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训练目标:升级一个资源採集处(上)

    夕照浸沐的球场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宣示着一天又快要结束。场上的少年们个个挥洒着汗水,球在场上四处奔走,吸引着全场的焦点。

    「哦哦哦喔喔!!」

    隐约传来一些欢声雷动,听起来小杰的那队又得分了,我也不禁激动起来。小杰离他的梦想又近一步了。

    「哦哦哦喔喔!!」

    今天本是小杰所属球队的参赛资格準决赛,本来是没有空来观赛的,然而原本小组报告的讨论临时取消了,我这才有时间去球场。

    然而,现在的我却在厕所里,听着另一个胜利的声音。

    「唔唔唔……唔哈……」

    阿德的上半身赤裸,露出健康小麦色泛红的胴体,肌肉因为姿势和紧张变得块块分明;整个人像是浸泡在水里一样,全身上下布满大大小小的汗珠,甚至还有一些承受不住重力,向下带出一条条水痕。双手被一件亮橘色的运动背心反捆在身后,显露出漂亮的胸腹部、巨大隆起的胯部供我玩戏。

    「嗯啊好热再舔一舔」

    我离开他的唇舌往下侵略,阿德配合的抬起脖颈,方便我的舌尖向下进攻。

    如雕凿般的宽阔而有稜角的锁骨,证明了身前这个人是铁铮铮的汉子,至于那双异常突起、叫嚣着慾望的乳珠,就出卖了这个人淫蕩露骨的情慾。

    一路亲吻向下,怕痒的阿德也不禁咯咯笑的躲闪着,直到我彻底包含住了一直以来控制着阿德的情慾中心。

    「哈啊」

    好像一瞬间被撕扯掉力气一般,阿德夸张的瘫软下来倚靠在墙上,只靠我的双手支撑住他的紧实臀部。

    「哈啊啊啊好棒嗯啊」

    一根粗棍在我的嘴里不断进出,被照顾得不停颤抖。高潮频袭却不得解放,只能无止境的潮吹,射得我满嘴都是淫水……我恍惚有种嘴里承接的淫液比口水还多的感觉。

    「不…不要……」

    我的动作故意顿了一下,随即开始缓缓吐出口中的茎根。我故意控制着口腔的肌肉,蠕动着刺激肉棍,随着炽热涨红的巨物一点一点的出现在空气之中,阿德的喘息反而越显粗重。

    「啊啊!你等一下啦啊啊……啊嗯……!」

    阿德的前列腺液尝起来隐隐能感到甜味,可能还有种热带水果的滋味,相较小杰的味道更清淡一些。我发现自己很喜欢这个味道,便再不捨得放开,舌尖不禁戳弄着尖端的小口,唇瓣像在吮吸母奶般啜着,催促着想要更多。

    「等等,我快出来了不可以啊啊啊……咕呜!」

    结果我以一次深喉,接住了又一批兇猛激射而出的淫水。

    「唔呜呜」

    我轻轻舔了舔小阿德的尖端,感受属于这个班草独特的腥甜滋味,恶趣味的看着阿德整个人又颤抖起来。吐出茎干,用手掂起青筋爆胀的昂扬,只是摩擦了几下,铃口又开始分泌出豆大的透明露珠……

    抬头看见阿德紧绷的脸,那个看着随时要射精(但其实射不出来)的迷茫表情,蹙眉敛目,牙关轻咬着下唇,发现我盯着他看,脸彷彿更红了。

    怎幺看怎幺折磨人……

    我紧紧盯着阿德的眼睛,毫不遮掩眼底侵犯的慾望;发现他试图扭头避开,我伸手扣住他的头颈部,将上身拉离墙边,仰头咬住了他的唇;空闲的右手又开始不安分的在乳首流连,时而弹弄,时而揉捏,把阿德弄得喘息不已。

    阿德的茎棍始终没软下来过,18公分的昂扬向斜上方成45度,在亲吻的过程中一直碰触到我的衬衫,淫水一概糊到衣角上,甚至浸透过布料让我感觉到,黏黏滑滑的、具象化的淫亵。

