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王子擒情百零八 > 王子擒情百零八-第3部分
    你看那山洞,一眼看到底,应该没危险!”黄微微的眼尖,大声嚷道。

    正在说着,大家都看见了约有几百头狼正在追赶过来,这时候不容多想。

    “走!”黄正英带着四位美女跑向了山洞。

    这个山洞的洞口有二米多高,一米多宽,形状接近长方形,好像是一个鬼斧神工的杰作。他们一进山洞,立刻把洞口边的石块拾起来,叠在洞门口上,把门死死封住。

    刚封好洞门的时候,狼群恰好赶到,在山洞门前徘徊嚎叫,有的狼还用前爪在不断掏石块,看样子想钻进来吃人肉大餐。黄正英他们吓得大惊,立刻又把洞里面的一些能搬得动的石块,拿来加厚二三层石堆顶住洞口。

    这时狼是不可能冲得进来了,大家才略为放心。同学们这时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说不出话来。通过石缝透进来的阳光,大家才发现人人衣冠不整。上衣和裤子,没有多少地方不是穿窿打洞的。

    梅花更惨了,自己的腿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刺伤了,鲜血直往外涌。这些鲜血的腥味,引得外面的狼群兽性猛发,越来越大声地呜咽叫着,并不断尝试着推开石块。凤熙吓得大哭起来,梅花、利华、微微三位女孩子也跟着抱头痛哭了。

    看着梅花不能止鲜,大家把背包里的所有东西都取出,看有什么可以止血用的。本来女孩子的包里面装着是什么?男孩子一直都想知道的,但是从来没有机会看见过。这个时候,四位美女顾不上矜持了,纷纷把自己的背包交给黄正英找。

    最后黄正英很失望,大家的背包里什么止血用的药物都没有。

    “怎么才能止血呢?”黄正英自言自语地说。

    “用淤泥沾住就可以了。”黄微微指着石洞侧边,靠近洞口处滴水的地方指一下,“那里有淤泥!”

    “慢!”梅花急忙叫住黄正英,“这些淤泥不知道积压多长时间了会有细菌,用了怕会引起感染。”

    “那怎么办?”黄正英问道。

    “只有一个办法,用手掌压住一段时间,就会好了!”利华有把握地说,“你们看护士打针,完了之后不是按压一会儿吗?”

    “可是她刺伤的伤口那么大,按压一会儿肯定止不了血,我想起码要按一二个小时。”凤熙说道,“她伤的位置又是臀部下一点的地方,她自己又按不到,我怕晕血又不敢按!”

    这时候,四位美女都把目光注视在黄正英身上。黄正英这时候也窘啊!要他在众人面前用手去压紧一位美女敏感的部位,想想都是不自在!

    可是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他只好吐几口唾沫抹在自己的手心上,然后就准备去压住梅花的臀部伤口。

    “你这是干什么?弄得这么恶心!”

    “你是知道的,唾沫具有杀菌消炎的作用!”黄正英为了减轻梅花的紧张感,笑嘻嘻地边压边说。

    “哎呀!”一位陌生男子用手压住自己的敏感地带,梅花感觉又酸又疼,又舒服又难受,那种滋味真是难于形容。

    另外三位美女看了感觉又好笑,又害怕,又想不明白。利华不由自主地说:“是不是真的到世界末日了啊,这样的事也给我们摊到?”

    “哦!”凤熙接口说,“有可能,要不然gz怎么会出现这种怪事?”

    “如果真的是到了世界末日,我们可要学习一下‘末日姐’的做法。”黄微微忧郁地说,“或许这样才是我们生存之道!”

    突忽,从远方传来老虎的吼声!这里怎么也有这恶虫?狼群听到虎啸,吓得拔腿四散逃跑。真应了那句“赶走了狼来了虎”的话。 四位靓女真想哭爹喊娘的,又怕引来恶兽,只有在压抑中痛苦地哭泣着。这时候天色已暗,在洞中只看到个人影。

    今夜怎么过?是否还有明天呢?

    三位姑娘对老和尚叙述自己的经历到此,不知怎地,老和尚竟打了呼噜声。黄微微也说到喉胧都干了,正准备喝口水。谁知老和尚竟然没有睡着,他开声询问道:“故事就这么结束了?”

