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劫斩 > 第四十四章 果然炸炉了
    小女孩没说话,那炼丹师却炸了毛:“你说什么?你个垃圾,你什么意思?”

    张元回过头,冷冷地道:“没什么,只是想打打你的脸,怎么,你有意见?”

    “你……没人敢瞧不起本师!”那炼丹师气得七窍生烟:“老子杀了你!”

    那炼丹师长身而起,一挥手,便朝张元拍来,手掌上包裹着一层淡淡的热气。

    看样子,这炼丹师的修为,应该也在先天境初期,真气灌注还不是很熟练。当然,这也和他是炼丹师有一定关系:炼丹师长于炼丹,就没几个作战厉害的,毕竟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张元冷笑一声。先天境初期又如何,出招之际,不照样有好几处破绽?他右手虚握,便要反击,却有一股劲风扑面而来,却没有凌厉的感觉,竟如春风扑面、柳枝拂波一般温柔!

    张元骇然。他分辨得出来,这不是因为对方的真气不足,而是因为,对方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自身的元素属性,早已完美地融入到真气当中——这竟是一尊化凡境强者!

    幸好这强者不是针对他来的:那炼丹师踉踉跄跄退了几步,差点撞到背后的石台上,愕然张大嘴巴:“叶……叶大师,为什么……”原来却是站在他后面不远处那人出手了。

    那人长须飘飘,不怒自威:“王之齐,神丹行之内,岂能动武?你今天,犯忌了!”

    “叶大师,这小子出言不逊,还诅咒本师这炉丹药,本师岂能不教训教训他?”

    那叶大师皱皱眉头,回过头来道:“小兄弟,你也不对,你不知道,炼丹师很忌讳说炸炉么?你既进入俺神丹行,便是咱们的客人。你向王丹师告个罪,老夫为你们调解如何?”

    王之齐腆胸叠肚,似乎真的在等着张元道歉。他那炉丹药已经到了温丹环节,丹炉里香气四溢,他倒也不用再去时时照管着炉火,有多的时间和张元扯皮,也不怕这家伙跑了。

    他生气的主要原因,就是张元敢说他会炸炉:老子都在温丹了,怎么还有可能炸炉?

    但张元却似乎不领情:“俺可没有诅咒他。他炼的这炉分水丹,是真的就要炸炉了!”

    “你!”王之齐大怒,又扬起手掌,但看看皱着眉头的叶大师,又悻悻地把手掌放下了。

    “你会炼丹?”叶大师一时也不知道张元是故弄玄虚,还是真的有把握:“低知道他炼的是什么丹?那可是二阶丹药!就算你会炼丹,恐怕也只能炼一阶丹药吧……”

    “他会炼丹?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家伙,恐怕连丹炉都没操作过,他会炼什么丹……”

    “不过一炉二阶分水丹,有什么稀奇的?”王之齐话音未落,已被张元冷冷地截道:“俺不但知道你炼的是分水丹,俺还知道,你要是再不撤下明火,三分钟内,丹炉必炸!”

    王之齐眉头一皱。分水丹虽说是二阶,但十分偏门,一般人都用不上,更不会炼。他也是偶尔之下得到的丹方:这小子,他竟然只凭鼻子一闻,就知道俺炼的是分水丹?真的假的?

    但张元口口声声说他会炸炉,又让他愤怒不已:“小子口出狂言,老子怎么会炸炉?老子这炉分水丹明明已经炼成了,马上就要出丹!要这样都炸炉了,老子跪下来叫你爸爸!”

    “既然你不相信,那咱们就赌一赌!”张元也是少年心性,经不起激,大声道:“俺也不要你叫俺爸爸,俺收不起你这个儿子。咱们就赌这个寒熠炉,你输了,就给俺开钱,如何?”

    王之齐脸色阴沉,目光中却十分自信:“老子不要丹炉,你输了,就给老子打一年小工!”

    “好,一言为定!”张元转头向那叶大师道:“这是大师的地盘,还请大师帮忙见证!”

    “这是自然。”叶大师望望那丹炉,一切正常,炉膛里的异香越来越浓烈,那是丹药就要出炉的象征,他实在想不出,张元有什么底气,能够断定这炉丹就要炸膛——难道是吹的?

    但看张元那老神在在的模样,似乎浑然不为胜负而担心,又好像极有把握的样子?

    他难道不知道,如果他输了,就要为王之齐打一年小工,而且还是没有工钱的那种?

    王之齐面如锅底,不过为了保证万无一失,他还是打算回去照管自己的丹炉。最后时分了,大意不得。虽然他能确保自己赢定了,但凡事就怕万一,万一自己一个照管不周……

    正想着,刚走到丹炉前,忽然脸色一变:炉火熊熊之中,那丹炉忽然原地跳了一下!

    这下子,就连刚走过来看热闹的两个店小二,也都脸色一凝,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到了那丹炉上。那丹炉却似有些害羞,忽然又跳了一下,把那炉火压得深陷炉膛,温度却越发高了。

    “糟了!”叶大师喃喃地道了一声,只见王之齐正手忙脚乱地想撤掉炭火,但情急之下哪儿来得及?那丹炉蓦然跳动了几下,猛跳起来尺把高,只听“轰”地一声,顿时红光满面!

    “啊!”那小姑娘被吓了一跳,林萌连忙将她抱进怀里,低声安慰道:“别怕,没事的!”

    但炸裂的丹炉碎片四处纷飞,炭火映得整个大厅都是红色,又岂能说没事就没事的?

    还好这儿有一尊化凡境强者。叶大师将袍袖一挥,便有一股柔和的劲风卷起,那漫天飞舞的铁片、木炭,都被他一古脑压进了石台的出火口,同时火焰也被他压熄灭了,浓烟滚滚。

    “王之齐,你是不是应该给老夫一个解释?”与此同时,大厅里响起了他愤怒的厉喝声。

    王之齐却怔怔地站在那儿,似乎还没从炸炉的打击中醒过神来;他手里拿着十颗拇指大的丹丸,这便是他这次炼丹的成果了——但这些丹丸全是焦黑色,还散发着一股糊臭味!

    可惜啊,一炉分水丹,成本就要十来枚银币,就这么浪费了,王之齐的心里在滴血啊!

    那小姑娘却从林萌怀里探出头来,望向张元的一双眸子,亮晶晶的。

    他说要炸炉,果然,就炸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