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劫斩 > 第二十二章 剑罡
    “据大都督传回来的消息,有一队白骨魔游弋在大王庄附近,恐怕会攻庄!”

    浓浓的夜色下,借着雷电的微光,“黑旗队”就在林间空地上休整。队员们横七竖八地倚着树干、躺在地上,而作为队长的洛含柳则靠着一块光溜溜的巨石,听取手下的汇报。

    “大王庄?”洛含柳皱皱眉头,问道:“姐姐有没有告诉咱们,要怎么走?”

    她姐姐洛千芊官任洛云镇镇卫军大都督,平常喜欢人们叫她官职,而非伯爵府大小姐。

    “有一副草图,不过咱们最好找个向导。这一带的森林太密了,青石道也断断续续的。”

    便在此时,不远处有一阵喧闹,碧涟扶着脸色通红的林萌走过来了。

    “你最好想想,你在队伍里能做什么,有什么用?”碧涟阴沉着脸,恶狠狠地低声道:“废物一样的后天境三层,说话还俺呀俺的,不知道‘俺’是贱民们的自称,有身份的人都自称‘我’么?真不知道二小姐救你来做什么,你就该和那些村民一样,去死!”

    但一抬头看到洛含柳往这边望,她脸上又浮现了笑脸,弯腰低眉地把林萌扶过去:“二小姐,就是咱们在陨星村救下的林姑娘,也算和我们有缘。她有点发烧,好像感冒了!”

    “快,烧点热水,拿我的百宝箱。林姑娘,来这边坐下!”洛含柳迎上前来。

    “好的!”碧涟乖巧无比地回答,脸上洋溢着纯朴天真的笑容,热情似火:“林姑娘你先坐着。热水是烧好了的,现成。你放心,到了二小姐身边,她妙手回春,你就没事了!”

    林萌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心里不由浮现出那张不算太俊俏的硬朗脸庞……

    张元整整昏迷了一夜。当他醒来的时候,又是一个旭日东升,极西天际的赤焰与黑剑都已荡然无存,笼罩在他身上的黑气自然也消失了,湛蓝的穹宇上干干净净,丝云不见。

    “呃,俺还活着么?”张元舒了口气,摸摸全身上下,确定没死,骨头也一根没断。

    想到昨晚那比泰山还要沉重几分的压力,张元忍不住露出劫后余生的笑容:真tmd的可怕,老子骨头也快磨成粉了,真气也消耗得一干二净,就连极品聚气丹也不知吃了多少……

    对了,俺吃了几颗极品聚气丹?张元脸色一变,忙从须弥戒里取出一个丹瓶,顿时欲哭无泪:那个装着极品聚气丹的瓶子,此时已是空空如也,他昨晚居然一下子吃了七枚之多!

    “存货没了就没了,大不了俺再炼就是了,可是俺吃了这么多极品聚气丹,怎么一点不对劲的地方也没有?”张元紧皱着眉头,他可记得,前天他只吃了一枚极品聚气丹,就差点被真气胀破经脉,整整经受了大半个时辰的死去活来——那酸爽滋味,他可是记忆犹新呐!

    连忙神识内视,忍不住又轻轻啐了一口,狠狠鄙视一下自己:一口气吃了七枚极品聚气丹,那丹田却仍然毫无变化,除了真气的颜色又浓郁了几分,竟还是没有突破到后天境二层!

    “老子这修为,看来是没办法突破了!”张元恨恨地想着,继续细细检查丹田,却忽然“咦”地一声:在那核桃大的丹田底部,居然出现了一抹淡淡的赤影,仔细看去,竟是一道比头发丝还细了无数倍的淡红光芒,却像一柄小剑模样,剑柄、剑锷、剑锋,全都栩栩如生!

    “这是什么?”张元本能地就要问林萌——昨天上午他们共行几个时辰,林萌给他说了不少修炼基础知识——但忽然想起,他已经成功地把她躲开了,内心又不由泛起一丝莫名的意味,好像她是他一件十分宝贵的东西,这一甩开,就有可能永远失去她了一般。

    狠狠地甩甩头,张元把神识沉浸到原宿主诸葛元的记忆之中,想从那里面找到答案。

    但想了许久,他却神情怪异,喃喃道:“其他都不吻合,只有那剑罡倒还像一些,而且是火焰属性剑罡。可是这剑罡乃是罡劲,而罡劲,不是只有化凡境强者压缩真气才能得到么?”

    修炼之路分为后天、先天、化凡、死玄、长生等九大境界,化凡境,那是“下三境”中的最高境界,据说能够聚气成罡、凝心悟灵——但那关俺后天境一层的菜鸟什么事?

    不过这剑罡该怎么用呢?张元收回心神,潜运意识,渐渐触及那道淡红剑罡,只见它如游鱼般闪了闪,灵动无比地,跟着意识便冲出了丹田。张元兴致大增,用意识导引着它在全身经脉里游走一圈,只觉得经脉里有一丝丝刺痛,原本就坚韧无比的经脉,竟再次变得宽大、坚韧,真气运转的速度也快了一丝;而那剑罡已到达右手小指少泽穴上,竟要破体而出!

    他可不敢把这剑罡释放出去,丹田里只有这一道,放出去就没有了,还是快收回来吧!

    这可是杀手锏,保命的东西——张元相信,作为化凡境强者的手段,它的效用定然是无穷的,不到生死存亡的关头,一定不能把它轻易祭出来!

    还是趁着春光尚早,做一些自己该做的事情吧,比如炼丹,比如修炼《玄玄经》。

    张元舒着气,踌躇满志地走在小湖边、青石道上,不时采一些草药,有时驱赶一下魔兽。

    那只朱红的小鸟,却似黏上他一般,就在他身后不远处,振动着细细的翅膀。

    昨天他炼丹的时候,它就在他身旁;后来那黑气笼罩,它却不知跑哪儿去了;今天他刚上路,它就跟到身后,看来,这家伙也是个偷奸耍滑的东西,有好处就来,有坏事就跑!

    不过它虽能在他脑海里说话,他却没那个本事,只得略微苦笑,随它去吧!

    从天亮走到天黑,歇了一晚,又从天亮走到晌午,那小鸟一直紧跟在他身后。

    此时张元自己也不知道走了多远,也走得累了,便想歇下来,吃午饭,炼炼丹。

    却就在此时,猛听到一声凄惶的惊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