    “还没有,利华,你接着跟法师说说,让我休息一下。”

    “好的。”于是利华接着刚才的故事,向老和尚尾尾道来,当说的有不准确的地方,凤熙急忙帮忙补充完整。

    第十回 穿越金陵古战场

    后来,是黄正英跪蹲在梅花的后面,过了良久,才帮她止了血,黄正英只累得腰酸骨疼。

    “应该止血了吧?”黄正英羞愧地说。

    yuedu_text_c();

    “那你放开手,让我自己摸下。”梅花带有感激呜咽的口气轻声说道。

    这时,天色全暗,伸手不见五指,大家连个人影都几乎看不到。只可惜是组织上午游玩白云山,因而没有人会拿手电之类过来,同学们又没有吸烟,更不会拿打火机之类啦!

    看来今晚,只能在黑暗中渡过!

    女孩子都是很怕黑的,特别是在这相当恐怖的野外。当大家听说黄正英已经帮梅花止了血,赶快向他靠拢过来。一会儿,黄正英的前面,后背,左肩右臂都伏着美女。顿时间感觉软玉裹着全身,少女的清香沁人肺腑。这不正是他想得到的吗?

    黄正英全完沉醒于儿女情长了,哪里还会对明天的担心呢?不过他也不敢放肆,也只是静静地坐着,做众女子的真皮沙发而已。只是可怜这几位姑娘,要在担心害怕中渡过了一个漫长之夜。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当黄微微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和三位姊妹横七竖八地躺在黄正英身边,不由心中羞愧。她想起了自己的情人吴礼茂,要是他在这里有多好啊!如果是他在这里,自己宁愿在这种环境跟他过一辈子,可是他在哪里呢?这时黄微微还不知道吴礼茂也在sn中学了。她之前听说周杰伦来学校,她想自己都有一位“周杰伦”,所以并不去观看,可是她怎么也不没有想到,这个“周杰伦”竟然是自己的情人。想到此,她悠悠地叹了口气,打量着这个天然的山洞。

    只见一缕缕阳光从石块的缝隙中透进来,把整个山洞照得亮堂堂的。这个山洞有点像一间四十来平方的房间,形状近似正方体,高约有二米六七,人略为踮踮脚就可以触摸到山洞顶。洞顶靠近洞口的地方有水滴,其它地方都很干燥,就好像是一块大石块用来做屋顶似的。山洞的四周就像人工雕琢的石墙一样,只有靠近洞门口滴水的地方,才生长了许多藤草,现在进入深秋,草已经干枯,不过青藤的生长还是很旺盛。天啊!地板非常有特色,是一大块接着一大块的台阶,由洞门口往里面步步上升,每一级台阶都有一张床那么大小,恰好就有有五张,好像专门为他们五人准备好了似的。

    正在黄微微打量着山洞里的景物时候,黄正英和另外三位女孩子也陆继醒了过来。这时候大家都对洞内天地一目了然。

    “外面没有猛兽了吧?”梅花问道。

    “没有了!”黄微微说,“我起床很长时间了,都没有听到外面有什么动静。”

    “我们出去看看,看能否找到什么线索!”黄正英说。

    “对,看看能否找到老师他们。”

    于是大家就小心翼翼地搬开了石块,这时候才感觉到这些石块是那么重,也不知道昨天是怎么能又快又好地叠起来的。说句不好听的话,或是狗急跳墙了吧!

    当洞门足够伸出一个人头出去的时候,利华拍拍正英的肩膀说:“正英你伸头出去看看,安全了我们再继续搬开。”

    “老爸是武林局的,确实就不一样!”凤熙赞叹着,“有你这么细心,我们就安全了。”

    “你也不错啊,万一我们真的要住在这里,你不就可以发挥你家里是开饭馆的特长了吗?”利华反驳着说,“那样我们天天就可以吃大餐的了!”

    “呸呸!乌鸦嘴——”梅花赶快喝住,她是高干的女儿,在昨天已经被吓坏了,岂能还在这里长住?

