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套路之王 > 423章 潜伏的危机!
    ,重生之套路之王

    送走傅江夫后,王岩拒绝了欧阳茉莉的好意,没有去五楼她的闺房休息,而是躺到了一楼员工休息用的沙发上。

    欧阳茉莉也没有强求,她应该还有事,和一位身穿旗袍的女孩吩咐了几句,便驾车离去了。

    王岩也喝得不少,不过尚保留着一似清醒,他一边抽着烟,一边想着接下来的步骤。

    在他破局的计划里,交好董铭海和傅江夫、交恶李墨白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

    目的就是向这三方传递一个信号:我和李墨白的关系很恶劣,买卖不一定做的成,想要入局的抓紧时间啊!

    之所以频繁给傅江夫布下迷雾弹,就是给他造成一种摸不着头脑的错觉,间接也施加给了他一种道不明的压力:如果李墨白真的不遵循协议怎么办?如果王岩铁了心不和衡大签约怎么办?

    这种困惑等傅江夫清醒之后必定会慢慢发酵,继而找李墨白验证真伪。

    因为中午那场不欢而散的商谈,李墨白必定无法给出确切的答复,因为他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将那块地卖给他。

    虽然他知道自己缺钱,但他却不敢笃定自己一定会妥协!

    这样一来,三方的同盟关系必定会出现猜疑,要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那个针对自己的协议直接就作废了。

    协议因利而生,自然也能因利而解。

    当然,王岩也知道这只是表面上的走势,现实可能不会遵循自己的想法去走。

    但他也不怕,因为他还给自己留了最后一手,那就是撮合董铭海和傅江夫一同开发那块地,将李墨白踢出局外!

    这个想法看似不切实际,但却是最符合人性的!

    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这句话用到企业中当真是最合适不过了。

    自古至今,人与人之间最大的矛盾就是金钱,其次才是感情。

    董铭海和傅江夫所属的公司或许不敌李墨白的衡大,但加在一块就不敢说了。

    同时,王岩也作了最坏的打算,如果自己最终没能破局,那就贱卖吧!

    公司现在确实急需一笔资金注入,先解了当前之围再说

    还是刘佳楠说的对啊!你本就是几百万买的地,转手既得三千万,难道你还不知足吗?

    也许是自己的胃口太大了。

    想着想着,王岩缓缓合上了眼帘,这两天用脑过度,确实累了。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还是躺在一个女性的闺房里。

    怎么又跑到欧阳茉莉的闺房里了?

    这是王岩醒来后,脑海冒出的第一个想法。

    不过随着他视线扫视,发现竟然是在自己家!

    额,准确的说是高露的家。

    耳边隐隐有说笑声传来,王岩穿上拖鞋,拉开主卧门嚯!

    这么热闹!

    但见客厅里,厨房里都是人群,看电视的,玩手机的,做饭的,打闹的

    看到王岩后,汪威航笑骂道:“王岩你狗鼻子真灵!饭马上做好了,你刚好醒了。”

    宋之雯的耳朵更灵,听到王岩这个词汇后,下一秒她就从厨房探出了头,看到一脸惺忪的王岩后,眉眼弯弯道:“王岩,你赶紧洗漱一下,马上我们就要吃饭啦!”

    王岩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发现快晚上七点了。

    也就是说,自己睡了整整一个下午,怪不得这么酸爽。

    王岩并没有第一时间跑去洗漱,而是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接过林希言递过来的一支烟,便抽边问道:“谁把我拉回来的?”

    林希言慢慢道出了事情经过

    原来宋之雯回到商城后,先和众人吃了一顿便饭,数次拨打自己的电话接听无果后,她又给祁名打了一个电话。

    在祁名的告知中,众人找到了茉莉园,看到躺在沙发上的自己后,便拉了回来。

    刚说完,汪威航便挤眉弄眼问道:“王岩,那是

    什么地方啊?妈的!一个迎宾的都穿得长得这么标致?”

    窦梁问的更直接:“王岩你和那儿的老板关系怎么样?还招人不?”

    “卧槽,你们想什么呢?”

    王岩一本正经说道:“那就是一个正规的商谈和用餐场所!那些漂亮的服务员只是吸引客户的噱头而已!别老用你们龌龊的想法去看待事物好不好?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

    说到最后,王岩自己都有些心虚了,连忙转移话题:“是谁把我抬进房间了的?”

    林希言指着汪威航和窦梁:“他俩。”

    以为要得到感谢呢!汪威航忙说道:“王岩,你可不能用金钱来侮辱我们之间的关系啊!虽说抬着你有点累,但这不是应该的吗?”

    窦梁也出言附和:“就是!王岩,你要是真想用钱来感谢我们的话,可千万不要多给!超过一万说什么我也不能收!”

    “你们想多了!”

    王岩似笑非笑道:“我刚才起来发现某个部位有点痛,你俩说实话,是不是趁我睡着的时候,用嘴巴欺负我老二了?”

    这本是王岩的一句玩笑话,以前在宿舍的时候就跟窦梁开过类似的玩笑,本以为自己说出来后,会遭到汪威航和窦梁二人的猛烈抨击,哪知气氛竟出奇的寂静!

    几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古怪难言的神情。

    王岩愣了,不由问道:“什么情况这是?怎么这幅表情?”

    林希言表情讪讪:“王岩,他俩把你送到主卧就出来了,只有只有宋之雯单独陪了你一会”

    卧槽!

