水库里看到一群穿着白色囚服的人劳作,他们劳作是单独的场所,附近有大量民兵看管,没人敢跑,因为抓回来就会被斩立决,而在水库里干活的人,只要有人发现有人逃跑,都有理由捉拿,抓到后囚犯可以减刑,灾民可以减工期。

    不过也正因为这个条令,曾经发生一起很恶劣的案子,是一个蓝田县老衙役,在干活的时候,收了一个隐藏财产的地主的银子,于是就假装派一个囚徒去外围拿东西,然后等那个囚徒走远,他就喊囚徒跑了,这时候那个行贿的地主,上去抓住懵懂的囚徒。

    这样他就能获得工期减免的优待,而那个囚徒被押回来几乎是立刻斩杀的,到时候这件事也不能漏。

    偏巧不巧那天县尊来工地视察,看到那个囚徒懵懂的样子心中疑惑,这一查之下,知晓了事情的经过。

    当时县尊暴跳如雷,严令纪律检查室的人严查,顺腾摸瓜,很快就查到了一批人,县尊大怒之下,把这些人全部砍头,以儆效尤。

    同时县尊还当着全县百姓做了检讨,并且规定以后囚犯逃跑后,抓到不允许立即斩杀,必须让纪律检查室的人审讯过后,确认无误之后在进行处罚。

    另外所有徇私舞弊的官员,查清罪责大小,进行定罪,罚抄所有贪墨所得,不过却不罪及家人。

    自从那件事之后,工地之中囚徒逃跑已经非常少了,而看管们也更加严格。

    “大哥,你想啥呢?不爱吃鸡蛋?”

    这时探子头子看着民兵献媚的笑道,民兵这时呵呵笑道:“这那有人不爱吃煮鸡蛋的啊。”

    说着民兵头领把鸡蛋对着自己手上的长矛杆一敲,边走边扒皮,眼睛偷瞄了一眼探子,探子立刻笑脸相迎,民兵心中冷哼一声:“狗探子。”

    紧跟着就小口的吃起鸡蛋来,探子咽了咽口水,笑呵呵的问道:“大哥好吃吗。”

    “嗯嗯。”

    民兵点头,探子头领这时笑道:“嘿嘿,我放了好久都没舍得吃,对了大哥,咱们这是去哪啊?”

    民兵这时吃着鸡蛋,含混不清的说道:“水库。”

    “水库?”

    探子一脸不解的看着民兵,民兵这时说道:“嗯,所有进入我们蓝田县的灾民都要先去水库干半年活,半年之后就给你们安排住所以及耕地。”

    “半年!”

    探子瞪大了眼睛,义军都打到白水县了,眼瞅着就要进攻蓝田县了,自己这些人是要带着机密情报回去的,可是现在被押着去水库干半年活算怎么回事啊?

    这半年之后黄瓜菜都凉了吧。

    想着探子头子就有些急了,眼睛四处看着,寻找是否有逃跑的可能,民兵就这样看着探子头领急不可耐的样子,嘴里慢慢的把鸡蛋咽下去道:“是啊,来蓝田县的灾民都要先给蓝田修水库,给蓝田县做出贡献,这才能定居,你不知道?”

    探子头领摇了摇头,民兵的道:“我们这附近的灾民都知道啊,你看看,不跟人交流了不是?”

    探子头领听了这话有些急切,这时看了看民兵道:“我们能不去吗,现在离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