    “大家不要吵了!这样会分心,影响正英看清外面的情况。”黄微微她来自农村,为人聪明善良。

    微微她只因读小学的时候,受到了意外的影响,导致成绩不理想;在初中读书又谈恋爱,成绩在班里是中等水平;不过文化成绩并不代表个人的天赋。

    我们可以看到,有相当多的大碗,其实他们在中学阶段,过得很糟糕的,但是他们有某项特长,才造就了他们的辉煌!黄微微的特长是亲和力很好,善于做众人的首领。这时候她知道一定要调和众人的关系,只有大家团结一致,才能解决随时出现的困难。

    当观察确认安全无虞之时,黄正英带领着四位美女走出了洞门。站在山洞门前的平地上环视,这时候大家看清楚了周围的景色。

    只见到山洞位于瀑布的正前方,座落在山腰处,山洞的位置略为高点,只要向左边环绕着半圆弧路线往下走,大概步行三千米左右就可以到达瀑布潭水边。

    瀑布上游飞奔下来的水帘,阳光照射出一道彩虹,巨大的水流沿着山沟,蜿蜒流动,经过了山洞正下方二三十米处的山脚下,他们可以听到哔哔地流水声。

    山洞的左边是一座小山岭,它把山洞的主山和瀑布的小山岰连成了一片,右边也是一座比左边稍低的小山岭,它也把山洞的主山与瀑布的小山岰汇成了一片。瀑布的水流经过山洞前的山沟,流进了大山的暗河里去了。

    沿着山洞瀑布环视一周,见到处处生机勃勃。参天大树,青藤缠绕,人高蒿草,不知名的野花漫山遍野,还有许多可爱的小动物在草纵中,密林中,跳跃追逐着。阵阵秋风吹送,带来了清香、水声、鸟鸣声。这里真是一个世外桃源啊!

    “白云山有这么美的地方,真是意想不到啊!我们现在就爬上山峰,看清楚应该往哪方向走!”利华提了个建议。

    “不用看我,你们作决定。”凤熙看着梅花征求自己的眼光,立刻回应。

    “太高了吧!”梅花毕竟是个高干子弟,哪能吃这样的苦。

    “要不然这样吧,梅花你就留下来,守住山洞!”黄正英笑了笑说,“我们四个人上去看看,如果发现老师他们,再过来接你。”

    “不!”梅花害怕得尖叫起来。

    yuedu_text_c();

    “正英,你不要吓梅花。”黄微微扶着梅花的双臂说,“我们在任何时候,也不会放弃在座的任何一位同学!”

    三位女孩子听了非常感动,大家自然而然地把黄微微作为女伴的首领。

    他们一行五人,艰难地爬上了山峰之巅,此时已到下午时分了。

    “你们看!”大家顺着黄微微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到远处有好像是有古代的军队在作战。

    “你们说会不会是在演‘楚汉传奇’那部电影呢?”凤熙问道。

    “应该不是吧!”黄微微因为来自农村,整天接触的就是青山绿水,眼睛保护得很好,视力清晰,她接着说,“你看那些旗号好像是打着‘朱’字,对了,还有‘脱’字的。”

    “啊!那岂不是朱元璋在跟脱脱帖木儿在打仗?”梅花大吃一惊说。要知道梅花她平常在家没事干,就是喜欢在学习之余看了一些历史书,知道朱元璋智夺金陵城这么一回事。

    梅花显得不可相信地说,“这样我们岂不是真的穿越时空,回到明朝了?那我们所处位置应该是金陵城附近!”

    “我看你‘穿越小说’看得多了,怎么相信这回事?我们所在的是gz城!”利华哈哈大笑地说,“我们只是迷路了而已!那些打仗的应该是在拍大型古装戏罢了。”

    其他人还正在质疑着:“上白云山才走那么一点路,即使迷路也能看得见gz城的高楼大厦才对呀!”

    正在这时候,忽然发现绣着“脱”字旗号的人马败了,正朝他们所在的山边方向溃退。眼见就要穿过山脚下的大道。突然,山底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埋伏着二三千人马,打着“汤”字旗号,奔杀了出去。

    顿时‘脱’字旗号人翻马仰,残余部队望风而逃。一会儿悲壮的战场平静了下来,“汤”字旗号的战士打扫战场之后,相继撤走。这时只见战场遍地狼烟,几乎遮挡了夕阳。死人流出的鲜血,汇集成小溪泊泊在流动,惨!一幅悲壮绝伦的画面啊!

