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开局赘入深渊 > 72.鹤仙附身,月下暴君(4.0K字)
    热门推荐:

    马车里。

    “小梅姑娘,请问道月柯公子把极阳章练歪后,怎么样了?

    是不是变得特别弱,不堪一击?

    不过再怎么弱,好歹也是练过极阳章的,梅姑娘你直接把他抓过来,阳气不是就有着落了?”

    白山酝酿了一会儿,再度抛出他关心的问题。

    经过这许久的“提问”,他对“提问”的艺术也把握到了一点诀窍。

    这一次,他决定试试效果。

    而这一点诀窍,就是预设,和反激。

    什么叫预设?

    他根本不知道“道月柯”是男是女,甚至是不是人都不知道,但他偏偏说了个道月柯公子,小梅这样的性子很难控制住不解释清楚。

    同时,把【极阳章】练歪的是不是道月柯,他也不知道,可他偏偏把这个当做一个已知的前提去问,小梅若是忽略了这一点,那就是变相肯定了他的猜测。

    什么是反激?

    他明明知道道月柯在把【极阳章】练歪后,实力肯定不弱,可他偏偏说“特别弱,不堪一击”,如此一来,小梅这样的性子很难忍住不反驳。

    同除此之外,他明知道小梅没办法把道月柯抓来,却还是反问她为什么这种问话,小梅姑娘能忍得住不回答?

    其实,他想知道的只是“如果练《极阳章》的后面三层,会怎么样”。

    小梅听着他的提问,桃花眼都瞪圆了。

    “唔!!”

    “唔唔唔唔!!”

    她忍不住了。

    白山暗暗点头,自喃道:“肯定很弱吧,一定是了。”

    小梅抬手,“刷”一下拉开红线,认真地解释道:“姑爷,道月柯可不是公子,而且它实力可不弱,它本来是天上的神仙,练歪之后便回不去了,而这练歪”

    说着,她脑海里不禁浮现出那在风雪里迈动四肢,向她走来的巨大身影,悚然暴戾之气四散,周身空气扭曲,宛似有无形的炽热火潮,覆笼四野

    她稍稍顿了顿,欲要再说,却终究是后知后觉地察觉了,便又“刷”地一下把红线拉了起来,让嘴巴重新缝上了,然后哼了声,抱着白山的胳膊,娇躯却是扭向另一边。

    白山见小浪货开口解释,本还暗暗高兴,可小浪货却在最关键的地方停下了,这让他实在觉得惋惜。

    不过没关系,时间还长,机会还多。

    窗外,天色渐暗。

    冷风呼啸。

    厚重的残阳隐没与山脚。

    苍穹之上,残云吹尽,一弯如钩新月高悬而起。

    天地万物,还有那行着的马车都染上了淡淡的月华。

    忽地,白山只觉胳膊处的小浪货猛地动了下,就好像是从噩梦里惊醒了似的。

    他也睁开眼,一看身边,却见小浪货瞪着桃花眼,显出一副惊疑不定的样子,好像有什么事发生了。

    白山看她这严肃的样子,顿时也意识到哪儿出了问题。

    他立刻放开感应,侧耳倾听。

    在夜晚,【夜魔】状态是一直开着的。

    可即便如此,他所听到的却还是唯有风声。

    显然,他的感应还不足以覆盖可能的威胁对象。

    “怎么了?”他问。

    “姑爷,有敌人!

    可是,这条路我们提前探过,连鹤奴都没有。

    现在我却感到了危险的气息。

    这气息应该是鹤仙,而且还是一只厉害的。”

    鹤仙?

    白山愣了愣,他本能地想到了芥子袋里还有的那黄金太阳般的羽毛。

    同一时间,一股莫名地紧张气氛扩散开来。

    受这气氛影响,迷迷糊糊的白妙婵和宋幽宁也醒了。

    宋小娘子美目忽地亮了起来,问了句:“鹤仙?有鹤仙来啦?”

    她声音里带着一种惊喜和欢喜。

    若是鹤仙杀光了这边的人,她只要表明京城宋家大小姐的身份,是不是就可以得救了?

    不仅得救,还势必能和风流倜傥的仙人有些交集,那也太好了,这算是因祸得福吗?