    王岩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那什么,我开玩笑呢!我我先去刷牙去了。”

    说完,逃也似的跑回了主卧,只留下沙发上哈哈大笑的几人。

    去洛城游玩的人几乎都在这儿了,甚至还多了一个文小山,那个小小的餐桌自然是坐不了那么多人。

    最后将沙发前的小桌也开辟成了餐桌,女生们围坐高餐桌,男生们则挤到了沙发前。

    这么多人在一块,吃饭的氛围自然不会差了。

    女生那边喝起了红酒,男生则是白加啤。

    由于王岩这两天饮酒过量,众人便没有劝他。

    刚开始还没什么,不一会王岩就发觉汪威航几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不由说道:“咋了老大,我不喝酒还他妈不能吃饭了?”

    汪威航幽幽道:“在我们老家,不喝酒的男人只配和女人孩子坐一桌。”

    窦梁哈哈笑道:“老大,我们那儿的习俗和你们一样!”

    就这样,端着米饭的王岩被驱逐到了另外一桌。

    王岩的到来可把宋之雯高兴坏了,连忙将自己的餐椅让给了他,自己则站在他身边。

    一旁的董小洁见状,忙将屁股移向餐椅外侧,给宋之雯留下一个足以坐下的空隙。

    “谢谢你小洁!”

    宋之雯坐下后,端起高脚杯向董小洁致谢。

    刘佳楠冲王岩问道:“那块地怎么样了?”

    王岩笑道:“明天应该就能出结果了。”

    在他看来,给他们三方一夜的思考时间,是好是坏,明天结果一定能出来的。

    刘佳楠没有再问,不过从她舒展的眉间能看出对王岩的信心,当下也端起了酒杯,几个女孩高兴地碰了一下。

    见王岩被撵到女生部落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将几个女孩逗得哈哈大笑,窦梁的柠檬心又发作了,不停出言diss王岩。

    这下王岩可坐不住了,不顾刘佳楠等人的劝阻,从酒柜里拎着两斤白酒就过去了。

    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汪威航和窦梁是被抬着回去的。

    王岩也好不到哪去,说着不喝酒的他又喝了一斤左右,成功将中午的酒劲勾了上来,跑到洗手间呕吐去了。

    庆幸的是吐过之后

    ,精神好转许多。

    住在宿舍的同学是吴尘亲自送回去的,最后一波住在仓库的刘佳楠等人,则帮着宋之雯将碗筷洗刷干净才走。

    等喧闹的场景散去时,已是夜晚十点钟了。

    推开主卧门,发现王岩正坐在电脑桌前敲打着键盘。

    宋之雯轻轻环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叮咛道:“和谁聊天呢?”

    王岩笑着回道:“杨华那个家伙,正埋怨我出去玩为啥不带他呢!”

    “对呀!你为什么不喊他呢?”

    “人太多了,再说让他去干嘛?老是揭我老底”

    “咯咯咯”

    王岩接着和杨华聊天,宋之雯就趴在他背后看着他聊天,时光静谧美好。

    过了一会、

    “小苍蝇”

    王岩听出了一抹柔情,扭过头,刚好和宋之雯似水的眼眸对视。

    “怎么了?是不是想让我陪你看动画片?”

    宋之雯摇摇头。

    王岩坏笑道:“那你想干嘛?”

    “我想洗个澡”

    “那你去洗啊!”

    “我想让你陪我一块洗。”

    王岩彻底置不顾好基友发来的信息,揉着宋之雯的脸蛋说道:“我告诉你宋之雯,你今天最好不要撩我!”

    宋之雯一点也不怕他,挑衅十足问道:“为啥?”

    “因为我喝酒了”

    宋之雯表情不解。

    王岩坏坏说道:“我怕你受不了。”

    一个小时后,她终于理解了王岩最后一句话的含义。

    将视角移开这间爱意无限的卧室,投放到一个声色犬马的酒吧里。

    一个偏僻的角落里,一个男生正疯狂地往嘴里灌着酒精,如果给他一个正面特写的话,就会发现,他的眼角、下颌以及嘴角都有被针线缝合过的痕迹。

    尤其是嘴角,看上去最是狰狞,像是一条蜈蚣被他吃去一半。

    如果王岩坐在他对面的话,肯定能一眼认出来他,此人正是许固!

    就在许固拿起第五瓶啤酒的时候,一只手摁在在酒瓶上,然后半边脸布满纹绣的男子坐在了他对面。

    “少爷,你每天这样买醉的话,喝伤身体不说,许局长他他也会心疼的。”

    许固不客气地将他的手打掉,不带一丝感情说道:“不用你来可怜我!”

    花臂慢慢收回胳膊,还想再说什么,不过最终没有说出来。

    一口气喝了半瓶后,许固淡淡道:“花臂,在你走之前,我希望你能再帮我一个忙?”

    “您说、”

    “帮我搞支枪!”

    花臂眼眸急缩,忙劝道:“少爷,我知道你对王岩怨恨极大,可这是一条不归路啊!”

    许固顿时大吼,似是要将这些天所有的不甘和憋屈都发泄出来。

    “你他妈还知道我心里苦闷?那你知道我心里有多苦闷吗?我爸进去之后,整个天都塌了!以前的朋友没一个帮我的!见了我就像见了瘟神一样,都他妈避着我走!旁人不说,单说你花臂!以前我和我爸亏待过你吗?你现在不也要离开我了!”

    花臂欲言又止,终化作一声叹气,心中的苦楚无法与外人言。

    以前跟着许固没少犯下伤天害理之事,那时有许崇山护着,一切尚可平安。

    可现在许崇山倒了,万一结下梁子的仇家寻衅报复,还有谁能给他花臂护身符?

    眼前这个经不起一点挫折的浪荡公子吗?

    “少爷,世事无常,希望您不要怪我另觅出路,这几天”

    许固挥手打断:“你的破事我不想听!我就问你一句话,能不能帮我搞到?”

    花臂犹豫再三,终点了点头:“我尽量吧!”

    ···

    ps:谢谢龍崗華哥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