    “这部戏拍得太精彩了!简直就是真的一样!那些群众演员素质也太高了!这跟平常看到的戏简直有天壤之别啊!”梅花连连发出感叹声,“都这么久了,演员们应该起来了吧!”

    可是,一二个时辰过去了,那些倒在地上的人,始终没有站起来。突然现许多狼在那里,正在嘶咬着那些尸体呢!

    看着这光景,谁也知道是什么回事了,这世上竟真的有穿越时空怪事,它又偏偏摊在自己身上。顿时惊恐、饥饿向五位同学袭来,看着日沉西山的迹象,赶快回到山洞!大家不约而同想到这点,立刻向原路走回!

    他们明天的日子怎么过,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当利华向老和尚述说到此的时候,讲了二节课的时间,也感觉到非常累了。凤熙见到,赶紧接起话题,讲叙跑回山洞之后发生的怪事。

    第十一回 捕猎

    后来大家一口气跑回了山洞。这是天色已晚,大家几乎一天都没吃过东西。个个饿得饥肠辘辘,没精打彩的。可这时候要出去找吃的,可就有点危险了,因为猛兽总是喜欢在傍晚日落时分出来找吃的。

    为什么呢?你看那小溪边,有许多山羊、猴子、梅花鹿在喝水。它们吃了一天的素食,现在正是喝水帮助消化,以及补充一天损耗水分的时候。如果这时候出去打猎的话,肯定手到擒来,可是其它肉吃动物也知道这个规律,你看那些狼、老虎、狮子等凶猛动物,都喜欢在这个时间出来觅食的。当然河边会是它们的首选之地,它们知道吃草动物正在那里。

    梅花家里有大量的书籍,她又从小就喜欢读,所以动物的生活习性,她是非常了解的。当她看出黄正英想到溪边抓只山羊的时候,她赶快拦住他,告诉他这样做危险太大了。

    这时黄正英已经往下走了十多米,再走一半路程就可以到达溪边了,那么多小动物都在喝水,轻而易举抓只过来的。听了梅花的劝说之后,他想了想,自己平常做什么事情,都三思而后行,现在处于危险时期,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古训是不会错的。因此他迅速爬了回来。

    “同学们,请大家每人用手抱住洞门口前的一块石块。”利华大声宣布着说,“如果遇到危险,大家迅速撤回洞里,并用石头封住洞门。”

    “对!”梅花完全放下高干子弟的架子,第一个跑去洞口边抱起了一块石块。

    “都说利华有安全意识!”凤熙也去抱一块大的,勉强抱了起来。

    “大家量力而行,选择石块不但要能抱起来,还能抱着跑才行。”黄微微见到凤熙吃力的样子,赶快补充了一句。

    凤熙听到了迅速换一块稍轻的石块。

    这时候每人都抱着一块石块,站在山洞门前的三五平方大的平地上,注意着山底下。大家心都在想,是否如梅花所说的那样,有猛兽出现;假如没有的话,那明天他们就有机会到溪边捕猎了。

    利华看着大家都注意同一个地方,感觉到不够安全。

    于是提出也的建议:“正英和梅花观察山脚情况,自己和凤熙观察山洞左右两边,微微同学是在五人之中身材是最高的,就观察山顶情况。大家如果发现情况,要立即开声通知,大家按照靠近山洞近远位置,次序撤进洞里。当全部五人都进了之后,大家立刻将手上的石块进行封门。正英最后一位在进洞之前,如果太危险了,要将手中的石块扔向猛兽,吓阻它一下,以争取叠石块的时间。”

    yuedu_text_c();

    同伴们听到利华布置得井井有条,对能生存下去就更加具有信心了。于是大家就按照她所说的去办。

    一阵阵山风吹来,若是平常是多么凉爽的感觉,可是现在却给人带来了的幻觉,是不是猛兽出来了?凤熙和梅花胆子最小,好几次尖叫了起来。那凄厉的喊声,使得众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浑身起鸡皮疙瘩。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还是会来!”微微仰头望着那云雾迷茫的山顶,头也不敢回地安慰了一下众姐妹说,“大家不用怕,我们农村是有点讲迷信,以前我妈带我去看相,也推过八字!”