    经过这番碰触,疯狂的高潮週期不停累积,小阿德红得像是要流出血来,颤颤巍巍的尖端上不断有水珠在向下滴落。

    我放开阿德红肿不堪的唇,一条银丝牵在其间垂落下来,淫蕩之至,看得两人都心痒难耐。一个礼拜不见,彼此的身体还是如此的渴望彼此。

    「所以这个礼拜你都没有射过?射不出来?」我握起阿德不住颤抖的下体,然而虽然只是握着而已,但很快阿德的全身便兴奋得发抖。就着淫水和口水的润溼,我粗鲁的搓动起来。

    「嗯哈啊!」全身的肌肉线条绷起,无法控制自己射精的慾望,却也没有射精的自由。阿德颤抖着身体,突然一个脚软,带着一身的火热撞进我的怀里。

    唔

    阿德的体温与气味让我的裤裆一紧,我一边折磨阿德的粗壮,一边就着满手的淫水,开始后庭的探勘

    「啊啊啊好爽怎幺会这样」随着我手指的触碰深入,我感觉阿德的后庭比一个礼拜前鬆,肠壁的蠕动好像在舔舐着手指一般,不用太多力气便长驱直入。彷彿整个灼热的甬道都失去了戒备,全力的邀请我的进入。

    我不禁觉得有趣,便用中指顶弄了两下阿德体内最柔软淫蕩的地方

    「啊!!!!哈啊啊啊」整个人都瘫软在我的胸口,脸颊红扑扑的,一般人恐怕裤子一脱就要提枪撞入那个热浪汹涌的淫穴之中。

    「告诉我」我看进阿德那写满『我想要被深深的贯穿』的双眼,敛着慾望吃力的问,「你这个礼拜都做了些什幺,只要你诚实我会给你应得的奖赏。」

    手指不住的旋转拨弄,我就不信这样的诱惑,不足以让一个慾火焚身的男孩开口吐实。

    阿德不断的在我的身上磨蹭,尝试着将全身的热度转往我的身上。

    「主人姦淫我之后,自己的假屌就好像坏了一样试图满足自己震动震动开到最高,过去最爱的片子都不管用」

    说着说着,阿德的唇追上了我的,溼濡的舌头舔着我的唇瓣好像在催促我张嘴。

    然后,他整个人挂在我的肩膀上,声音几乎是喘息般吃力。「好像好像我的下体罢工了,除了尿液之外,连连前列腺液都没有一滴」

    这句话让我心里一沉,难怪今天的阿德出水量如此吓人,因为是一整个礼拜的淫水一次喷发!

    我依然处于思考之中,阿德突然就靠了上来。

    「主人」阿德的声音就在耳边发颤。

    然后退开,双膝在地上敲击的声响隐约可以听见,现在的阿德只大约与我的肚脐同高。

    衣物沉闷的坠地声响起,终于露出我雄伟的刑具。此刻已经完全勃起,布满青筋而显得残暴的茎干,在阴冷的空气中伸展着20公分长5公分宽的身躯。

    阿德只是看了一眼,整个人的气氛突然变了,我清楚的感受到那种渴望的情绪在阿德四周冲撞,透过瞳孔直射而来。

    阿德紧盯着我的双眼,舌头从栖息处探出头来,自我下体的背脊根部缓缓舔舐向上,最后满意的舔去我忍俊不禁流淌而出,积攒已久的甘美糖浆。

    「啊嘶」直到整只粗屌都没入了乾旱的深渊之中,热情的祈雨仪式开始之后,我才真正觉得今天终于正式开始了。

    篮球再一次迎面而来,小杰双脚一跃腾空而起在空中抄下了此球,一个转身运球,向三分线跑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小杰的队伍虽然一路领先,但是对方也不惶多让,在最后一局一口气追了四分,现在小杰的队伍居然落后了三分。

    『糟了必须再拿下几分,否则恐怕再追不过!』

    小杰趁转身跳投的空隙瞥了一眼场外,不见主人的蹤影。

    『主人,你跑到哪里去了,一定要为我们加油啊』

    其实小杰早就知道自己的主人来到场边观战,因为他那本就粗壮的下体,在酣战之中突然产生反应,在球裤里窄小的空间里暴胀起来,要不是小杰趁机调整了一下生殖器的位置,恐怕那粗大的龟头都要从裤头探出头来。

    当时他趁隙扭头在场外看了一圈,很快就发现了主人的位置,那一瞬间被彻底调教得无姦不欢的躯体彻底的点燃起来,原本运动中便浑身发热的身体,加上淫慾的蒸腾肆虐,体内的水分简直要流乾。

    甬道里自然也彻底的折磨着,看到主人之后潜意识便告诉自己那甜美的情慾果实唾手可得,只是与阿德不同,小杰同时也干入过主人的后庭,因此他的肉棍才有这幺大的反应。

    小杰站在线上,正在与面前阻挡的对手僵持分心之际,突然感觉屁股被掐了一下,一不小心球就被抢走了。

    什幺?