    白妙婵则是暗暗抓紧腰间一个作为饰品的暗色小葫芦,轻轻拔开口子,用手固定着。

    空气有些凝滞和紧张

    忽地,一股阴风轰开马车的帘子。

    隐约间,似见一道无形的身影扑入了白妙婵身体里。

    白妙婵身子如触电般抖动了下,然后神色变得阴冷起来。

    显然,她被什么东西上身。

    在这里的五个“人”里,鬼奴和小浪货不可能被上身,宋幽宁体内有大佬在,白山血气旺盛体魄强大,也都不会被上只有白妙婵这个普通人会被上身。

    白妙婵娇躯猛颤,继而恢复了平静,一双瞳子忽地变成金色,然后发出陌生的女人淡漠声音:“我找你们好久了。”

    说着,她抬手一挥,空气如骤地沸腾了,期间蕴藏出绝大的能量。

    小梅虽然没想明白怎么被盯上的,但她反应也快,双手抓向宋幽宁和白山。

    大战起来,首先清场,以免误伤友军。

    她顺利地抓到了宋幽宁,往外抛去。

    可却没抓到白山。

    她诧异地侧头,只见姑爷不知何时站到了车厢角落,正幽幽地盯着白妙婵,瞳孔内敛着疯狂之色,如静谧燃烧,却不张扬的火。

    任何人,都有着禁忌,就如龙之逆鳞,不可触碰。

    白山可以为了任务娶宋幽宁,可以不在乎宋幽宁嘀嘀咕咕说三道四,也可以过穷日子,每天吃吃树皮粥,甚至做乞丐时也可以去讨饭

    但是,白妙婵就是他的逆鳞。

    这什么鹤仙敢上白妙婵的身,那就是不死不休。

    一股滔天怒火直接引燃了他,让他仿是一座在黑暗里压抑的火山,看似平静,内里却动荡,不过他也不出手,这种明显超过他境界的战斗,他能做的就是试试看能不能补刀,或是给小浪货提供机会。

    但是,现场却很棘手。

    因为那鹤仙占用的是白妙婵的身体。

    而小浪货之所以还没出手也正是担心打来打去,却杀了姑爷的姐姐。

    鹤仙似乎察觉了对面的顾忌,带着微笑酝酿攻击,丝毫不畏惧被偷袭。

    马车里,能量越发聚集。

    没人知道该怎么办。

    白山不知道。

    小梅姑娘也不知道,事实上,她也会上身之法,可此时她一旦离开自己的身子,那对面的鹤仙就会出手毁了她的身子,让她再无归处。

    而“小姐”或许有办法,但通常她需要在午夜才会醒来,上次宴会的提前醒来已经消耗了她不少精力,现在十有八九是没办法清醒了。

    这完全是死局。

    忽地。

    一声突兀的凄厉尖叫声从白妙婵口里传来。

    但发出声音的却是鹤仙。

    “你体内”

    “你体内!!!怎么会”

    震惊,惊喜,狂喜的声音从鹤仙口中发出。

    噗~

    葫芦口因为手的松开,早就在白妙婵腰间晃来晃去,此时终于晃到了倾斜,而“沙沙”地落下了一些白色的粉末。

    这粉末才沾到她的衣服,就如有生命般迅速往衣裳空洞里钻去。

    鹤仙发出一声惨叫。

    继而,轰然一声,阴风撞开了马车帘门。

    小浪货忽地身子一歪,软倒下去,同一时间马车的帘子被二度撞开。

    御手席的鬼奴跳下席位,重重落定在马车旁,护着马车。

    白山则是掠向一边,扶住摔落的白妙婵。

    “妙妙姐,你没事吧?”

    黑暗的马车里,他问道。

    同时,他心底也生出疑惑。

    刚刚那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

    显然,妙妙姐怀着比他想象的还要大的秘密。

    他虽然不知道鹤仙是什么层次,但能够让鹤仙都发出那么震惊、那么狂喜的声音的,肯定不会简单。

    数秒后,

    白妙婵如是回魂了一般,猛地傲起娇躯,汗汁淋漓,黑发贴肤,抬手如抓救命稻草般紧紧抓着身侧少年的胳膊,大口大口喘着气,不断地喊着:“白山,白山,白山”

    “我在,我在这儿。”少年应了声。

    白妙婵喘息渐平,她又转头,问:“宁宁呢?”

    白山道:“她在外面,没事。”

    白妙婵推攘着他道:“我也没事了,你还是快去看看宁宁!”