    “算命的人说你怎样?”凤熙蛮感兴趣的。因为她家原来是在镇里的,后来因为父母有眼光,在邓公九二南巡之后,知道天朝必然会发生惊天动地的变化,所以父母辞去了镇里中学民办教师的工作,双双下海,发展至今,竟然在sc里开了一间五星级酒楼。这些经历在她的家乡引起了轰动,家乡人都说是她的家风水好,家里人的命好!所以凤熙她妈也没少带她去算命、测八字之类。

    “他说我啊,日后必成大器。富贵双全,儿女有五六个……”

    “他说你老公姓什么?哪里人?”黄正英本来认为算命是迷信,很无聊的事,可是自己现在亲身经历的怪事连连,不由也相信起来,问微微他最想知道的事情。

    “对,说你的老公是不是也姓黄?”利华是个非常精明的人,一听就知道黄正英肚子里有多少条虫子了,故意插话揭穿他。

    说实在的,利华对这位鸡腿岛人并没有多少的好感。主要是因为鸡腿岛有些不良的政客,整天在跟天朝唱反调。为此他爸爸身兼国安局要员,没少为这些事浪费了时间,而利华在这种环境下,耳濡目染,自然而然对鸡腿岛人产生这种反感的情绪。不过这是年龄和经历的原因,她对鸡腿岛人的认识是片面的,随着以后种种事情的发生,她会改变对鸡腿岛人的看法。

    黄正英羞愧得不敢开声了。微微也没有向他解释,因为微微她心里知道谁将会是她的老公!

    由于黄微微的话无意中激中了凤熙的兴奋点,她们俩人饶有兴趣地聊了起,说到精彩之处,连梅花、利华都格格大笑起来。她们通过这样的聊天,既加深了相互的了解,又无形中消除了大家此时的紧张感。

    “老虎!”梅花尖叫起来。

    大家顺着山脚下各种动物的惊恐叫声方向看去,只见到一头足足有四五百斤重的斑纹大老虎,在追捕着山羊。看官知道,山羊是最善于爬山的,老虎就不一样了。我们常说“下山猛虎”,上山它就没那么简单了。山羊非常清楚这一点,它咩咩地惊叫着,往山上跳跑着。眨眼功夫就跑到众人面前,它看到这么多人,这头野生的山羊也十分害怕,但是后面的老虎更可怕,所以它慌不择路,竟然冲进山洞里面去了。

    这时候情形危急,幸好利华提前布置合理。正英扔出去的石块,由高处往下滚,轰轰然,气势惊人,果然吓得老虎停了下来,抬头观望,看见几个人在上面,瞬时有些害怕。因为人在动物之中也被流传为人王,它们也相当害怕人类的,不是迫不得已,它们是不会去拈惹人类的。

    老虎这一停顿是暂时的,到了嘴的小肥羊,竟能让它溜走?饥饿战胜对人类的害怕,老虎猛一低头,前后腿都向下一屈。黄正英知道它将要一跃而起了,赶快撒腿往后跑。

    幸好大家按照利华的之前的布置,迅速都进了洞里面。如果不是事前说明,洞门口这么窄小,恐怕大家为了抢进山洞里,对撞碰晕一二位美女,也不奇怪。

    就在黄正英跑进洞里的那一瞬间,老虎就扑在黄正英刚才所站的位置。大家迅速用石块塞住了洞口,正吁出了一口气。

    “老虎会用屁股往门里撞的!”梅花见大家不动手搬石块了,赶紧大声说,“大家快用洞里边的石头加几层堵塞住。”

    大家听了梅花这样说,不知道自己哪来这么大的力气了,平常俩人抬不动的石头,现在这些弱女子竟也能迅速搬动了。一会儿功夫,几乎洞里面的所有石头都堆叠在洞门口了。

    这时候外面还有阳光,大家透过石缝看到,老虎正在洞门口前左右徘徊,不肯离去。一会儿,它果然用屁股猛地撞击洞门。只见洞门的石块被震得泥沙一阵阵滚落在地,沙沙作响!吓得四位女孩子脸无人色,尖声大叫,哭喊连成一片。

    “大家不要哭,快来顶住门。”关键时刻,还是男人起了作用。黄正英一边跑过去顶门,一边向另外四位女孩子打招呼。

    梅花默不作声,立刻跑上去帮忙捡起碰掉下来的石块,重新塞住。

    “好!”凤熙也冲上去帮忙往外顶住。

    “好的!”黄微微也毫不示弱。

    “慢着,大家不要都用力往外推,要不然这些石块会给我们推出去的,那老虎就不用撞了!”利华急忙叫道。

    “你还有心思说笑?”黄正英大声嘶吼着!

