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布中华 > 第1124章社会调查
    高欢看了军情司的情报,神情严肃起来。

    西方大航海开启百余年,乾朝无疑是迟了许久,只能赶趟末班车。

    如今新大陆早就被西方列强瓜分,高欢让石开等人前往新大陆,其实是一步冒险之棋。

    西方列强在新大陆发展百余年,他们实力强大,高欢赌的是历史上西方列强到十八世纪,才殖民到金山附近,所以让石开等人登陆金山,避开他们的殖民地进行发展。

    不过,西方列强上了大航海的快船,明显不想让乾朝上车,他们这是一脚把高欢踹下船,想把车门焊死,不希望其它国家,与他们分享发现新大陆的利益。

    高欢看过情报后,脸色阴沉下来,西班牙夺取金山,让他感到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金山的开发本来如火如荼,或许正是因为动静太大,引起了西班牙的注意。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高欢清除了西夷在东亚和南洋的据点,西班牙人自然也不会让他染指新大陆。

    本来按着金山郡发展的速度,高欢预计十年之内,大概会有五十万人登陆新大陆,乾朝也就能够在新大陆站稳脚跟了。

    可现在金山郡被西班牙占据,两万多乾人生死不知,无疑将大大挫败乾朝开拓新大陆的热情,连带着高欢的海外拓殖策略,也遭受重大打击。

    这对高欢来说,是当头一棒,他黑脸收起情报,神情严肃道:“立刻派遣探索船,前往殷洲西海岸,打听金山军民的情况!”

    两地相距太远,金山郡的力量对比西班牙在新大陆的实力又太过渺小,金山军民生存的希望不大,不过高欢还是派遣船队去打探消息,希望能够有奇迹发生。

    高名衡颔首,“臣这就让人给京师传信,让朝廷安排。”

    高欢摆了摆手,让高名衡立即去办,自己则起身站在窗前,望着白雪覆盖的沈阳,为金山军民担起心来。

    毕竟那两万多人是被他忽悠过去,而他们多半不是西班牙人的对手,高欢内心并不好受。

    ~~~~~~

    金山郡的事情,让高欢很忧虑,不过殷洲距离太远,乾朝在那边又没有据点和驻军,高欢心里着急,却也鞭长莫及。

    这么远的距离,消息传来时,估计金山军民已经全完了。

    此时海外据点和军港的作用就体现出来,若是乾朝在殷洲有军港,有驻军的话,就能立刻做出反应,施展自己的影响力。

    现在乾朝没有海外军港和基地,本土这边准备好,那边估计已经开始吃席了。

    金山郡被占据,给了高欢一次不小的打击,证明他拓殖殷洲的计划,可能失败了。

    这样一来,民间的热情遭受重创,乾朝除非在军事科技继续升级,与西方列强形成代差,否则短时间内,可能无法再次登陆殷洲。

    这让高欢很烦恼,不过殷洲之事,鞭长莫及,高欢下令派遣船只前往殷洲西海岸探索,打听金山军民的消息后,还是决定离开沈阳返回京师。

    这些年,因为乾朝实行土地国有,消灭了大地主,士绅、富人和商贾大把的钱不能购买土地,便一窝蜂的投到实业,促进了商业和手工业的发展,不过也带来了许多问题。

    金山郡丢失的消息,估计是瞒不了多久,海外拓殖的热情遭受打击,或许会直接打击乾朝的经济。

    乾朝这么多资本投在工业和商业上,生产需要原材料,同时也需要海外的市场,而现在乾朝的扩张,遇见了瓶颈,市场无法扩大,工商业就很可能出问题。

    此时,高欢离开京师已经一年多,自己长期出征在外,对于江南的情况了解有限,为了避免官员蒙蔽自己,也为了了解江南经济发展的情况,高欢并没有大张旗鼓的返回京师,而是决定微服私访,暗中对江南社会进行调研,看看江南社会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在明朝末年,江南社会已经出现资本萌芽,乾朝取代明朝的过程中,江南社会并没有发生剧烈的动荡,也就是说资本萌芽被保存下来。

    这些年为了改善财政,高欢鼓励工商,允许资本的野蛮生长,江南的富人通过实业和贸易,赚取了过去几十年也难以获得的财富。

    现在江南社会发展到什么地步,江南社会发展到什么阶段,高欢必须摸清处,以便中央制定对应的策略,避免中央政府束缚生产力的发展,同时对于不好的现象,也要进行修正,走大乾特色的发展道路。

    高欢嘱咐高名衡,继续围剿满清残余,以及对沙俄作战,并开发东北资源后,便乘坐海船秘密返回江南。

    现在江南是乾朝最发的地区,代表着乾朝先进的生产力,与北方大农场单一经验不同,这里的情况比较复杂,适合高欢进行社会调查。

    船队在还是航行了一个半月,抵达了松江府黄埔港。

    高欢作为高高在上的皇帝,很可悲的一件事情就是,他很难真正了解下面的情况,文武百官大多只会说好听的,而不会真实的反应各种问题,他们只会说他们想让高欢知道的信息,以便高欢做出有利于他们的决定。

    因此高欢这次社会调查,其实就是一次微服私访,为了知晓江南经济发展的真实情况,为了体察民情。

    既然是秘密调查,高欢便没带多少人,除了通知国安司秘密保护外,只带了杨彦和堵胤锡两人,分别扮作商人、掌柜和护卫,租赁一辆骡车,前往上海县。

    高欢在人烟稀少的关外待了一年多,回到江南,便见江面上白帆穿梭,港湾内桅杆如林,码头上人声鼎沸,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场景。

    这时高欢三人坐在板车上,赶出的是个四十多岁的汉子,姓周,是上海县本地人,听高欢口音是北方的,言语和神情上便有些优越感。

    三人坐在车上,听他的语气,杨彦有些不快,高欢却摆摆手制止,笑着与汉子交谈。

    通过了解,高欢知道汉子是上海县人,家里早前有点田产,后来建工坊被征收,得了一笔钱财。

    因为朝廷限制土地买卖,有了钱后,不能去乡下买地,他便建了几栋房子,出租给来上海的外地人,然后自己再赶赶骡车,日子过得不错,所以即便面对商人打扮的高欢,也有一种不晓得哪里来的优越感。

    高欢与他交谈后不禁沉思,“看来江南本地人的生活确实是好了。”

    (求月票,推荐,订阅)