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劫斩 > 第四十三章 分水丹
    神丹行位于东南区最好的位置,商行街3号,修得气派华贵,占地超过百亩的五层建筑,外面还有一尊三丈高的雕塑,通体用汉白玉雕成,刻的是一个长须白发的清癯老人,手里拿着一根扭曲嶙峋的拐杖,杖顶上吊着个足有水缸粗的葫芦,底座上雕着他的名字:横云丹帝!

    但建筑虽然修得大气磅礴,店里的小二却抠得要死。

    “你要卖聚气丹?下品的八枚铜币一颗,中品的十六枚,上品的四十枚,极品的一枚银币。本店支持大量收购,价格不变。”灰衣小帽的店小二懒洋洋地靠在柜台上,爱理不理。

    “怎,怎么会这样?”林萌不知道规矩,立时便炸了毛:“怎么会收得这么便宜?俺不是听说,一枚下品聚气丹,也要卖二十枚铜币么?你是不是,是不是故意歧视俺们的?”

    “对啊,”店小二颇为慵懒地倚着柜台,冷笑道:“但那不是收购价,是咱们的零售价!”

    “零售价?”张元一愣:“难道同样的丹药,还有两种不同的价格?”

    “真是乡下仔儿,没见过世面的。”店小二重重地哼了一声:“收购价要等同于零售价,俺们神丹行不赚钱的是吧?告诉你们,天下商场是一家,从来都是四折收购,从无二价!”

    “黑,真黑!”张元忍不住叹了一声,又问道:“那回春丹、归茯丹、大力丹这些呢?”

    “大体差不多吧。”店小二似乎发现张元不大想卖了,懒洋洋地道:“那边有咱们的样品货,丹瓶上都有标价。咱们神丹行的规矩,不二价,童叟无欺,进货价是零售价的四成。”

    张元紧紧皱起了眉头。他发现情况与自己预计的有些不一样:据原本林萌告诉他的价格,他身上有一百五十来枚上品丹药,大概能卖一百六七十枚银币;但按照神丹行的收购价来说,却只能卖到七八十枚银币——这收获,整整缩水了六成之多,他一下子就有些心灰意冷了。

    这神丹行做生意,简直就是在敲筋吸髓,都黑到姥姥家去了!

    “那,有没有丹炉卖?最好是二阶灵器。”张元想到自己那丹炉也坏了,皱着眉头问道。

    他觉得自己很快就能炼二阶丹药了,再用一阶凡器丹炉便有些不合适,还是买二阶为好。

    蓝星帝国的器具,分为凡、灵、玄、圣、帝五级,与秘笈的等级划分一模一样。每一个等级,又分为下、中、上三品和极品。他原本用的香炉,连下品凡器都算不上。

    “灵器?”小二哧笑一声:“你以为小店是仙元郡的总店啊,还灵器呢。灵器没有,只有一个上品凡器丹炉,不过有点贵,你们爱要不要。”他是看出来了,这两个家伙没钱。

    张元顺着店小二的指点看过去,果见一排货架上摆着形形色色的丹炉,其中一个通体冰蓝,隐隐有一股强大的气息透出来,想来便是小二所说的那个上品凡器。

    “寒熠鼎,上品凡器,售价……五金币!”张元一眼望去,登时吓了一跳!

    丹炉不错,是用寒属性金属制成的,想来对控火很有帮助,只是那价格太让张元肉痛了:五枚金币,这可是五百枚银币,他身上所有上品丹药全卖了,还不值这丹炉的一半呢!

    他还打算买许多东西呢:宝剑、战衣、储物袋,还有用来炼丹的偏门药材,水缸等用具,要是全都这么贵的话,就算把他和林萌两个都卖了,恐怕也买不回一样东西来!

    还以为自己把丹药一卖,就能变成小小富翁了,哪知道,还是身无分文的穷人啊!

    “丹炉倒是好东西,只是没钱买!唉,什么时候,阿猫阿狗都能进入神丹行了?”

    恰在此时,耳边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

    张元回头一看,只见这大厅被那柜台分成了两个部分,柜台外面是一排排货架,背后却另有天地:那是一个数十丈方圆的大厅,里面设置了一排排整齐的石台,都有丈许方圆,旁边设置了宽大的座位;石台上有炉架,下面有出火口,显然都是炼丹所用。

    这便是神丹行的特色了。它们的理念是“万物皆丹”,所以设置了这些丹台,专供炼丹师来此炼丹,相互也可以交流合作,如果有了什么好的丹药问世,还可以直接卖给神丹行。

    但在洛云镇,显然丹药这一行是不怎么兴盛的,炼丹师不多,所以炼丹台前也没什么人。

    此时的炼丹大厅里,只有一个石台上有人。那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一身灰白儒袍,长须飘飘,一派仙风道骨,只是那三角眼略显狰狞,薄嘴唇又有些刻板,带着几分冷漠。

    他面前是一座赤红色的炼丹炉,三足两耳,看样子品阶也自不低。此时,石台下方的出火口正燃烧着熊熊火焰,丹炉的鼎盖边缘冒着热气,显然是在炼丹,而且到了关键环节。

    石台前方不远,站着个小姑娘,看样子只有八九岁,骨瘦如柴,一脸菜色,衣服也补丁撂着补丁,却浆洗得干干净净,梳理得整整齐齐:那红头绳扎起来的头发,一根也没有乱。

    小姑娘正咬着手指,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人炼丹,仿佛想要学习,却又不知从何学起。

    石台背后数丈来远,站着个中年白衣男士,三缕长须,相貌清癯,有些像外面的雕塑。

    张元皱皱眉头,吸了吸鼻子,却没有说话。哪儿都有奇葩存在,这不值得他生气。

    但那炼丹师又说话了:“唉,明明一个小小的后天境,连炼丹是什么都不知道,居然也敢来看丹炉!可惜啊,这丹炉可不便宜,就算你这辈子不吃不喝,搞不好也买不起啊!”

    这下张元可就生气了,哪有这么不依不饶的,老子又没惹你。他牵着林萌的手,另一只手拿着那寒熠炉,走到石台边,却不是冲那炼丹师说话,而是低头对那小女孩道:“小妹妹,别人家炼丹,你可不能隔得太近,危险!他这炉分水丹,马上就要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