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劫斩 > 第二十四章 再次抛下
    默默注视着倾倒在青石道上的魔狼尸体,张元脸上却没有半分“轻取”之后的喜悦。

    不是说,杀死魔狼令他不高兴,而是因为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有多强的实力!

    表面上看,他只是后天境一层修为,但他却能够断定,他的修为,绝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哪怕再能越级挑战的天才,也不可能在后天境一层的时候,就能轻易战胜三星魔狼!

    但俺到底相当于哪一个级别的修士呢?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上辈子他听得很熟悉的一句话叫作:“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连自己的准确实力都不掌握,他如何能闯荡天下?

    张元深深锁起了眉头,脑海里的灵魂和第二元神,都在紧张地分析着、计算着……

    “阿元哥……”一个细细的声音响起,张元猛然惊醒,回头一看,正见林萌睁开了双眼。

    双眼迷蒙,一副意识不清的样子:是不是她又病又带伤,神智都已经模糊了?

    张元一手抓起她手腕,一手翻开她眼皮:毕竟是救过他,虽说在陨星村他自认已经还过她的恩情了,但也不能眼见她死在自己面前啊,能救,还是要救下她的。

    但他其实并不懂医道——虽说丹医同源,《心炼术》里也有许多治病救人的论述,但他却没时间精研,他能做的,简单粗暴,就是丹药。于是翻手取出一粒回春丹,塞进林萌嘴里。

    他想来,这丹药连骨头断了、血管破了都能医治,一个简单的感冒发烧,应该没问题吧?

    但张元也并不十分放心,又按照上辈子流浪生涯中,学到的一些治病的法门,烧了开水,找了块纱巾给林萌敷额头,擦脸颊,又运起真气,帮她疏通经脉、温暖身子——在他想来,感冒嘛,出身汗就好了,自己正好是火系真气,让她感觉热一些,出出汗,还是能够做到的。

    只是她的伤就没办法了:他虽然会处理伤口,但那伤口一在左肩,一在胸前,他都不好处理,只得点了她伤口周围几处穴道,止了血,又草草给她擦拭了血痂,连那件被血污染得斑斑点点的鲜红嫁衣,也没有给她换下来,便背起她走到东方不远处的小山下,一个山洞里。

    摸摸她额头,高温好像降了些,只是人还是昏昏沉沉的,没有苏醒的模样。

    这样子,肯定是走不了的。张元叹了口气,开炉炼了几炉丹——现在他不用固定什么时间炼丹,每天饭后睡前炼上几炉而已。他炼丹又快,两刻钟就能成功一炉,一天算下来,也能炼十炉上下,成功率还能保证七成以上。比如这次,连炼了三炉聚气丹,耗去一个时辰,成功了两炉,又是两瓶极品聚气丹装进须弥戒里:这收获,堪比二阶炼丹士了啊!

    看看林萌还没醒,便去洞外林子里采了些药材、野菜。药材挺多,半刻钟使采了满满一大把;野菜就少了,找了半天,只找到几株阔叶苋、紫苏叶之类的野菜,勉强够吃一顿。

    一晃眼,已到了日暮时分,张元便搭起灶台,生起火,打算做一锅魔狼野菜羹。

    朱雀啾啾叫着,在不远处的一根松枝上梳理着赤红的羽毛。这小鸟十分自由,高兴了便在他面前晃荡晃荡,不高兴便不知飞哪儿去了。张元也不知道它吃什么,反正不吃饭菜。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锅里的魔狼肉和野菜都快熟了,浓浓肉香扑鼻而来,令人食指大动。

    “饿……”张元正在自得其乐,望着那锅里翻腾的肉、菜傻笑,却听背后传来一声低唤。

    回头一看,林萌躺在火堆旁,用肘子半撑起来,望向铁锅的眸子里,有着几分企盼。

    “你醒了?”张元笑笑:“身上还舒服吧?别急,饭菜马上就好,等会你吃个够!”

    林萌轻轻看了他一眼,也不知是火光映的还是怎么,脸上有一酡艳艳的红。低了头,用比蚊子还要细微的声音喃喃道:“阿元哥,是你救了俺,谢谢你……”

    “不用谢,你不是也救过俺么?”张元憨厚地笑笑,两人都很明智地没有提起,前天中午他曾悄悄把她扔在巨石后面,自己悄悄跑了——那事,似乎不好说啊……

    “你怎么还在山里转悠?”停了一会儿,张元又没话找话地问道:“你的修为……”

    林萌搭上了眼帘:“俺没地方去。洛云镇,俺虽然在武学堂读过书,但那不是俺的家;他们要俺参加黑旗队,两个孩子被他们送到武学堂去了,队里有些人也不欢迎俺……不怪他们,是俺自己太废,才后天境三层修为,什么事也做不了……俺除了流浪,不知该去哪里……”

    她抽泣起来,蓓蕾般的胸脯轻轻起伏着,跳动的火焰也被感染了,闪着幽怨的色彩。

    张元沉默一会儿,略有些喑哑地道:“没事,总会过去的。你先把伤口包扎好,吃过饭睡一觉。等明天的太阳升起来,就是新的一天开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也只能这么安慰,不然还能怎么办?让她跟着自己?自己身上这么多秘密,而且流浪惯了的,不管是穿越过来的张元,还是原宿主诸葛元,都没有在身后拖个油瓶的想法。

    至于那部玄级中品《天心五雷诀》,算了,暂时根本就不用与她提起!

    他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进树林:“把你的伤口处理一下吧,小心时间长了,会感染!”

    林萌不知道“感染”是什么,看看自己胸前的伤口,小脸红红的,心头却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他并没有帮她清理伤口,连她衣服也没有解开,只是擦了擦她肩膀上的血迹。

    当看到他留在火堆旁的一个丹瓶时,她就更感动了:那瓶子里装的,正是极品回春丹!

    “阿元哥虽然有些无趣,但还是挺细心的,又尊重人,是个……啊呸,你在想什么呢!”

    只是这种感动,当第二天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便如冰雪消融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阿元哥,你坏蛋,你又把俺丢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