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劫斩 > 第三十五章 玄级中品
    “一言为定!”张元点点头:“俺啥时候说话不算过?当然是一言为定……”

    林萌却又板角钉钉地加了一句:“不许再扔下俺,一个人偷偷地跑了!”

    “呃!”张元有些尴尬地低了头。他可是两次偷偷扔下林萌跑了的,没想到,她还记得这么清楚——只是他真的不会扔下林萌自己跑么?其实,现在的他,自己都不知道。

    前世流浪十年,今生又流浪了七年,他早已习惯一个人生活。而且他的秘密不少,像玄级极品功法、心炼术、剑罡等等,带着个拖油瓶在身边,他能自由吗,能和她分享秘密吗?

    “阿元哥,你放心吧,你的事,俺一个字也不往外面说,不管是谁问都绝不会说!”

    林萌却似很敏锐地察觉了张元情绪的变化,压低声音、却是斩钉截铁地道:“俺知道你的功法很厉害,炼丹术也极高,还有很多秘密。但是你放心,没经过你的允许,俺要说了一个字,就叫俺死无全尸、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也永远不能再见到你一眼!”

    张元猛然抬头,一则为她发的重誓,更是震惊于她为什么知道自己的秘密!

    “你的秘密,其实瞒不过有心人。”林萌幽幽一叹:“比如你一个后天境一层,怎么有胆量面对堪比化凡境强者的白骨魔头,还能在它面前而不死?那个风寒秋,明显就怀疑你了。他可不比心地善良、单纯,什么也不多想的洛含柳二小姐。而且那个洛彪将军回去以后,一定也会对你起疑心。俺不愿参加那个黑旗队,其实一方面,也是不想以后与你成为敌队,毕竟,你不止一次救了俺的命。不过阿元哥,你还是得想个办法,怎么掩饰你身上的秘密!”

    张元只觉得背心凉嗖嗖的,冷汗一股股淌下来,令他很不舒服。

    可是他怎么才能掩饰自己的秘密呢?除非他不在人前出现,不然,怎么都会被别人发现。

    “其实,最好的办法,还是你能尽快变得强大。”林萌拾了根松木棍丢进火里:“要是你能成为洛云镇顶尖的人物,全镇谁还敢对你起疑心?要是你能成为大陆的顶尖强者,就算别人对你有疑心,难道还有人敢来问一句?大陆那么多帝君,个个都是传奇,谁敢去问他们?”

    “帝君?”张元听到一个新鲜词:他记得那天赤焰与黑气并存,好像也听见过这个称谓。

    “修炼之路分为十个大境界:后天、先天、化凡、死玄、长生、涅槃、轮回、归元、玄虚、破虚。其中轮回境强者又称尊者,归元境可以称圣,玄虚境便被尊为‘帝君’。”

    林萌娓娓解释道:“整个神魔大陆有多少尊帝君,其实没有人清楚。反正蓝星帝国据说拥有一十八帝、七十二圣,是整个大陆最大的人类势力。不过帝君其实离我们也并不遥远,俺听说,大陆上最年轻的帝君,便是俺们仙元郡的公爵大人,他于三百年前成就了帝君之位!”

    “你说的,就是那位被尊为‘昊阳帝君’的风昊大人么?”

    原宿主诸葛元的记忆里,有风昊帝君的名字。不过不知怎么的,听到“昊阳帝君”这个名号,张元却忍不住想起了那天那层层赤焰:赤焰之中,似乎曾出现过一轮骄阳?

    “帝君之位与俺们相差太远,俺们也不能太好高骛远了。”林萌抿着嘴,点点头,随手端起铁锅:“阿元哥,你努力修炼,俺为你做奴做婢,做这些杂务。俺会把你的生活照顾得很好的。俺的要求也不多,只要你能让俺跟着你,让俺暂时有个安身之处,俺就心满意足了!”

    也许,她真的是无处可去:设身处地想一想,她的村子刚刚陷于魔劫,现在她是举目无亲,你让她往哪儿去呢?要是她修为高深点,倒也能闯荡江湖,她却只有后天境三层修为!

    想到这些的时候,张元倒是忘了,他自己仅仅才后天境一层:自从能够杀死三星魔兽、对抗白骨魔头以后,他好像极度膨胀了,自己都没把自己当作后天境一层的菜鸟……

    当然,以他的战绩来说,还真不能以后天境一层的境界去衡量他。

    “你先暂且跟着俺。不过你也要努力修炼,待得哪一天你能够自食其力了,那时你是要走还是要留,再任凭你自己做主!”张元终于叹了口气:“不过俺记得你说的话,关于俺的一切,你可真不能对外人讲。不然,不但是俺,就算你,也极有可能招来灾祸的!”

    林萌又举起一只手,张元连忙掰住:“不用发誓,俺自然是相信你的。”

    眼帘低垂,林萌一眼便见到,张元的大手覆盖在自己的小手上,那感觉是那么温暖。她不由俏脸一红,却似舍不得离开那温润的手掌,有心想把小手抽回来,却总也使不上力。

    张元倒没在意这些,在他前世,男女之间握握手,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自然而然地收回手掌,他没注意到林萌略有些失望的小眼神,又轻笑道:“至于什么做奴做婢的,不用如此,俺是个流浪小乞丐,也不是能使奴唤婢的人。俺们就是搭档,一起搭伙过日子的!”

    “搭档?”林萌低低地咀嚼着这个词语,心里莫名地泛起三分欣喜,却又有三分失望……

    “只是你的修为?”张元上下审视了她两眼,又皱着眉头,沉吟起来。

    “俺一定会努力修炼的!”林萌生怕张元反悔,赶忙抬起头,信誓旦旦地道:“俺只要有空,一定勤加修炼,一定努力把修为提升上来,尽量不拖你的后腿!”

    “俺不是这意思。”张元沉吟良久,忽然问道:“林……萌萌,俺能够完全相信你么?”

    “当然,俺发誓……”

    张元又掰下她举起的右手,顺便把一块洁白的玉片放在手心:“不用发誓了,这个给你!”

    “这是玉瞳……”林萌把玉片贴在额头上,猛然惊叫一声:“天呐,玄级中品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