    宋幽宁是白山的保护对象,他自然不可能撇开不管,于是便道了声“大姐,你先歇着”,就飞身掠出了马车。

    才到马车外,他瞳孔便紧缩了起来。

    车外,一个个穿着各种衣裳的人正抓着刀剑从黑暗里走来。

    这些人的共同点很清晰,那就是眼眸全部是金色的。

    白山甚至不用问,就知道这就是小浪货说的鹤奴。

    而他记得,小浪货说过,鹤奴的实力在武道五境左右。

    他环视四周,迅速观察地形,这里是个峡谷前的空地,峡谷很窄,而空地里周边却有许多零碎的巨岩,这些鹤奴正从周边的巨岩后或走出,或跳下,显然是早有埋伏。

    这就有问题了。

    他去冰火国应该是一件很保密的事,为的是给“小姐”看病。

    现在,显然有人察觉了,并且阻止了。

    不远处,宋幽宁看着那些靠近的金瞳人,踮脚,摇手,大喊道:“我是京城宋家的小姐,宋幽宁,我是被这些歹徒”

    话音还未落下,靠她最近的一个金瞳人骤然冲了过来,手中长刀“铿然”出鞘,从远而近,掠过数十丈距离,化作一道锋利的半弧,往宋幽宁腰间斩来。

    宋小娘子吓的花容失色,甚至还有些不敢置信。

    她尖叫一声,想往后跑,才跑两步,就左脚绊右脚,摔倒在地。

    她一扭娇躯,迅速转身,而那长刀的利芒已是当空而至,眼见着就要将她劈成两半。

    “呀!!!”

    她吓得尖叫起来。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忽如重岳天临,从上而来,迅猛地镇压而来。

    轰!!!

    宋小娘子的眼里,只见那杀来的金瞳人被一个黑影单手扣住了头颅,继而粗暴地重重按向大地。

    嘭!!!!!

    咔咔咔

    咔咔咔咔咔

    先是头颅整个儿压下脖子,然后钻入胸口,带动脊骨地寸寸崩碎,五脏六腑也纷纷爆裂

    待那头颅粉碎到胯下时,又使得双腿的腿骨上下压缩,互相穿刺。

    刹那后,早已碎的不能再碎的头颅彻底到落到地上时,这整个人就如半生的西瓜摔落,红的白的软的硬的皆往四处溅去。

    那鹤奴直被压作了一个破破烂烂的大肉团子,死的不能再死了。

    白山抓起这肉团子,又运力往旁边一个冲来的鹤奴甩去。

    轰!!

    血肉团子在半空猛然加速,炸开一团扩散的圆形气圈,如炮弹般直轰砸在那鹤奴的身上,带着那鹤奴飞了出去。

    呼啸声里,白山看也不看,只是扭了扭脖子,安静地站在原地。

    【暴君】的气息肆无忌惮地散发而出,而他的目光则在周围扫动,同时一边调息,一边观察。

    另一边,宋小娘子则是美目圆睁,小嘴微张,吓得都忘了呼吸了,她慢慢抬眼,看到了自家夫君的脸。

    这一刻的夫君,全身昂着狼烟般的煞气,而毛孔之中氤氲而出的气息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扭曲无比,好似一个站在黑暗里的魔鬼。

    她的脑子开始反复“播放”刚刚的画面,忽地她只觉腹中翻涌,有些想吐。

    白山没管她,而是冷冷扫着周边的鹤奴,试图找出他们中的首领。

    然而,鹤奴们似乎没受【暴君】的影响,它们甚至没有因为同伴被虐杀而产生情绪波动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安装最新版。】

    白山也没意外

    之前小梅姑娘说过,鹤奴并没有什么智力和情感,不会被吓到,但也不会拥有爆发,只不过是不知为何受控于仙人的杀戮机器而已。

    如今看来,确实是了,这是一支不会崩溃,却也不会爆发的“战力”。

    白山看着迅速靠近的鹤奴,放弃了“威慑”手段,他收敛气息,往前踏出一步,气浪翻滚之间,便如一条月下游龙矫健地窜到了宋小娘子身边,左臂一横,抄过这女人的腰,继而贴地掠行,射向马车。

    才一上车,他便把宋小娘子抛入车内,同时喊了声:“鬼奴,驾车,入峡谷!!”

    峡谷窄小,正有利于他力量的发挥。

    而内里复杂的地形,也有利于隐藏、撤退和游击。

    他对鹤仙之流虽是一肚子火,但却也绝不会上头。

    ps:书友们,手里还有月票的话,请动一动您的手指,投给作者吧,谢谢谢谢!

    72鹤仙附身,月下暴君chapt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