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劫斩 > 第十七章 黑旗队
    天色破晓之时,最后一缕青烟消散,小山似的尸堆已化作了一堆细细的灰烬。

    “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指挥几个黑衣人挖了个坑,把村民们的骨灰掩埋了,洛含柳便走到林萌身边,给小姑娘小娥理一理头发上碎落的草叶,轻声问道。

    林萌忍不住望了望张元,却见他仍怔怔地立在那儿,双眉紧锁,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要不,你们参加咱们吧?咱们叫做黑旗队,我是队长,专门救护被魔族洗劫的村庄的。”洛含柳轻抿着唇,介绍道:“咱们队里一共三十多个人,其中这十二个是我的护兵,这二十来个也是我的女朋友,他们大多数都是先天境。我们主要是跟在姐姐的烈焰旗后面打扫战场、救护伤员,一般不会与魔族直接对战,因此和俺们在一起,其实还是没多大危险的。”

    她看林萌似还在犹豫,又道:“据镇岭关侯爵府传来的消息,魔族大举渡过了洛水,至少有好几百具白骨魔,其中不乏中位、上位魔兵,甚至有人看到了魔将!林姑娘,恕我直言,你们的实力太弱了,要是独自行动,恐怕会遇到危险,不如与我们在一起,更为合适。”

    蓝星帝国实行分封制,镇岭关侯爵大人既是镇岭关县的第一贵族,也是地方军政首脑,侯爵府便是城主府,也是洛云镇伯爵府的顶头上司,那儿传来的消息,自然应该是准确的。

    她看看小娥和小鱼儿,又承诺道:“等回到洛云镇,这两个小孩,就去武学堂好生学习!”

    林萌双眼一亮,却又看了看张元,低头把两个孩子推向洛含柳:“麻烦二小姐,帮俺照顾一下这两个孩子,若能送进武学堂,学费之类俺会想办法。俺,俺迟一会儿再来追赶你们。”

    洛含柳轻轻叹息一声,点点头:“我会派专人送他们俩去武学堂的!”

    她没有再劝,小手一挥,集合队伍,带上两个小孩,很快便消失在村东的树林里。

    “你的绝脉天体,已经完全解开了?”看着黑旗队远去,林萌却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石破天惊!张元霍然抬头,双眸里满是戒备:“你怎么知道绝脉天体?”

    “以雷系真气刺破穴道,不就是解开绝脉天体的唯一办法么?”林萌悄然一笑,那笑容却显得分外苦涩。她撩了撩秀发,坐在花坛上:“恭喜你,能够修炼的感觉不错吧?同时也谢谢你,谢谢你能来救援。虽然……”她闭上了嘴,双眸满是泪花,怔怔地望向西方。

    在那群山绵延的地方,有一抹淡淡的赤芒,极细极淡,比针尖还细了不知多少倍,却是那么清晰,那么刺眼——奇怪,朝霞不应当出现在东方么,怎么会横亘在西边的山顶上?

    张元双眉紧扭。林萌的话让他有些羞愧,他不是来“救援”陨星村,而是被一具白骨魔追来的——实际上,他甚至给陨星村的灾难添了一根柴——但现在说这些,已没了意义。

    还是实力太弱啊,后天境一层,微小如同米粒,又能为陨星村做些什么呢?

    张元从昨夜直想到现在,虽然始终没有想明白,这个神魔大陆到底是个真实世界,还是一片游戏世界;但他已不打算想这个问题,总之,好生生活下去,这个目的总不会错的。

    “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林萌回过神来,有些羞涩地一笑。

    “俺叫张元。”张元叹了口气,从须弥戒里找出一口破了三个洞的铁锅,架在花坛边的几块石头上。虽然没什么胃口,但早餐还是要吃的——这口锅是原宿主诸葛元不知从哪儿搞来的,用来做饭做汤定然是不行了,但用来烤肉,却还是不错的。

    至于哪儿有肉可烤?这不用担心。除了昨天下午他杀掉的那头魔羊,后来在村里,他又往须弥戒里塞进去两条魔蛇、一头魔狼,都是三星,肉质鲜美,营养丰富。

    麻痹以“星”论品阶,星级越高,实力越强,肉质也就越可口,对修士的作用也越大。

    “张元……”林萌咀嚼一声:“这名字好熟悉,就像上辈子……以后俺就叫你阿元哥吧?”

    “以后?”张元双眉一挑,以后的事情,谁能知道呢?

    “阿元哥,以后你就当俺陨星村的人好不好?”林萌蹲到张元身边,帮着架起几根木柴,幽幽地道:“俺陨星村,只剩下俺和两个小孩子了,俺怕。以后,你就是俺们的亲人……”

    她似怕张元不同意,又急忙解释道:“这事对你,也是有好处的。俺不知道你是哪儿来,但看你这打扮,也不像附近村子的。俺们镇岭关各镇各村,对外来人员的检查都是很严格的。你以后就是陨星村人,谁也不能说不是。至少,没有人能查你的户籍了。”

    这倒是事实。张元穿越过来,已从原宿主诸葛元的记忆中了解了蓝星帝国的户籍制度。他原本身份显赫,但安郡王府世子的身份显然已不能再用,的确该为自己找个出处。

    “你救了俺,帮俺解开了绝脉天体,那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他闷闷地回答。

    林萌顿时展颜一笑,虽还带着三分惶然,七分悲恸,那笑颜在初升的朝阳下,却显得熠熠生彩,如明花绽放,连整片天地都似被感染了,竟展露出勃勃生机来!

    “那吃过饭,咱们就去参加黑旗队好不好?”林萌打蛇随棍上,兴致勃勃地建议道。

    “不去。”张元掏出匕首,从一条魔蛇身上切下一块蛇肉,却斩钉截铁地拒绝。

    这个世界太多神秘,他自己也太多秘密,他不想与旁人在一起。

    林萌抿抿嘴,却没敢再问什么,只是低着头,与张元一起,烤起了蛇肉。

    清晨,蛇肉散发着浓香,勾动着人的食欲,这静谧的小山村里,便多了一分热闹。

    若非地上的斑斑血迹,这一幕,本应是十分温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