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劫斩 > 第五十二章 土鸡瓦狗
    “你们要找人的晦气,冲着俺来便是,放过无关的人!”他踏上前一步,淡淡地劝道。

    “无关的人?”红衣青年冷笑一声:“这小妞是自己送上门来的,可算不得无关的人!”他冷冷地瞅瞅张元,摸了摸拳头:“而且,你以为,老子会放过你么?自身难保,可笑!”

    “那你们就过来吧,把她放了!”张元在腰间东摸西摸,把那十几个储物袋全解下来,放到地上。眼看和这群人难免一战了,他可不想背着百十斤东西,还跑去和别人打架。

    “既然这小子都发话了,曹当,你就去满足一下他嘛,别打死就行了!”曹宇冷笑着吩咐一声,便不再管张元了,径直把林萌往他怀里拉去:“小妞虽然不好看,好歹也算嫩嘛!”

    曹当便是那红衣青年,双手揉搓个不停,嘿嘿笑着便往张元走去。

    但刚走了两步,眼前却是黑影一闪。他下意识地住了脚,却见张元不知何时已从他眼前消失了,背后却传来“哇呀哇呀”的叫喊,不远处的人群里,吸气的声音几乎汇成了龙卷风。

    曹当猛地回头,便看到了令他终身难忘的一幕!

    张元已不知何时到了他身后,正在曹宇等人中间往来穿梭,脚下像装了风火轮一般,曹宇等人纷纷躲避,却谁也躲不开他;而他每迈动一步,必会一掌拍出,而且必定会命中一人。

    不过眨眼之间,他便在人群里走了一圈,而曹宇和他身边那七八个青年,便全都整整齐齐地倒在了河岸边、青石道上、杨柳下,呻吟声此起彼落,竟没一个人能立马站起来!

    曹当只骇得额头见汗,一双腿肚子不停地打着闪,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这家伙,他是妖怪吗……”后天境一层,打败七八个后天境七层、八层,而且还败得这般干净利落,也怪不得曹当会这么想;而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更是骇得他后背发凉!

    “这……这小子……”不远处的众人更是惊骇不已,他们作为旁观者,看得更加清晰些。特别是那将官,身为先天境高手,眼界不是这些后天境的家伙能比的。但越是看得清晰,心头就越是惊涛骇浪:“这家伙的身手,恐怕就连本官,也不一定敢说稳稳能胜过他啊!”

    望着卓立河边的张元,将官心头涌起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念头。

    “好小子,居然敢偷袭咱们,你找死!”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两分钟,那几个青年终于爬起来了。曹宇大声厉吼着,右手一翻,那镶了晶钻的华丽长剑便紧握在手里。

    那长剑一泓秋水,倒也算得一柄不俗的宝剑。不过张元一看他那捏剑的样式,便忍不住一阵摇头:脚下虚浮,手腕无力,剑锋偏斜,出招收势都不方便,只不过是半吊子而已。

    想来也是,这曹宇的家境明显不弱,他都二十来岁了,却还只是后天境八层,就算不是太废物,也强不到哪儿去,能指望他修炼出什么高超的剑技来?

    不过一看曹宇祭出宝剑,其他青年也都纷纷从储物袋里取出兵器,就连被吓得浑身如筛糠一般的曹当,也缩手缩脚地取出一柄大刀。立时间,护城河畔刀光剑影,竟也有几分威武!

    “看,动刀了,那小子要吃大亏了!”人群中有人又是兴奋、又是恐惧地念叨。

    “这就是不知进退啊!人家是谁,曹大公子,武学堂高材生,家里依靠着天煞会做着兵器生意,至少也算一个街区的首富了吧?你一个小小的后天境一层,怎么敢和人家比?”

    “就是就是,本来道个歉就好了的事情,非逼得人家动刀子,看你怎么收场!”

    看热闹不嫌事大,这些旁观者自然不吝于阴阳怪气,就算事情的起因是曹宇蛮横霸道,那又怎么样呢,反正不关他们的事,被砍的人又不是他们,他们又何必担心什么?

    至于张元能不能赢得了曹宇他们,几乎所有人都是肯定的:不可能!

    你身法高明又如何,乱刀之下,你还有本事躲开去?别忘了,你才后天境一层!

    然而很快,旁观者的舌头又吐出来了,久久不能缩进去!

    只见张元随手一捞,从旁边柳树上折下一根枝条,抖直了,真如铁棍一般;脚下一动,枝条横扫,“啪”地一声扫在一柄阔刀上,那青年拿捏不住,阔刀竟“咣哐”一声掉落地上!

    张元脚下再动,那神鬼莫测的“火苗”身法施展出来,手中枝条如长剑一般不停击出,每一击都会落在对方的兵器上,有时是刀面,有时是剑刃,有时是枪杆,有时是斧缘,但每一击,都会击中对方的破绽,都落在对方使力运力的支点上,都会让一柄兵器脱手落地。

    那曹宇双手紧握着剑柄,手腕在瑟瑟发抖。他的长剑还握在手中,不是他剑法有多高明,而是张元暂时还没有找上他:他虽第一个拔出长剑,身子却缩在了所有人的后面。

    但是,等最后一个青年的大刀被击飞,他身前再没有人挡路的时候,张元终于还是瞄上了他:柳枝一挺,如剑锋般刺将过来,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觉得腕上一痛,长剑也掉落了。

    “这剑,看上去倒是挺好看的!”张元弯腰拾起长剑,啧啧赞叹两声,收进了储物袋。

    “你!”曹宇一怒,正要讨还,却被张元看了一眼,嗫嚅着退了两步,再也不敢吭声。

    他舍不得这柄剑,花了他几十枚银币买的,但他更没有那个胆量,敢让张元还给他。

    “好了好了,时间这么迟了,你们还做不做任务了?”那将官终于又找到机会凑过来,大声嚷嚷道:“你叫张元是吧,把长剑还给人家,咱们该出发了……”

    张元看了个一眼,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却没有答话。

    那将官脸色一白,后半截话被生生噎进肚子里,噎得他直翻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