    “大家学梅花那样,就是把震荡松的石块重新敲打紧,老虎一定撞不开的!”利华赶紧说。

    她此时也不还正英的嘴,弯身拾起一块石头,用来敲打紧松弛的石块,她用行动来说明自己刚才说了一句画蛇添足的话。

    有了正确的方法,任你老虎怎么威猛,也撞不开这个洞门。

    大家这时候都比较放心了。竟然一边在重复着挤紧石头的时候,一边聊起天来。

    “你们说,老虎撞门这么长时间都撞不开,会不会学人一样用爪来掏石块去啊?”凤熙扭头问着梅花。此时大家都已经领教过梅花这方面的能力了。

    yuedu_text_c();

    “谁叫你说给它听到了,它会的啊!”梅花认真地对着凤熙说。

    “哇——”凤熙大声哭了起来。另外几个人听见梅花这样说,也吓得脸如土色!

    到底黄正英他们是否会成为老虎的盘中餐呢?这要看他们的运气了!

    “看来你们都是很聪明,能够化险为夷!”老和尚听了这么长时间,终于评价了一下黄微微她们的事迹。接着他又好奇地问,“后来是怎样赶走老虎的呢?”

    黄微微见老和尚对这件事情还是这么感兴趣,又接过话题聊了起来。

    第十二回 天掉下来个猎物

    原来他们在拼命地抵挡住洞门,防止老虎的入侵。最后梅花说了一句玩笑,竟然吓坏了众人。

    “对不起!我刚才说笑的。”梅花赶快向大家道歉,“老虎没有这方面的技能,否则还能有人类?”

    这时候大家才破涕为笑。微微嗔怪着梅花在这种情况下开这个玩笑:“你知道么,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啊!”

    “好了,众位姐妹,我求饶了!”梅花作状可怜的样子。

    黄正英身为青年男子,他感觉到梅花是多么可爱,是多么需要他的保护啊!

    “梅花,没事的!”黄正英安慰着,“有大哥在,她们欺负不了你的!”

    “耶——”另外三位美女喝起倒彩来!

    此时,外面静悄悄的,因为老虎在这里,所有动物都远离这是非之地。只有那不知是何种类的猴子,还在高高的树上发出有猛兽的警讯声。再过了一会儿,这猴声也不再响了。

    “老虎走远了!”梅花说道。

    此时,大家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地累啊,快要扒在地上了。

    “呼呼——,呼呼——”一阵阵重重的呼吸声从众人身后面传来。

    同学们往后一看,那头山羊在微弱的光线下,龟缩在山洞的最上方角落之处,这头吃草动物,竟然眼睛也能发出一点亮光。

    “想不到古人所说的‘守株待兔’,这样的好事竟然今晚降落在我们身上!”黄微微咬文嚼字起来,说起笑话来。

    “今晚就要看凤熙的手艺了!”利华高兴地说,“我已经快饿扁了!”

    “不!”熙凤吓得连连往洞门方向倒退,“我不敢宰羊!”

    这也难怪她的,一位花季姑娘,有的鸡鸭都不敢宰,哪里敢对一头羊下手呢!

    凤熙眼光在众人面前一一扫过,看到谁的脸上,谁就摆手或摇头说“i no!”

    “黄——俊——英——”黄微微一字一句地念,“你‘no’什么?你是个男人,你不做这事,难道要我们这些如花似玉的千金小姐去干?”

    “这——”黄正英想想也是,虽然自己是名人之后,在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但是今天由不得自己,他搓搓手向着利华问道,“那你说怎么办呢,智多星?”