    球到了敌队手上,小杰顾不得转身查看,只管上前追逐。

    乘着身高优势盖了一颗漂亮的火锅,球再度于手中飞舞,此刻正是队友需要自己的时候,再大的困难都要克服!

    随后的十分钟内,小杰靠着一次助攻和一次投篮,前后又追了两分,比数又再次拉到了一分之差。

    眼看着胜利即将重握手中,小杰却突然开始感觉到汹涌而来的慾望,裤裆里那根粗硬却突然感觉到凭空而来的压迫,好像突然被隐形的手握住快速揉捏起来。

    「唔唔!!!」在主人长期的姦淫调教下,小杰迅速的进入了状况。

    『主人』

    小杰的脑袋突然有了一个特别的想法。主人和性奴之间的联繫,不仅仅是性慾层面的,有时甚至还能够令感官相通。

    主人似乎另外还有其他性奴。而现在,主人正在场外的某处接受那个性奴的爱抚。

    突然之间,小杰的脑中充满了各种情绪,既有同伴加入的欣喜和一丝同情,无奈和恚怒,羡嫉和慾望,总之他满心只想着去见主人。

    下体那异样的舌尖舔舐感觉,一次又一次深喉的快感是多幺醉人球一次次落地的声音突然与心跳同步,唤回了小杰恍惚的意识,他明白要赢这场比赛,就必须先赢过自己!

    全场比赛已近尾声,小杰又一次取得控球权,向着三分线奔去。下体突然感觉一鬆,原本阵阵强烈的刺激剎那间停了下来。

    『可恶一定要一举解决对手!』

    转身,双脚微蹲,起跳球脱手的瞬间,突然感觉到裤裆内的粗硬凶器那久违的完整包覆,甚至还可以感觉到湿热的肠壁触感。

    「吼!!!!」

    那股快感化成实体冲出隧道,击打在小杰的大腿上;高潮来得太强烈,抽插的速度太快,甬道里温度太高,小杰落地时双腿一软,整个人跪坐在地上,双手撑地,内裤里多了一滩淫水的痕迹;布料早已浸满汗水,无处可去的淫液渐渐顺着大腿内侧汩汩滑落。

    「赢了!!赢了!!!我们赢了」

    即便如此,小杰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赢得如此无助。

    奇蹟般的赢球让全场沸腾,同样滚烫的躯体被两个队友和一群助阵的朋友们抛到空中,无数的手把小杰横抬着,好像英雄一般的欢呼方式。

    他努力忍住快感的侵袭,不忍心打断大家的欢呼,只能任凭身体与性慾一起翻腾。

    正当小杰就要被放下来时,他的下体也被掐了一下。

    整只手掌包覆住巨根,就像在掂量形状,硬度和份量,绝对不是不小心碰到的那种掐。

    小杰满脑子都是操干的念头,加上下体来自主人的,那种强烈的同步性爱刺激,让他根本无暇理睬是谁趁乱掐了他。

    终于他落在地上,耳中已经全无声响,双瞳中无声的烧着慾火。他已经好久没有如此想要在某个人的甬道中释放出精液了。他想要狠狠地冲撞,看着身下人的淫蕩哭喊,想要把那根随着自己顶弄而起舞的淫屌干得无手射精

    「小杰走!我们去好好庆功一番!」

    周围的观众开始散去,他支撑着站起来,队友靠了过来亲密的搂住肩膀,準备邀小杰一起去好好庆功一番,却没想到他全身上下如火烧般灼热。

    「小杰你中暑了?我们带你去保健室!」却不想被小杰匆匆挥开了手臂,只留给两人背影,离开了球场,孤身一人朝着教学楼的厕所走去。

    在他看不见的球场角落,有人遗落了一双视线在小杰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