    利华的出身使她的阅历丰富、胆识过人,她的勤奋使她的知识面很广,方方面面都造就了她女强人的性格。因而听了黄正英用这种称呼来叫她,使她很受用。

    于是她说:“我们大家围成一个圆弧包抄过去,我们四位女同胞按住它,你就用西瓜刀割它喉放血,那不就行了!”

    “好!好!好!”黄正英听了大喜,连连鼓掌。

    “不行,我不愿意参加!”梅花和凤熙都喊了起来。平常她们都鼓欢吃羊肉的,可是现在要她们亲手杀死一头羊,一头眼睁睁瞪着你的羊,觉得那样太残忍了!

    “我有个办法!”黄微微想起自己在农村生活时,看见一些人杀鸽子时,放在背后捏断它的气,目的就是不忍心看着它死掉。

    yuedu_text_c();

    “只要用一块布罩住它的眼睛,完后用……”黄微微用手指一指门口里的石头。

    “这个办法更好!”梅花她们欢叫起来!

    是啊!这样就可以保护小姑娘的爱心了。

    别无选择,宰羊的整个过程只能是黄正英一人承担起来了。当他把上衣脱下来的时候,朦胧中,看起来还是个胸肌发达的小伙子。梅花不禁多看了两眼。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黄正英终于把羊宰开了,但是没有水清洗内脏,也没有灯火,看来只能等到明天再弄熟了。

    他把二只羊腿割了下来。

    “梅花,你比较饿,咬一口尝尝味!”他摇醒已经睡着的梅花。

    “唔!有点鲜甜,咦,是什么糊得我一脸都是的?”梅花用手摸了摸脸,闻一下说,“怎么血腥味这么浓?”

    “哦,忘记告诉你了,这是生的羊肉!”

    “死正英。”梅花一巴掌打了过去,只听见“啪”一声巨响。黄正英委屈地捂着脸,不敢哼声,打了一巴掌黄正英之后,梅花委屈得又啕啕大哭起来。

    哭声把微微、利华、凤熙都惊醒了,凤熙可能刚才还在梦中想着老虎,问道:“是不是老虎又来了!”

    “不是!”黄正英见梅花不断地哭,害怕大家误会他欺负了梅花,赶紧将头来尾去的事情解释清楚。

    “你真是该挨打,让我们的梅花公主吃生肉!”黄微微扶着梅花安慰道。

    “是我不对,正英他也是无奈的!”奇怪了,梅花吃了生肉,反而帮黄正英说起好话来。

    其实人都是很聪明的,如果别人对自己的爱,即使是用了很拙笨的方式行为,但是自己也是能感受得到的。所以说黄正英对梅花的爱,梅花她不可能不知道的,因此她也不想让黄正英受到委屈。

    黄正英听了梅花这样说,激动得喉咙里好像塞了个什么东西,好久说不出话来。

    “好了好了,你看看,好像发生多大的事情一样。”利华一边说一边拉起凤熙,“走,帮我一起在洞内边寻找一些干草,我负责生火!”

    干草拿来了,利华再在洞里摸索挑选着两块石块。

    “好了,把揉碎的草叶拿来。”利华接过揉碎了的草绒放在地板那块石块的小槽里,用别一块石块的角不断地钻。这时候,大家都明白了,原来就是钻木取火。

    不一会儿,起烟了,火星变大了,着火了!

    大家高兴得手舞足蹈的,迅速加上干草叶,火苗变大了,再添上早已准备好的干藤,熊熊大火终于形成了,火光照在大家的脸上,红彤彤的,一扫近日以来的不快。这时候,外面也有动静,听起来全是往外跑远的。应该是火光透出石缝,惊走了附近的野兽。

    幸好洞内部有许多干枯的藤,解决了今晚的用火,于是黄正英给每人都割了二大块肉,大家正想用青藤插在肉里,放进火里去烤,微微赶快制止。

    “不能用这藤来插肉烤,因为这些青藤是‘断肠草’,燃烧它没事,要是用它插肉的话,它的毒素会渗入肉里,吃了就会……”黄微微打了个手势说,“前二年在广东报纸上看到,好像有位什么亿万富翁就是给这东西害的。”

    “那怎么办?”利华自问自答“好了,有办法了!”

    只见她把肉铺在薄石块上,完后再把石块连肉挑放在柴火上烧烤,只听见肉在炙热的石块上发出“滋滋”声响,肉被烤得黄橙橙的,阵阵浓浓烤肉味,香喷喷的,充满整个山洞,这时候人人口水直流,恨不得马上吞下整块肉似的。

    终于,人人大饱一餐,撑得睡不着了。

    “这样吧!反正大家睡不着,我们先把这些肉切成块状”黄微微说,“咱们可要真的做好长住下去的打算了!”

    “对!”凤熙接着说,“我以前学习过怎样做烟熏肉,这个肉可以储藏的很长时间都不会坏!”

    大家越说越兴奋,感觉好像在野外旅游,或是在农庄做自助餐一样。他们还没有意识到会有更多更大的困难在以后的日子里出现,好像有点“今朝有酒今餐醉”之意。

    “来到这里的第三天所发生的事,就是《第一回美人鱼是怎么炼成的?》的内容了!”黄微微她们向老和尚说解说着。

    yuedu_text_c();

    “哦!我现在已经知道你们故事的头来尾去了,你们真幸运!是实现我的诺言的时候了” 老和尚指着东方说,“你们只要一直向东走下去就有救了!”说完了这句话之后,老和尚又闭目打坐,任由三位女孩子怎么问,他都不吱声。黄微微她们只好望东走去!东方有什么事情在等着她们呢?

    第十三回 马皇后少女情怀

    “有一个美丽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叫作小微,她有双温柔的眼睛,她悄悄偷走我的心。”

    突然,吴礼茂的手机声响了,响铃是一首百听不厌的歌。有时吴礼茂也跟着它唱起来。他心里真感激这位歌手,做了自己想做而没有能力做的事,好像专门为自己写一首向黄微微表白心意的歌。当然他也没想到,这道歌真的就为黄微微而作的。

    “喂!是谁啊?”

    “小礼啊,我是王老五,我正在学校政教处,现在出大事了,你迅速到政教处,梁主任召开紧急会议!”

    “我现在正在ss路上,塞车得很,我们在此阻住了二十多分钟,车没向前走十米,咋办?”

    “没得选择,跑步过来!”

    “好的!”吴礼茂急忙喊司机,“开门,开门。”

    幸好公共汽车还在上下客站范围内,要不然司机不肯让下车的。

    今天很多路人都感觉到自己好像有点眼花的感觉。好像有个人在眼前一晃而过。

    一个小时之后,学校的主要领导都出现在白云山上。李远文同学正在解释一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很多警察在场侦察,有的正在作着记录。医院的救护车也到了,全国最强的医生专家组也到现场办公。

    众人只见黄正英、黄微微、何利华、宋梅花、朱凤熙五人眼睛睁得大大的,躺在地上,经初步检查,发现其它人体功能都正常,但是五人觉好像睡眠似的,对任何刺激都没有反应。

    吴礼茂跟随学校的校警队参加现场维持秩序,他原先只是知道有五位学生在外面出事了,不过他不知道是谁出事了。

    “黄正英和黄微微他们是吃了那颗树的一粒果子,就立刻晕倒在地上……”李远文反复强调这一句话,“我不敢吃,所以我没事!”

    “看来要送这几位学生到医院里做全面的检查,方能拿出治疗方案!”李博士说。

    “既然这样,那我们准备抬他们上车吧!”郑校长接着扭头对傍边随从说,“刘副校长,你要带领善后工作小组,及时联系好家长并做好善后工作,有什么事情要随时和我联系。学校中层领导以上,大家的电话都不能关机,随时密切联系……”

    “啊,校长,晕倒了!”突然学校政教处梁主任惊慌地说。

    大家听了吓得一惊,齐齐往校长那里望去,只见校长听了也感觉到很谔然:“什么意思,梁主任平常为人处事很精明的啊!咦!难道是……”。

    郑校长立刻想起“表哥微笑的事件”。立刻表现出一种很疲惫很伤心的样子说:“看到同学们出事,心里确实有点焦急,现在头脑确实有点晕……”

    “我说错了!”梁主任发现自己说错了话,这也难怪他的,五位同学中毒,从人数上看肯定归入了群体性事件,受处理是难于避免的,不过他还是发扬知错就改的作风说,“是这位新来的校警,他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